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3日 星期五

1944「岡山大轟炸」 與二戰時期的岡山







                                                                                  劉天賦
 第二次大戰自194410月起到19458月戰爭結束,高雄市岡山區曾經遭遇相當大規模的盟軍轟炸,此一事蹟由於近來軍事資料的逐漸解密,台灣的史學界及民間開始舉辦對此一事件的研究與紀念活動。20141012日,高市關懷台籍老兵文化協會在岡山長老教會舉辦「岡山大空襲70週年祭」活動,[1]20171016日,台灣南社在岡山文化中心舉辦「岡山大空襲73週年祭」紀念會及史料展,紀念這段戰爭史實。
 本文參照眾多史料及訪談,整理記錄二次大戰時期的岡山與「岡山大轟炸」事件。
壹、1936年後岡山的「軍事基地化」
 1936715日,《臺灣日日新報》報導,將在岡山設立「國際飛行場」,可說是岡山後來建設成為「日本本土以外最重要的軍事目標」的起點。從這一年開始,日本逐步將高雄岡山建設成為日本本土以外最重要的軍事基地,居民的生活與岡山地區的建設,都在為日本的「大東亞戰爭」做準備。
一、台灣進入「戰時防衛體制」
 1936年日本政府將「南進」列為國策,臺灣總督由海軍退役大將小林躋造擔任,恢復為武官總督,臺灣逐步走向戰爭的生活。19374月,廢止報紙的漢文欄,推行國語普及運動。同年77日蘆溝橋事變之後,中日戰爭爆發。8月臺灣軍司令官宣佈進入「戰時防衛體制」,臺灣在這個階段成為提供在中日戰爭資源的後勤基地。
 小林躋造總督的主要施政方針為「皇民化」、「工業化」、「南進化」。19384月,日本政府頒佈「國家總動員法」,對全國的人力、物力等各種資源加以統制運用。1940年鼓勵臺灣人民改為日本式姓名;19414月組織「皇民奉公會」。
 1941128日,日本偷襲美國夏威夷的珍珠港,太平洋戰爭爆發,臺灣成為日本南進東南亞重要的基地。1943年美軍開始反攻,日軍逐漸敗退,臺灣在1944年成為防衛日本的第一線戰地,臺灣開始要塞化。[2]
戰爭知能的訓練與管制
 1940年開始,岡山街的人就開始接受防空知識的教育訓練,劉國明先生記得母親曾穿著黑色長統靴,穿著長褲帶著水桶,在街役場公務員的指揮下,全街的婦女一起練習救火。當時,在政府的要求下,岡山當時的鬧街,街道整齊店鋪皆有騎樓的的平和路中街,各店鋪騎樓都用水泥作了一個小水池,每隔五六間則有一個較大的蓄水池[3],用來防止因空襲而引起的火災。進行訓練時,官員會在某間騎樓下特意點火,已排成一列的婦女消防隊伍則用傳遞的方式,將一桶桶的水傳至起火點滅火。但是等到了真正的空襲開始,眾多店家都關閉疏開至鄉下,沒有真正派上用場的機會,但岡山街也很幸運的沒有因空襲而引起的大火災。
 岡山街的男性當然無法置身事外,必須負擔起警戒與巡邏的工作。街內14歲以上的男性皆需受訓,輪值擔任警防團,其中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輪流到設於當時最高的太原醫院頂樓的警衞哨,負責監視敵機的空襲行動,一見敵機就要敲鐘警告。劉國明的父親劉再成曾鬧了個笑話,某次街役場曾辦理空襲知識講習後,可能是因為內容太多又枯躁,他回家就告訴妻子:「軍機空襲時要向北方逃走!」後來才知道,原來警官說的是,若有毒氣攻擊,而且風向是北風,就要往「風的來向」逃走,保護生命!
