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3日 星期日

高中組散文佳作 旗山,通往未來的火車站






旗山,通往未來的火車站




旗美高中 柯欣運


 




  旗山區中山路1號,在這裡住著一戶年紀已破百的老人家,在過去,他被人們所依賴,如同偶像般倍受崇拜,載著他們駛向未來;在途中,他漸被人們拋棄,如同被淘汰的老機器,退位、衰老、面容憔悴而哭泣;在現在,他的堅毅不拔被人們所看見,如同不死鳥般的燃起火焰,此時此刻,以不同的面貌呈現,彷彿在人們的心中響起了當時的鳴笛聲,他正就是我們的「旗山火車站」:一個過去曾領導著旗山發展的起點,在地人無所不知的精神地標。




  他誕生於1911年,高掛著「旗山車站」四字,因為他的誕生給了旗山以及週遭的地區,像是美濃、內門、杉林、甲仙等地區的人們,在生活上產生了不同的節奏來,火車的鳴笛聲和各地的人們有了某種說不出來的默契,不論是離家打拚的道別,或是衣錦還鄉的重逢,更莫過於最重要的商品轉賣,人們都和他息息相關,離鄉的人希望自己能像火車的鳴笛聲般,氣宇軒昂地迎向未知的挑戰;返鄉的人期望在這再熟悉不過的地方,和親朋好友分享自己的成功喜悅;出售商品的商家冀望著甘蔗、稻米、香蕉等作物,能轉運自他鄉賣個好價錢,在這公路不盛行的年代,火車站的大門如同是人們的家門般的進出往來,更顯得他當時的重要性。




  而在過去那時的他,也是相當愛美的,他有著維多利亞式的高尚華麗以及哥德式那種童話般的逗趣,各地的人們都因為他的美慕名而來,外地人們口中所述說著的「巴洛克式、哥德式、維多利亞式」等不同的術語,對在地人而言,雖然是種不能了解的陌生,但從那些外地人目瞪口呆的神奇中,卻早已了解到當地有著如此令人感到驕傲的美麗建築。




  然而時光飛逝,歲月不饒人,從冒著黑煙的古老蒸氣火車到燃燒著柴油的新車頭,他不停的與時間奔跑追逐,但始終卻難逃時代的淘汰,在1978年左右,因為糖廠的停工,而使得車站的停運,結束他七十幾年來的營運,但他就如同「老驥伏櫪,志在千里」般的堅守著崗位,等待著有一天仍在被受用的機會。




  但,事情總是那麼不盡人意,軌道的消失,風雨的侵蝕,人們的冷漠,一一的使他失望、落寞,更令人震懾的是在停駛之後,他前前後後更歷經了四次的大小火災,使得他更加殘破不堪,隨著時間漸漸的沖淡,人們逐漸與他生疏了起來,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知道他是什麼,但卻從此以後對他不聞不問,甚至更有人把視為佔用土地並且阻礙鎮上發展的「蚊子館」般看待。




  而,他那歷經歲月侵蝕及大火迫害的身軀,靠著他那不屈不饒的精神,仍是有被部分的人們所看見,有心的人們為了他而奔走並且尋找幫助,希望能有一天能再次找回他那時的榮耀及光采,於是開始了他的手術拯救行動,在他遭圍架起的鋼筋鷹架彷彿是間大型的手術室,不曉得手術成功機率是多少的他,僅僅希望能在重拾過去的風采,於是他接受了這場未知的手術,但卻不幸的是他的主治醫生在能力上有所不足,他那些被拆起的屋瓦就像是病患的腦袋上被開了一刀而沒被縫合回去,僅剩下老舊的木頭結構替他在雨天時抵擋風雨,但儘管那支撐著從過去到現在近八十幾年來的雄偉強健,也難逃雨水的腐蝕、豔陽的曝曬,而憑著他那至少還有一根樑柱在的意志,撐住一口氣,靠著那種不服輸的倔強,對他的未來不是無奈而是不斷的等待。




  沒錯,也許在他人的眼中,老車站他就像是個曾提拔許多子孫的好父母,時而像是位好父親般在子女將遠行時,推上他們一把使他們能夠飛得更遠更高;時而像是位好母親般在子女歸來時,早已在此地等候讓他們能夠看的見久違的家人般,然而現在的他卻像是個落魄的老人家,孤苦無依獨守一人,過去曾經交錯的兩條線,更或者說是疊合緊密的兩條線,他們從此不再有所關聯,不過令他萬萬沒想到的是有一群聲音在呼喊著他,聲音不怎麼熟悉,反而很陌生,是一群從未搭過火車、從未嚐過甜頭的孩子們,記憶裡從未有火車行駛的他們不對老車站抱怨,而是在他那失敗的手術病房外貼上滿滿的祝福卡,過去曾平行不相干的兩條線從此有了交集,對未來點下了更多的光明。




  那些曾替老車站奔走的人們以及孩子們的聲音,因為他們的付出以及聲援讓那些漠視老車站的人們再次想起過去的曾經,居民的認同給了老車站肯定,以及加上縣政府親自的修復工程,更給了老車站復甦的機會,於是97年7月修復工程正式啟動,過程中雖然歷經到兩個颱風的威嚇,但這已對經歷過那些風風雨雨的他不算什麼了,終於,98年3月老車站如不死鳥般從火燄中浴火重生,更轉型為旗山人在地的精神地標,他成了個「活的文化資產」,記錄著過去的點點滴滴且做了重要的「傳承」,並與旗山各式藝文活動有了結合,更突顯他與在地人的休戚與共,也發展出了自己獨特的商品,帶來屬於旗山的商機,因為他的堅持替旗山的未來開啟了更多不同的道路。




  我想在你我的週遭還有著很多的舊文化、老建築,他們也許不是沒落了,而是現在的人們少了點發現,發現他們的美,有時沉浸在古色古香的文化建築當中,暫時遠離城市的喧囂,了解過去的種種,並且對他們有所「傳承」,而旗山火車站就是個相當不錯的例子呢!他過去為旗山以及各地往返的辛勞代表著旗山人辛勤付出的精神,他被冷漠之時對煎熬的堅毅不拔代表著旗山人倔強不服輸的精神,更告訴了我們該把這些屬於旗山人獨特的精神傳留給後代的必要性,雖然火車站少了真實的金屬軌道,但在旗山人們的舖設下,於我們的心中產生了條隱形的軌道,載著旗山人們到下一站,他正是我們通往未來的火車站-旗山火車站。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