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6日 星期三

金鐘獎影后朱芷瑩,新春與岡大會有約


     岡大滙館諸相聚   大家滿心只為伊

滙集星光盈滿門   館內戲說讚金鐘

                                                                                     歐為傑      採訪整理

大年初一,岡大匯館有星味,特別邀請到岡山在地的女兒,土生土長No.1金鐘影后朱芷瑩。儘管沒有星光大道的排場,省去禮車接送,在匯館內用餐的客人,對這位嬌客出現,感覺就像是鄰家女孩般親近自在,悄悄地、不經意露出靦腆笑容,霎時吸引所有人目光,用餐現場自動切換為靜音模式,餐具的敲擊聲、交談的吵雜聲,完全被排除在外,幾乎可以感受到一呼一吸之間,有如高倍速影片,分秒鐘被無限大的播放著,時間之河停止流動,生命的每個當下、交會,未經排演而自然的存有,好不真實啊!能夠一瞥大明星的丰采,沒有圍籬冷冰冰的隔閡,也沒有撲克臉的保全人員,和大家比鄰而坐,儘管依然澎湃著,趕緊收拾起雀躍的心情,精采的座談會,即將開始囉。

 

心靈導師堅持、持續不斷的精神

 

「最令人感動的是堅持、持續不斷的精神。拿到金鐘影后這座獎項不感到意外,因為她真的是努力過,成功是因為努力。」吳明城師兄如是說。吳師兄在陽明中學從事教誨的工作,導正迷途的青年學子,因緣際會之下,在清涼月佛學讀書會認識朱芷瑩的母親羅麗琴女士。一路走來,吳師兄提到看著朱芷瑩成長,演藝事業是她本身的興趣、專業,而這過程中所投入的心力,長期所建立的人脈、關係也逐漸有了穩固基礎。就是對戲劇的執著與熱情,一步一腳印,歷經冷冽寒冬的花朵終將綻放。

 

金鐘獎演藝事業的起點 
 
 
 
 
 


  「沒有資源、人脈、沒有資金的栽培,靠她自己一個人闖出來,非常可貴。」羅麗琴道出身為一個母親的不捨,以及對朱芷瑩的成就為榮。人生需要不斷地設定對照點,金榜題名時,成家立業時,登高一呼時,當進入新里程碑,對自我期許、要求以及目標會更高,當然也可能面臨到更大壓力。朱芷瑩分享從影以來,堅持自己的理念,永不放棄,並提到每年她都會回到家鄉過年,今年特別不一樣,拿了一個獎座,這個獎項是對自己的肯定,對於家人、朋友,乃至於整個岡山地區,突然變成一個焦點,還感到有點不習慣。在求學、從事演藝事業過程中,每個階段遇到問題,如果沒有家人、師長的指正與引導方向,可能不會走得這麼順暢,當然更重要的是自己在心理上的調適。

 

 

從影歷程戲劇它讓我學習變成一個更好的人

    看完岡大會精心準備的回顧影片,朱芷瑩很感動說:「自己出道8年,瀏覽自己的過去,從開始第一部電影上大螢幕,邀請父母親去看,觀後父親一席話,深刻體認到,身為一個藝人要異於常人,所有努力不僅要在專業上,外型也要下很多工夫,在這個行業裡面必須要承受的種種壓力。」雖然家人勸她轉幕後,擔心日夜顛倒很辛苦,把身體累壞,朱芷瑩提到,其實自己是一個蠻叛逆、反骨的小孩,表面上可能會答應說好,實際上很任性的在自己想要走的演藝的路上,蒙著眼睛闖出一條路。

    至於印象最深刻的演出角色,朱芷瑩在大愛劇場「聽見愛」影集中飾演林金拔師姐,這部戲演了六個月,從15歲演到60歲,人生中第一次經歷一個女人的人生。演完之後,回到家裡感覺和媽媽好像變成姐妹,自身很多的行為、思想、感受有所轉變,在看事情、人事物的角度會不一樣。因為必須在很濃縮的時間裏面表演一個人的一生,可以比較客觀面對所處的狀況,所面對的喜怒哀樂,較能體會他人的情緒與感受,這是戲劇學習如何讓自己變成一個更好的人。