 劉國明憶及,日治時期曾任岡山青年義警團團長,現已過逝的鄰居梁功成告訴過他,到了戰爭末期,義警團每夜都要陪著街長巡視整個岡山街。義警團除了巡邏注意有沒有可疑人士以外,也負責了治安的工作;當時只要入夜,整個岡山街都燈火管制,除了玻璃要貼上黑紙以外,也儘量不能開燈。
 為了解決辨識被空襲轟炸死者身分,總督府下令各單位製作小型木牌繫在身上,上面書寫本人姓名,與住所地址戶主姓名,與血型等相關資料。[4]筆者所收藏的是岡山西國民學校學生所使用的識別木牌,高6.5公分,寬3.4公分,厚0.4公分,是讀第六學年二九學級學生王氏美華的,背面寫住址為岡山街岡山四一○番地,保護者王壽立,續柄(與保護者關係)為長女。[5]
二、岡山地區的軍事建設
 在1936年後,岡山開始興建許多軍事相關建設,主要是岡山飛行場以及裝修飛機的61航空廠。這些重大軍事建設,使得岡山在二次大戰時,被盟軍標定為「日本本土以外最重要的軍事目標」。最先興建的是岡山飛行場,然後是海軍61航空廠,周邊的防禦工事,以及官兵住宿的房舍。
岡山飛行場
 1935年,台北、台中、宜蘭的機場完工,81日島內定期航線開通。1936年海軍開始興建岡山機場。1939121日,設在岡山的「高雄飛行場」,以民航機場的功能啟用。不過在2個月後,19412月,海軍就收回作軍事使用並加以擴建,當時也有換裝零式戰鬥機的功能。1941127日,日本偷襲珍珠港,太平洋戰爭開始後,岡山飛行場主要功能是供飛行員練習訓練,以及支援東南亞的南洋戰場。[6]
 經過調查,日本海軍選定岡山興建高雄州的機場,於1936年編列預算購買岡山機場用地。[7]此塊土地在清領至日治期間曾有「港口崙」聚落,岡山機場決定興建後,購買聚落土地,聚落居民大多遷移至彌陀,原本的庄頭廟代天府,直到20174月才擇地重建完成。
 不過此飛行場一開始是作民航用途。19365月,當時的高雄州政府與日本航空輸送株式會社計畫借用岡山機場為民航使用。[8]1939121日,位於岡山的「高雄飛行場」啟用,第一架日航客機於1039分降落於岡山。[9]
 1940年中,日本海軍航空隊利用岡山機場換裝零式戰鬥機。19419月,高雄航空隊進駐,整備機隊準備南進,太平洋戰爭於127日爆發後,「高雄空二代」與「第二高雄空」利用岡山機場為訓練基地,進行飛行員訓練。[10]
 「高雄飛行場」在19419月時,已是「高雄航空基地」,是日本本土以外的主要軍事航空基地。[11]
 現在位於岡山的空軍官校,原址就是日治時期的「高雄飛行場」,美軍將此機場定義為中型轟炸機機場(Medium Bomber Airfield, MAD),有4條跑道,跑道長度約1370公尺,周邊有滑行道、機堡、停機坪,機場東南方有三座機庫。[12]
 岡山機場在194410月的轟炸後,於11月展開機場強化與分散措施。在機場增建掩體,延長跑道。19455月的美軍情報指出,除兩條跑道延長以外,擴增至有蓋機堡58座,無蓋61座,機庫增為16座,彈藥掩體庫33座,另外在小崗山有地下化坑道與4座機庫。[13]
 大岡山地區在日治後期曾興建有三個飛行場,除岡山以外,依美軍的調查,還有阿蓮大崗山下的「大崗山飛行場(Taikozan)」,以及位於現在燕巢區中興路西側的「岡山東飛行場(Okayama East)」。[14]大崗山機場的位置就是現在阿蓮區的陸軍天山營區土地,位於阿蓮區仁愛路東側。[15]燕巢飛行場,或稱呼作「岡山東飛行場」,位於現在燕巢區中興路西側。[16]
海軍第61航空廠
 1941101日,位於岡山的海軍第61航空廠與現在臺南機場的「臺南航空隊」正式成軍。[17]據統計,當時在61航空廠上班的員工超過一萬人。[18]
 由於61航空廠的員工來自全島各地,每到周六下午,在舊岡山火車站會出現返鄉人潮,自下午15點到21點,排隊買車票的隊伍會排到省道岡山路上。[19]
