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3日 星期一

詩寫大崗山

                                                    
                                                                呂自揚

                        
                           大崗山連小崗山,山上佛寺許多間;

                           閒登超峰看雲起,平原遼闊海連天。

 

一、、荷蘭人稱大崗山叫桌山  

1624年荷蘭入佔大員,1634年稱大崗山叫detafel」,意為山頂平坦如桌的山。2000年,江樹生譯註何來在福爾摩沙的熱蘭遮城日誌》第一冊,把deTafe譯成桌山。桌山就是大崗山。

             二、古代詩人寫大岡山

 

大崗山臺灣歷史上,最早有文獻記載的第一座山,是最早進入臺灣歷史的名山。大崗山風景秀麗,山頂平坦,在阿公店街今岡山的東北邊。是很早就有詩人寫詩的名山。

清代時 ,臺南府城與南路鳳山縣城之間往來,都要從大崗山西邊經過。清代康熙時,列為鳳山縣的「鳳山六景之一。乾隆時列為「鳳山八景之一,叫「岡山樹色」,很多詩人都有寫「岡山樹色」詩。

詩人最早寫大崗山的詩,是1719年康熙五十八年的《鳳山縣志》,記載洪成度的︿岡山樹色﹀詩:

去城五十里,忽見大岡山;絕頂平而坦,荒蹊阻且彎。

濃陰隱現際,落照有無間;遙睇人煙少,白雲自往還。

這是歷史上第一首寫大崗山景色之美的詩,也是第一首描寫大崗山的形狀,是「絕頂而平坦」的詩。附註說:「山南有小岡山相聯。」

洪成度之後,「岡山樹色」成為鳳山八景之一,清代很多詩人寫「岡山樹色﹂詩,都未寫大崗山是山頂平坦。只有楊二酉<新園道上>,寫說:

  路轉埤頭近,

  平山一線連。

鳳山縣舊城在興隆莊,今左營。鳳山縣新城在今鳳山,古名叫埤頭,也叫埤頭街,這「平山一線連」的平山,是指大崗山,也是寫大崗山是山頂平坦的山。

鳳山縣人卓夢采寫有<岡山樹色>詩,前二句說:

  大岡山畔小岡連,

  翠色蒼茫欲接天。

此詩有寫到大崗山與小崗山相連。

五、現代人詩寫大崗山

1959年,大崗山獲選為高雄縣八景之一,有人舉辦徵詠高雄縣八景詩。入選第一名的是屏東鄭玉波的五言律詩<超峯晚鐘>,鄭玉波詩是主寫大崗山超峯寺的晚鐘聲。前二句是:

  樹色崗山暮,

  錚鏦出佛堂。

我家在烏山西麓南勢湖。烏山在大小崗山的東方,與大小崗山窯窯相對。烏山現在都叫做中寮山。中寮溪面的山坡,有我祖先向清代水蛙潭社原住民購買的山林地。

我從小常到烏山上工作,在烏山上向西看,都可遠遠的大崗山。長大後也常上烏山向西方看大崗山的美麗風景。最喜歡在黃昏時看彩霞滿天的的夜景。多次在黃昏上烏山,一邊欣賞美景,一邊懷想祖先們三百年前即來烏山地方居住,辛苦耕墾,建立家業。每年養豬長大,都要把豬從大崗山的北邊,趕到遙遠的府城去賣,來回最少三天兩夜還怕路上有土非搶劫,非常辛苦。

作有<中寮山晚眺>和<中寮山懷古>詩各一首:

最愛黃昏上烏山,夕陽欲落霞滿天;

大崗山下燈萬點,長虹公路貫山巒。

家住烏山三百年,夕陽欲落霞滿天;

先祖把豬崗北趕,微光點點是臺南。

烏山的底下,是國道號福爾摩沙高速公路的中寮墜道。

在中寮山晚眺,看大崗山夜景,夕陽西落,彩霞滿天。大崗山山前山後的人家,燈光萬點;「長虹公路貫山巒」,寫中寮墜道北出口的高速公路,來往車輛的火紅燈光,前後連接成像一條燦爛的長虹,貫穿暗夜中的大地山巒,非常美麗壯觀。



中寮山西看大小崗山夜景與高速公路    林清秀攝影
 

大崗山北端的山後,光影稀微,燈光點點的遠方,就是府城臺南。

中寮和田寮人的祖先,大都是在乾隆年間,來向當時社番原住民典買土地入墾。清代時,養豬長大,都要結伴趕豬經過大崗山北邊的崗山頭,遠到府城臺南去賣,三天兩夜。回途還要慎防盜匪搶劫,生活非常辛苦。

田寮大坵園人陳春城,著臺灣古典詩析賞》,是難得佳著。大坵園在南勢湖北邊。他寫有<中寮山>詩說:

 

 

中寮山遠對平岡,嶺上盤遊望萬方,

入暮嵐煙朧塔火,低頭見我白雲鄉。

平岡指大崗山,「中寮山遠對平岡」,是說中寮山與大崗山,山都長常,遠遠相對。

陳春城家在南勢湖隔壁庄大坵園,中寮閒遊,「低頭見我白雲鄉」,可俯看在藍天白雲底下的家鄉。「入暮嵐煙朧塔火」,天暗時,可看到東邊南二高,跨越高屏溪,從嶺口到里港的斜張橋燈火,燈光朦朧。



中寮山西看雲海與大崗山 山下是南二高中寮隧道北出口
 

中寮山高四二一公尺,大崗山三一二公尺。中寮山與大小崗山之間的大片月世界地形丘陵,是兩山之間的山谷,下雨過後的第二天大早,若好天氣,都會有美麗飄渺和變化壯觀的雲海,大小崗山像是雲海中的仙山。

家鄉住大崗山後烏山田草寮,今居橋頭的呂正心,作有<大崗山>詩:

山前平原山後山,山前綠野到海邊;

山後烏山故鄉在,山前山後情綿綿。

六、<大崗山>詩三首

1635年,荷蘭與新港社聯軍一千人,從大員走陸路,進攻大崗山附近岡山平原的原住民搭加里揚社,把房屋全部燒成灰燼,搭加里揚逃遷到屏東,後來改名為阿猴社。

1662年,鄭成功把荷蘭人趕走,軍隊開始在今路竹、湖內和岡山、燕巢屯墾,屯墾地後來皆成為漢人的村庄。

大崗山西面山腰的超峯寺,奉祀觀音佛祖,民間都叫做崗山岩。相傳1763年乾隆二十八年,臺灣知府蔣允焄建寺時,宣稱將於某日表演飛瓦上崗山之奇術,觀賞者每人須自山下帶三片瓦上山。是日果然人山人海,人人皆携瓦片上山爭看飛瓦表演。上山後才知表演飛瓦術的就是帶瓦片上山的人。

大崗山佛寺多,有「佛山」美稱。滿山都是龍眼樹,清明時節龍眼花開,是龍眼花蜜採收季節,正是「山前山後龍眼樹,清明花開蜂蜜甜」。

從小常登大崗山,近著《打狗 阿猴 林道乾尋找高雄平埔族的身影》一書,多次登遊大崗山,懷古思今,作<大崗山>詩三首:

             

崗山荷蘭叫桌山,山下平地住東番;

紅毛來攻地被佔,棄屋逃命不復還。

                     鄭軍入墾叫崗山,平地成庄起炊煙,

府君飛瓦建新寺,超峰晚鐘入詩篇。

                   大崗山連小崗山,山上佛寺許多間;

                  閒登超峰看雲起,平原遼闊海連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全家,就是我家 WE ARE FAM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