 

最喜愛的領域學習放下、充電、重新開始

   朱芷瑩從中華藝校畢業,接著就讀台北藝術大學,求學階段,一直都是學習舞台劇的表演技巧。今年拍了一部喜劇片、推理劇,日本小說改編的電影,很想拍傳記式人物的電影,因為去演一個真的存在的人,揣摩他的喜怒哀樂,如果有機會的話,這是很大的挑戰,跳脫自己,投入到另外一個人的世界裡。

  戒」是第一次嘗試電影演出,舞台劇表演的聲音、肢體動作會比較誇大些,在舞台上必須要釋放出最大的能量,才能夠將表演的元素詮釋給現場的觀眾,而電影是非常細微,從舞台劇跨到電影領域,是完全不同的經驗。因此,朱芷瑩學習劃分舞台劇、電視、電影演出的差別,調整自己的能量,舞台劇百分百,電視百分之五十,電影百分之二十到三十的投射力量,電視和電影要用比較自然的表演,這也是往後要不斷學習之處。雖然三者各有各的樂趣,舞台劇是朱芷瑩的家,孕育她的地方,當演完電視、電影之後,會想要再回舞台劇練功,因為舞台劇會有一個月至一個半月的演出時間,慢慢做功課,從零開始,重新把自己放下,再累積能量,就像是回到岡山一樣,回到家就會有一種充電的感覺。

 

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李安導演合作的契機

   第一次因為卡在舞台劇表演的檔期,李安導演「色戒」的甄選機會無法參加,第二次才有機會再去,並獲得演出的機會。她自述演過客語、台語、國語的戲劇,比較偏好台語戲劇的演出,因為可以將原本生活中和長輩、家人的對話,流利應用在戲劇上,隨口就可以講出最熟悉的語言,對表演來說是最沒有障礙。對於客語、粵語,要重新去學習,對於語助詞、感歎詞相當陌生,如何發音,要聽從語言指導的指令,因此在表演上相對的會有比較多的顧慮。即使如此,大前年入圍是客家電視台的單元劇,去年客家電視台「新丁花開」獲得金鐘獎戲劇節目女主角獎。「當你碰到一個挑戰的時候,你不曉得會遇到什麼,但是你全力以赴,所得到的結果就是你的收穫。」朱芷瑩如是地說。

 

 

頭號小粉絲 蔣奐仟

Q為什麼會想要成為演員,最困難的地方?演過不同的戲,最困難的地方?

芷瑩: 成為一個演員,這好像是命運的牽引,小時候看電視,覺得電影台裡面的演員好像演的很輕鬆,看到某某女星拿到金馬獎的女主角,心裡面想覺得這麼容易,我也要拿一座。長大之後,才覺得要上頒獎台,是非常非常困難,因為你心裡面所想的,要去落實還有一大段的路程。重要的是,學習如何和自己工作,每一個人都需要去找到安靜的時候,和自己相處,不管你在各行各業,沉澱自己,充電完之後再出發,找一個能夠讓自己重新出發的地方。

Q:和幾個朋友想當演員,給想當演員的建議?

芷瑩: 有明確的目標,非常好,有人問我除了演戲之外,還想要做什麼,想來想去,我還是要做演員。當演員之外,我沒有別的事情想要做的,我就是非常固執,很相信自己能夠做到,當你相信的時候,就會靠它越來越近。實質的建議,去找身邊如果有類似的朋友,從舞台劇、電視開始,你就真的去找那個開始,你就開始了。

 

結語師兄的肺腑之言

 

   從一個長輩的身分來看,對小孩子總是這樣,有時候就默默的在旁支持,陪她走過最低潮的階段,不管小孩有任何的困難或問題,她回到家裡,永遠願意接受她,羅麗琴女士做得非常好,看到芷瑩從小有表演的天份,除了支持與鼓勵之外,要扼殺一個小孩的天份,那是一件很殘忍的事情。她在堅持的時候,需要人家去支持鼓勵,如果我們沒有扮演好這個角色,有時小孩反而會自我否定,連家人都不支持,那我還需要繼續堅持下去嗎?小孩如果要在她的人生道路上要有所成就的話,除了天份之外,就是持續的堅持和努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