 海軍61航空廠位於岡山飛行場東邊,於19411025日開廠營運。成立的目的是協助南進作戰,任務包括配置練習機航空隊與快速養成駕駛員,設有飛機維修場與裝配場,具備組裝及改裝飛機的能力,是當時全臺最大的飛機裝配、維修、保養廠。人員配置的部份,設有廠長、飛機部長、作業主任、零件工廠主任、組裝工場長、組裝副部員、會計部部員等。[20]
 61航空廠主要是組裝生產九三式中間練習機,預計生產100架,由於零件原物料問題,直到19445月才開始生產,到岡山大轟炸的10月,共生產60架。岡山大轟炸之後,61航空廠失去組裝廠與保修廠的功能,主要幹部前往菲律賓,剩餘物資則轉移到台灣各地。[21]
 61航空廠廠址有部份土地是原本後協聚落的西邊,在土地被徵收後,居民到後協的北邊開墾土地,成立新的聚落,即現在的協和里,老一輩岡山人則會使用「新後協」的稱呼。
防禦工事
 岡山周邊是日本海軍的大本營,包含有駐守於岡山機場的「高雄航空隊」,可製造組裝維修飛機的海軍第61航空廠,鎮守左營港的「高雄警備府」,最大的左營第六燃料廠(煉油廠。194496日,在台灣的海軍與陸軍締結「關於岡山海軍地區沿岸防禦之陸海軍協定」,海軍在岡山周邊地區開始在岡山飛行場與海岸線間興築防禦工事。[22]
 在岡山海岸建築的機砲塔,以濱海公路臺17線為軸心,每間隔125公尺建一座核心塔,每座核心塔周邊搭配高低不一的特火塔,每個特火塔外圍有壕溝陣地。漯底山頂建有保衛岡山飛行場的對空機銃砲台,以此砲台為中心點,向南每隔1250公尺為間隔,共建有三座機銃塔。[23]
 建於梓官典寶溪旁聖安宮前的巨大碉堡,在地人稱呼為「砲台」,是1944年海軍興建的「海軍平射機砲塔」,本塔是岡山反登陸最南邊的據點,目的是阻絕敵機動部隊。[24]
 在彌陀與永安交界的竹子港溪墘,還留有地方民眾俗稱為「五棧仔」,有當時五層樓高的高平兩用槍砲塔。[25]
「螺底山宿舍」與「台灣少年工」
 1943年,台灣總督府招募1415歲的台灣少年,遠渡日本到神奈川縣高座郡「高座海軍工廠」上課,然後被派遣到全國各地飛機製造廠工作,史稱「台灣少年工」,他們由全臺各地先到岡山的海軍61航空廠集合住宿,經過一段時間後就坐船渡海到日本的海軍工廠。[26]
 自19434月至19445月,共有6期員工共計7個梯次,共計8419人由台灣各地來到岡山報告,居住在海軍61航空廠螺底山寄宿舍,然後在十數日之後等到有船坐,就出發到高雄港或基隆港坐船到日本。暫住在螺底山宿舍時,由於沒有正式課程,這些少年每天均做打掃、練唱軍歌,或是接受陸戰隊式的軍式操練,渡過時間。坐習時間依海軍的軍隊式管理,早上六點25分起床,晚上十點熄燈就寢。[27]
三、軍事單位「高雄航空隊」
 曾經駐守在岡山飛行場的軍事單位有「高雄航空隊」,「高雄航空隊二代」,與「第二高雄航空隊」。「高雄海軍航空隊」成立於193841日,是臺灣地區最早成立的海軍航空隊,由於戰爭的不斷消耗,於1944710日解散。1942111日成立的「高雄空二代」,於1944121日解隊。「第二高雄空」於1944815日成立,於1945215日解隊。[28]
 高雄航空隊,是日本海軍成立的第三支以陸上攻擊機為主的部隊,成立於193841日。194192日,原本在中國南方作戰的「高雄航空隊」,移防駐守岡山飛行場,準備太平洋戰爭的南進。當時的編制有文官5名,士官52名,特務士官119名。太平洋戰爭開始後,高雄航空隊支援南洋戰場,1942101日改名為「第753海軍航空隊」,執行空襲及作戰任務,於1944710日解散。[29]
 為了讓飛行訓練生能多加練習,「高雄航空隊(二代)」於1942111日成立,除了飛行練習以外,也使用零式戰鬥機與九六式陸上攻擊機執行臺灣周邊的對潛哨戒任務。高雄航空隊二代於1944121 日解隊。
 「第二高雄航空隊」於1944815日成立,用來加強練習生的飛行能力,1945215日解編。[30]
