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30日 星期日

在岡山 , 與2018年高雄文藝獎文學組巴代得獎人閒聊有約


                                                            929日晚上,

                            2018年高雄文藝獎 , 文學組得獎人巴代作家有約



                                 巴代與太太穿著一身黑衣赴約。

               首先,恭喜他的獲獎,也介紹2012年高雄文藝獎文學組得獎人
      蔡文章老師與他相識。

                    兩位文學獎得獎人長期住在岡山耕耘,顯見岡山是塊福地!

    
                  巴代說,會從軍事職涯轉換成文史作家,該是祖靈賞他一巴掌打醒他。
      而在臺南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的紮實學術訓練,也奠定他往後資料蒐
      集、舉證、引申、演繹的真功夫。而寫小說,應該是他愛說故事的天份。


          2007年之前,他的作品以小小說及短篇小說為主,如《薑路》,
           以原、漢人的故事為背景情節,討論原、漢間的問題。

           2007年之後,以發表長篇小說為主 :笛鸛》、《斯卡羅人:檳榔‧陶珠‧小女巫》、《走過:一個台籍原住民老兵的故事》、《馬鐵路:大巴六九部落之大正年間(下)》、《白鹿之愛》、《巫旅》、《最後的女王》《暗礁》、《浪濤》、《野韻》。

          巴代深入部落聽長輩們講故事、說歷史,仔細記錄成巫儀式、祭祀典禮,再比對歷史檔案紀錄,釐清之間的出入。

        基本上,巴代發揮「以文作史」的概念,他說:「把歷史的真相以小說形式呈現,讓讀者在潛移默化地閱讀中認識原民的歷史與文化。」且將卑南族的巫術、祭祀禮儀、作戰形式、衣食、歌謠帶進小說裏面,讓讀者更全面瞭解卑南部落文化。

        他也表示「語言的文字化是保留族語的有效途徑,族語文學創作可使文字符號更具文學性,有助民族語言向上提升,向裏精緻與藝術化。」



巴代表示,自己的目標是寫三十部有關部落的小說,如此就完整地勾勒出卑南族的文化的全貌。

          長住岡山三十年,被問到「有沒有要為岡山第二故鄉寫小說呢 ?

  他笑著說:「心裏有想過這議題,岡山附近的義民行動,就可寫成一篇歷史小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