2012年9月29日 星期六

國中組散文佳作 那年,萬年























那年,萬年


左營國中 李湘尹


假日的早晨往往是寧靜且祥和的,今天也依然如此,溫暖亮眼的陽光穿過綠葉間的縫隙灑落在腳旁,悠閒的浮雲在天邊掛著,望向庭院,還能看到樹上安穩沉睡的鳥兒。


現在是十月,一個帶點涼意的秋季。我獨自坐在長廊上,面朝著院子,柔和而不止歇的風撥弄著垂於池邊的青柳,把原本平靜的水面撩起了一圈圈波紋,它繼續向前來到長廊,輕輕拂上我的臉頰,繼而吹開早些時候收攏於耳後的瀏海。


我翻開置於膝上的相本,目光移向裡頭的一張張照片,想在腦海裡重現屬於過去的這個今天──


 


********************************


 


『小咏小咏小咏!一起出去玩吧!』


當我正沉浸在書中的世界時,住在不遠的友人──緒草,前來拜訪並提出了邀約。若是別人,我會很乾脆的回絕掉,不過這次我卻在思考前就先點頭應允了。或許是他自然露出的笑容,燦爛得像今天和煦的朝陽吧?我這麼告訴自己。


 


半小時後,我們來到蓮池潭,不過不曉得為什麼今天人特別多,廣場上還架起了大型舞臺,是有什麼活動嗎?我望向緒草。


『ㄟ~~小咏,你不知道今天是萬年季嗎?』


我搖了搖頭,那到底是什麼?是大家要一起祈禱永生嗎?


『雖然我也不是很清楚活動的由來,只知道以前的高雄地區就是稱作「萬年」,不過我想參加祭典最重要的還是要玩得開心吧!』


『我們今天要去參觀這附近的廟宇,至於導覽員則由緒草我來擔任,沒有問題的話就出發囉!』


『首先在我們眼前的是仙樹三山宮,主要是祭祀巾山、明山、獨山這三座山神。據了解,在明末時,匪賊猖獗為禍,人民在逃亡時便將神像遺留在松樹欉下,時間久了就被欉根包沒,可是仍能顯靈,保赤佑民……於一九六四年竣工完成。』


緒草發揮他熱心助人的個性,開始一連串說明,從緒草那詳盡的解說推測,他若不是個熱愛家鄉的人或虔誠的佛教徒,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歷史狂。


除此之外,他還興致勃勃的拿起相機拍照,說是要作紀念用的,所以也抓我一起入鏡,讓我被亮個不停的閃光燈閃花了眼。


   


接著,我們沿著蓮池潭一路探訪廟宇,有使用歇山燕尾建築造型的天府宮、主祀北極玄天上帝的護安宮、俗稱「左營大廟」的元帝廟、在民國五十七年重建的舊城城隍廟和道儒信徒共同嚮往的聖殿─啓明堂……等等。


參訪的程序基本上都一樣:緒草先詳細介紹相關的歷史,然後他回答我對說明有疑問的地方,接著拉上我到處拍照,最後則是邊小歇一會邊看導覽手冊上頭的地圖來決定下一個目的地,然後繼續前行。


 


『……那麼今天的廟宇參訪活動到此圓滿成功。現在是五點左右,還有一些時間,小咏有其他想要去的地方嗎?』


緒草提出詢問時,還順便做出把頭側向一邊的動作,配上他天真的表情,看起來……真的蠻可愛的。


龍虎塔。搖了搖頭撇開突然冒出的想法,我連忙做出回答。塔頂那兒的視野還不賴,是個欣賞潭邊風景的好去處,而且現在去應該還來的及看到「那個」。


『龍虎塔是吧,那就邊走邊幫你導覽囉!』


 


『……塔高七層,採佛家七級浮屠之意。分龍禪、虎禪兩塔:龍禪塔內鎮座地藏王,壁畫有二十四孝圖及十殿閻羅王圖;虎禪塔內鎮座至聖先師,壁上畫有七十二賢士圖及三十六宮將圖。呀哈!剛好說完就到了。』


我們先由龍喉進入,待會兒再從虎口出來,據緒草說這樣是象徵大吉大利之意。


   


過了不久,我們來到龍禪塔的頂層。踏上最後一階樓梯後,映入眼簾的景色跟我料想的相差不遠,甚至更甚。


『哇喔!這實在是太漂亮了吧!我第一次看到呢!』


眼前所見的,是正往地平線沒入的火紅夕陽,周圍襯著染上餘暉而顯出漸層色彩的雲朵,天邊則劃了一列準備歸巢的飛鳥,而眼下的蓮池潭如明鏡般倒映著景色,看似只要投入水中就能進到另一個同樣美麗的世界。


緒草,萬年季蠻好玩的,明年再來參加吧!我對著友人這麼說。


當話語從口中吐出時,沉醉在夕照下的緒草,眼神突然黯淡了些,那哀愁的面容一閃即逝,轉眼又是笑容滿面。


『…………我確實收到你的心意了。』


嗯,我想應該是看錯了吧!


 


後來,在回程的路上,我們像平常一樣簡單聊著近來生活的瑣事,像平常一樣笑著對方的糊塗行為,像平常一樣在路口揮手道別。


今天,畫下了句點。


 


********************************


睜開不知何時閉上的雙目,向前望去,微風依然盤旋在庭院中,柳條也一直在風的帶領下無聲飄盪,幾片葉子落下,降到池中引起一環環向外擴去的漣漪。我低下頭,看著相本裡的最後一張照片─那閃耀著光芒的夕陽。


然後呢?


我苦笑了一下,自己早已曉得答案了不是嗎?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因為在隔天,緒草搬家了。


毫無預告,就這樣一聲不響的離開,只留下一張寫著「小咏,對不起,讓你失望了。」短短十個字的紙條,沒有給新家的住址、電話,甚至連手機門號都換了,徹底斷絕所有連繫,彷彿想拋棄曾經擁有的一切、割捨任何有關於這裡的回憶。


   


從此,我的生活中那常伴在左右的身影,消失得無影無蹤。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全家,就是我家 WE ARE FAM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