 1941年七月,完成海兵團訓練的魏永祥被分發到岡山的高雄航空隊擔任兵員,直到戰爭結束。魏永祥一開始被派到「彌陀派遣隊」擔任飛機的整備員,「彌陀派遣隊」後來改稱「高雄第二航空隊」,與「高雄航空隊」兩隊中間以岡山飛行場隔開。高雄航空隊是零式戰鬥機和「紅蜻蜓」機(九三式中間練習機)預科練習生的飛行訓練所,高雄第二航空隊則是九六式陸攻射擊訓練所。[31]
參、19441012日至14日的「岡山大轟炸」及後續空襲
 台灣在二次大戰後期遭受長達一年多的空襲轟炸,盟軍轟炸的目的是要阻擋日本臺灣軍力離島去支援其他太平洋戰場。盟軍空襲的日期都在太平洋大型戰役的前幾天進行,主要的三個戰役分別是雷伊泰島戰役,攻打呂宋島,以及沖繩登陸戰。
 在1943年底,美軍開始試圖反攻太平洋戰區,台灣是東南亞地區戰略物資運回日本本土的交通大動脈,是一定要阻止的補給基地,從此台灣就遭受突發性的空襲。1944年十月開始,美軍在菲律賓發動雷伊泰島戰役,是故進行了第一次的台灣全島大空襲。而到了1945年初,美軍在攻打菲律賓呂宋本島時,以空襲削弱台灣的航空武力,又進行了一次大轟炸,呂宋島落入美軍手中後,就以在菲的第五航空隊轟炸台灣數月。最後,自1945年四月起,美軍又為了支援長達三個月的沖繩島攻防戰,阻止日軍航空武力與神風特攻隊的自殺攻擊,各式戰機又不斷反覆轟炸台灣各地軍事設施[32]
 岡山擁有製造飛機的航空廠與作戰功能的航空隊,是重要的轟炸地點,首度遭受轟炸是在1938年,然後從1944年美軍反攻菲律賓開始到戰爭結束為止。岡山最早的空襲記錄是中日戰爭剛開始後不久的1938年二月,蘇聯志願隊以SB轟炸機自中國大陸飛到台灣,對各種軍事、工業、交通運輸設施進行轟炸,當然包含了在岡山的第61海軍航空廠,但只是示威性質。
 美日太平洋戰爭開始後,美軍於1943年四月就開始到台灣作空中攝影,收集情報[33]194410月開始,由於美軍開始反攻菲律賓,為防止台灣的日軍航空武力支援,是故開始對台灣連續空襲。1012日開始,美軍航空母艦特遣部隊和陸軍第20航空軍的B29轟炸機部隊合作,連續三天對台灣全島大轟炸,是台灣有史以來第一次全島遭遇大空襲的記錄,史稱「臺灣空戰」(日語:台湾沖航空戦,英語:Formosa Air Battle)。
 B29轟炸機首度來到臺灣就在1014日,這130B29的轟炸目標就是岡山61航空廠,,遭受2支美國艦隊、5艘航艦、14個飛行中隊、4個陸軍轟炸大隊、166架次B-29的轟炸,是全臺灣落彈量最多的地方。[34]
 此次轟炸共投下600多顆炸彈,第61海軍航空廠的房幾近夷為平地,而高雄航空隊的機場跑道上面,到處是坑坑洞洞,呈現滿目瘡痍的景觀。」[35]據統計,台灣總共受到兩萬噸炸藥轟擊,其中有1070噸落在岡山,二戰期間岡山所遭受的轟炸落彈量,就佔了全台灣的廿分之一[36]
 194410月的大轟炸後,在19451月到5月,岡山又遭受了25次大大小小的轟炸。日期及相關資料請參見附表。
 駐守在「高雄第二航空隊」的魏永祥表示,19441012日上午,美軍空襲警報響起後,他的同伴都到機場外空地看美日戰機的空中戰鬥,美國格拉曼戰鬥機與日本的零式攻擊機在二、三百公尺上空作戰。美軍連3天的大轟炸把航空場的建築物完全破壞,在沒有飛機的狀況下,他們這些整備員成為陸戰隊員,他們的工作就是挖防空洞。為了躲避空襲,他們都借民間房屋居住,不回營房。[37]
肆、岡山大轟炸前後岡山居民的疏散與相關記錄
空襲的回憶記錄
 海兵團成員魏永祥表示,19441012日上午,美軍空襲警報響起後,他的同伴都到機場外空地看美日戰機的空中戰鬥,美國格拉曼戰鬥機與日本的零式攻擊機在二、三百公尺上空作戰。美軍連3天的大轟炸把航空場的建築物完全破壞,在沒有飛機的狀況下,他們這些整備員成為陸戰隊員,他們的工作就是挖防空洞。為了躲避空襲,他們都借民間房屋居住,不回營房。[38]
 生於1939年的劉國明記得,原本在民生路與開元街口有家「自源寫真館」,因為空襲而整間房子被炸毀,導致家破人亡。某次空襲時,岡山街上有人迎娶新娘,在大家正迎接新娘入男方家門口時,正好適逢空襲,低空掃射子彈的軍機,打死了新郎與扶新娘入門的人,而只有新娘沒事。他更看到開佛俱店的家門口排了四具屍體,母親還叫他不要看,拉他回店裡。
 還有一次空襲,他與姐姐劉秀嬌正好在家後方的三塊厝防空洞內玩耍,戰機來得突然,雖然防空洞就在當時是大片空地的三塊厝,但他們也來不及躲進去,結果炸彈噴起的泥沙弄得整臉都黑了,回家還把母親嚇了一大跳。岡山街當時受到嚴重的空襲,除了現存老房子門面皆有或多或少的彈痕以外,最清楚的就是在「述古堂」後方屋壁,現在仍可看到明顯被炸彈碎屑括裂的痕跡。
 當時九歲,住在五甲尾鄉下的王陳金瓶到五甲尾公學校上課時,都能聽到由遠方岡山街傳來的空襲警報聲。有次午後在田中陪著父母工作時,躲在防空壕,看到美國與中國空軍合作戰機,到岡山進行戰術性騷擾,與日本零式戰機對抗的戰況,甚至還親眼看到被日軍擊落在田野的中國空軍飛行員,但馬上就被循線而來的日本軍警帶走[39]
 當時住在後紅的趙珠蘭則記得,1944年下半年,岡山每天近黃昏就有美軍定時的轟炸,她和家人晚上都躲在防空洞或溪邊的林投樹林[40]
 作家蕭伊伶在《尋找蕭水妹》一書中,追溯整理其曾祖父蕭水妹的一生,書中提及蕭水妹在194522日的岡山轟炸中,失去了兩個女兒。蕭水妹是南投埔里人,1922年至1945年居住於岡山街,在岡山郡役所及農會等公家單位上班。[41]
 依蕭水妹的隨身手記中的記錄,194410月中旬有接連數日的大轟炸以及空襲警報,期間有許多海軍61航空廠的員工到他的宿舍借住。由於轟炸嚴重,蕭水妹一家被要求「血人疏開」,家人分散各地躲空襲,以免遭到滅族。1022日空襲告一段落後,整個家族才重回宿舍居住。但在194522日上午11時半,他所居住的宿舍遭遇爆擊,長女玉嬌與三女芳子死亡。由於宿舍殘破無法居住,整個家族搬到後紅,不久後蕭水妹辭職,搬回南投埔里故鄉。[42]
空襲轟炸留下的大量炸彈碎片後來成為戰後物資缺時代的「重要物資」。出生於戰後的鄉土作家蔡文章就記得,住在新後協家境窮困的他,在光復後的十年間,常帶著籃子在田野中邊玩邊撿拾炸彈碎片,並將所賣鐵片的錢作為零用錢。原來日軍的海軍航空廠是徵收後協西方大片土地而蓋,美軍的長期轟炸除了破壞軍事設施以外,也在大後協地區遺留下大量的炸彈碎片,遍布甘藷田、玉米田、蔗園、溪畔、河邊[43]
疏開:疏散至鄉村
 日語「疏開」的意思就是疏散,這對成長於日治時期的台灣人而言,都是很難以忘懷的經驗。台灣總督府於19446月公佈「過大稠密都市住民疏散要綱」,在1944年十月的台灣全島大空襲後,台南高雄地區的人口大概疏散掉三分之二。岡山人早在1944年初,就強烈感受到戰爭帶來的不安氣氛,混亂的各種說法四處流傳,正式的集體疏開行動是在1944年尾冬天來臨的時候,大部份的人都疏散到田寮燕巢的山區,在周邊鄉下有親戚的,則投靠到親戚處。整個岡山街雖然店面大多仍正常營業,但面對不可知的未來,大家也都充滿不知所措的感覺,而每個人的疏開經驗,也都成為他們一生中最難忘的回憶。
  劉國明由於住在岡山街上,家境還不差,最早是疏開到燕巢,但住沒幾天,聽說不會再有空襲,就搬回岡山了。沒想到不久,又連夜緊張的坐著牛車,搬到母親在大社三奶壇的娘家。然後他的父母就在大社與岡山之間往返,還好父親有當時岡山屈指可數的腳踏車,省去不少力氣。人數遽減的岡山並不因為人少而治安變差,反而由於巡邏員的增加而變好,有次他父親說,離開岡山時只將門關了一半,從大社回到岡山時,門竟然完全沒有被動過。
  住在五甲尾的王陳金瓶疏散到附近的田寮鄉山區,公學校的日本老師還跑到她所躲的山區,把所有一到六年級的人集合起來,在大崗山區的龍眼樹蔭裡上課[44]。後紅的趙珠蘭則是與母親及外婆先搬到燕巢金山,與劉國明一樣,以為戰事停止而回到岡山,結果又疏開到田寮的水蛙潭。女士也得徒步走到很遠的田寮公學校上課,空襲時則由老師到水蛙潭上課。由於日軍在水蛙潭附近的山丘鑿洞收藏軍火與日用品,還有加蓋草屋做軍服加工廠,出入士兵勞工眾多,觸發她聰明母親做麵攤生意的念頭。結果1946年她們回到岡山的時候,賣麵與炒花生的所得,竟足夠買岡山路十幾間商店的地,只可惜在舊台幣換新台幣時被貶掉了[45]
19454月的「五甲尾事件」[46]
 美軍對岡山的轟炸行動,除了立即的人員傷亡與硬體的損害,一些未爆炸彈也造成傷亡事件,其中最著名的是「五甲尾事件」。1945年初,原本在左營海軍基地受新兵訓練的「海兵團」,為了躲避美軍的空襲,整個兵團以徒步方式,背著所有行李裝備,疏散到大崗山。四月三日,因為載運教練用步槍的卡車在五甲尾故障,有108位士兵被派下山去搬運。一百多名士兵快走到五甲尾時卡車故障排除,所有士兵於是折返回大崗山。沒想到有位士兵看到美軍空襲用降落傘投下的未爆彈,用手去拉而引爆十多公斤的炸彈,造成五十名士兵當場死亡,三十多名重傷,只有17名士兵未受傷及輕傷。[47]
 二戰後期台灣岡山遭遇空襲的紀錄

資料出處:張維斌著空襲福爾摩沙:二戰盟軍飛機攻擊台灣紀實
日期/時間
記錄
頁數
1
1944.10.12
 由於美軍計畫在10.20登陸菲律賓南部的雷伊泰灣,為阻止日軍自台灣的增援,故於12日清晨,美國海軍第38特遣艦隊旗下4個特遣支隊的航空母艦及各式艦艇抵達台灣東岸,於清晨6時開始以戰鬥機掃蕩台灣各地。第4支隊的富蘭克林號出動12F6F戰鬥機,在岡山飛行場附近與日機空戰,之後以機槍掃射岡山飛行場。
p.24-32
 下午13:30開始,3架自大黃蜂號的F6F掃射岡山飛行場地面的日機。
p.45
 富蘭克林號出動9SB2C8TBM16F6F攻擊第61海軍航空廠及其他設備。一架來自貝露森林號的TBM將炸彈投在附近村落。
p.45-46
2
1944.10.13
凌晨3:45,一架F6F到岡山飛行場掃射地面飛機,進行夜間騷擾
p.48
6:10開始,有兩波對岡山的攻擊,8架自大黃蜂號出發的F6F在掃射屏東飛行場地面飛機後,到岡山飛行場掃射;富蘭克林號出動12F6F,至岡山飛行場進行掃射地面飛機及設施,有2架日機在空中與之交戰後逃逸。
p.50
8:00 勇往號出動10SB2C8TBM8F6F,以火箭及炸彈攻擊岡山飛行場旁的61海軍航空廠。
 富蘭克林號出動12SB2C8TBM12F6F,以火箭與炸彈攻擊飛機掩體。
 貝露森林號派4TBM2F6F,以火箭攻擊飛行場東方營舍,對飛機跑道東側行政大樓及大型棚廠投彈。
p.53
 11:25貝露森林號出動4F6F,以火箭攻擊岡山飛行場東側營舍。
p.58
 12:30起的數波攻擊最為密集。
 胡蜂號派出6SB2C8TBM12F6F,向岡山飛行場掩體內的日機轟炸。
 勇往號派出8SB2C6TBM10F6F,及一架隨行拍照的F6F,以機槍、火箭、炸彈攻擊岡山飛行場與61海軍航空廠的設施與飛機。
 富蘭克林號8SB2C8TBM13F6F(其中2架負責攝影),機群以火箭及炸彈攻擊61航空廠與棚廠。
 貝露森林號派出的4TBMF6F的掩護下,轟炸飛行場東北方的營舍與航空廠大型棚廠,及飛行場東方的大片營區。

p.59-60
3
1944.10.14
6:00大黃蜂號派F6F掃射岡山飛行場並與日機空戰。
 胡蜂號派13SB2C9F6FSB2C轟炸61海軍航空廠,F6F掃射岡山飛行場飛機,與日機空戰。
p.63-64
美國陸軍第20航空隊上午自中國成都新津、廣漢、邛崍、彭山等機場起飛前往台灣,自12:45起的20分鐘,共計103B-29,投擲岡山飛行場1519500磅炸彈,1085500磅燒夷彈。
p.66-67
4
1944.10.16
美國陸軍第20航空隊二度轟炸岡山,自12:45起合計有33B-29,對岡山飛行場投擲500500磅炸彈,3355500磅燒夷彈,以求完全摧毀。
p.67
菲律賓雷伊泰戰役1944.10.20-26
5
1945.1.4
9:00 列克星頓號5SB2C7TBM11F6FSB2C轟炸鋸齒狀屋頂的大型棚廠,TBM投彈,F6F掃射地面飛機。
p.91
6
1945.1.9
11:00大黃蜂號派出的F6FTBM對彌陀外海的遖油艦投彈。
p.102
7
1945.1.14
3B-29於夜間轟炸岡山飛行場,投下集束燒夷彈與集束破片殺傷彈。
p.106
8
1945.1.15
晚上,2B-24轟炸岡山飛行場,在雷達輔助下投擲集束燒夷彈與500磅炸彈。
p.116
9
1945.1.16
晚上,2B-24轟炸岡山飛行場,以目視方式投下集束燒夷彈與破片殺傷彈。
p.116
10
1945.1.17
晚上,2B-24轟炸岡山飛行場,投擲500磅炸彈騷擾轟炸。
p.118
11
1945.1.18
晚上,1B-24轟炸岡山飛行場,投擲破片殺傷彈。
p.118
12
1945.1.21
6:50開始,有兩批F6F到阿蓮大崗山飛行場掃射地面日機與棚廠。
p.122-23
8:30開始,部份自大黃蜂號出發的F6F到燕巢飛行場掃射地面日機。
p.126
10:50列克星頓號6F6F掃射岡山飛行場棚廠
p.128
16:50獨立號派出的4F6F(N)向大崗山飛行場掃射地面日機。
p.136
13
1945.2.1
夜間,共計6B-24對岡山飛行場進行騷擾轟炸,投集束燒夷彈及、破片殺傷彈、炸彈。
p.144
14
1945.2.2
白天,共計24B-24對岡山飛行場投擲集束破片殺傷彈。
p.144
夜間,派出5B-24對岡山飛行場騷擾轟炸。
p.144
15
1945.2.12
上午出動16P-51,以機槍對台南與高雄地區軍事設施及鐵公路交通設施掃射。
p.147
16
1945.2.18
24B-24對岡山飛行場投集束破片殺傷彈。橋頭製糖所遭美軍空襲受損。
p.151
17
1945.3.15
15P-47戰鬥機掃蕩南台灣,在岡山、屏東、鳳山、潮州等地投擲500磅炸彈
p.173
18
1945.3.16
由於由偵察照片發現岡山飛行場有27架戰鬥機及10架轟炸機,美軍派23B-24投擲260磅破片殺傷彈
p.173-174
接近攻打沖繩的4/1,開始集中攻擊台灣各個機場
19
1945.3.22
17B-24500磅燒夷彈、500磅炸彈、260磅破片殺傷彈轟炸岡山飛行場。
p.179
20
1945.3.25
13:40左右,9A-20轟炸橋子頭製糖所,投下傘降破片殺傷彈和100磅汽油彈,製糖所部分燒毀,4棟倉庫全燒,電話線與配電線多被切斷,一架A-20被擊中墜毀高雄外海。
p.184-185
21
1945.4.11
20B-24向岡山飛行場投下1000磅炸彈,轟炸海軍航空廠與飛機疏散區。
p.207 為阻礙日軍機支援沖繩
22
1945.4.12
22B-24向岡山飛行場投擲集束破片殺傷彈
p.208
23
1945.4.13
9B-24轟炸岡山飛行場。
p.209
24
1945.4.17
1B-24向岡山飛行場投下集束破片殺傷彈
p.213
25
1945.4.20
1B-24向岡山飛行場北邊投彈
p.219
26
1945.4.28
中午,15P-51500磅炸彈投擲岡山飛行場
p.228 沖繩戰於4/26結束
27
1945.4.30
中午,32P-51轟炸岡山飛行場棚廠、建築物、掩體
p.230
28
1945.5.11
24P-51轟炸岡山飛行場
p.250
29
1945.5.22
10B-24向岡山飛行場投彈
p.277








[1] 蘇福男,岡山大空襲70週年祭 12日辦紀念活動〉,《自由時報》,2014109日。
[2] 林金田總編輯,《烽火歲月:戰時體制下的臺灣史料特展圖錄》(南投市:臺灣文獻館,2003),頁16-22。
[3] 現在岡山太原醫院的騎樓還可以看到打掉水池的水泥殘跡。
[4] 林金田總編輯,《烽火歲月:戰時體制下的臺灣史料特展圖錄》(南投市:臺灣文獻館,2003),頁320。
[5] 「岡山西國民學校」即今岡山國小,王壽立為戰後初期的岡山郵局局長。
[6] 楊博淵,《市定古蹟原岡山日本海軍航空隊宿舍群(樂群村)調查研究與修復再利用計畫》(高雄市:高雄市政府文化局,2016),頁2-7。
[7] 杜正宇,〈太平洋戰爭下的高雄岡山機〉,《日治下大高雄的飛行場》(臺北市:新銳文創,2013),197
[8] 杜正宇,〈太平洋戰爭下的高雄岡山機〉,《日治下大高雄的飛行場》197-198
[9] 杜正宇,〈日治時期的「高雄飛行場」〉,《日治下大高雄的飛行場》128-129
[10] 杜正宇,〈太平洋戰爭下的高雄岡山機〉,《日治下大高雄的飛行場》197-198
[11] 杜正宇,〈日治時期的「高雄飛行場」〉,《日治下大高雄的飛行場》147
[12] 杜正宇,〈太平洋戰爭下的高雄岡山機〉,《日治下大高雄的飛行場》199
[13] 杜正宇,〈太平洋戰爭下的高雄岡山機〉,《日治下大高雄的飛行場》199-200
[14] 杜正宇、謝濟全,〈盟軍記載的二戰臺灣機場〉,《日治下大高雄的飛行場》109
[15] http://taiwanairpower.org/blog/?p=2492。洪致文,《不沈空母:臺灣島內飛行場百年發展史》(臺北市:洪致文,2015),262-264
[16] http://taiwanairpower.org/blog/?p=1588。洪致文,《不沈空母:臺灣島內飛行場百年發展史》375-376
[17] 杜正宇,〈日治時期的「高雄飛行場」〉,《日治下大高雄的飛行場》133
[18] 林玉萍,《臺灣航空工業史:戰爭羽翼下的1935年-1979年》,(臺北市:新銳文創,2011)45
[19] 侯川宗,《告別的年代》(高雄縣岡山鎮:邏輯攝影生活空間,2008,二版),6
[20] 楊博淵,《市定古蹟原岡山日本海軍航空隊宿舍群(樂群村)調查研究與修復再利用計畫》,頁2-13。
[21] 楊博淵,《市定古蹟原岡山日本海軍航空隊宿舍群(樂群村)調查研究與修復再利用計畫》,頁2-13~2-14。
[22] 黃智偉,《全島要塞化:二戰陰影下的臺灣防禦工事(1944-1945)(臺北市:如果出版,2015),106
[23] 黃智偉,《全島要塞化:二戰陰影下的臺灣防禦工事(1944-1945)107
[24] 黃智偉,《全島要塞化:二戰陰影下的臺灣防禦工事(1944-1945)110
[25] 黃智偉,《全島要塞化:二戰陰影下的臺灣防禦工事(1944-1945)116-121
[26] 林景淵編著,《望鄉三千里:台灣少年工奮鬥史》(臺北市:遠景,2017),26-28
[27] 台灣高座會編輯委員會,《難忘高座情》(臺北市:台灣高座會編輯委員會,1999),13-22
[28] 杜正宇,〈日治時期的「高雄飛行場」〉,《日治下大高雄的飛行場》138-140
[29] 楊博淵,《市定古蹟原岡山日本海軍航空隊宿舍群(樂群村)調查研究與修復再利用計畫》,頁2-9~2-11。
[30] 楊博淵,《市定古蹟原岡山日本海軍航空隊宿舍群(樂群村)調查研究與修復再利用計畫》,頁2-12。
[31] 陳鴻仁,王雪娥編著,《世紀之足跡:臺灣人日本海軍志願兵》(臺北市:致良,2007),189
[32] 許進發,〈鏡頭下的台灣空襲影像〉,《TaiwanNews財經.文化周刊》,105期,頁100-03
[33] 周明德,〈美軍機偵察台灣岡山機場的空中照片〉,《臺灣風物》,45卷,3期,頁13
[34] 杜正宇,〈太平洋戰爭下的高雄岡山機〉,《日治下大高雄的飛行場》225
[35] 許進發,〈鏡頭下的台灣空襲影像〉,《TaiwanNews財經.文化周刊》,105期,頁100-03
[36] 鍾堅,《台灣航空決戰》(台北:麥田,1996),270-71
[37] 陳鴻仁,王雪娥編著,《世紀之足跡:臺灣人日本海軍志願兵》(臺北市:致良,2007),190
[38] 陳鴻仁,王雪娥編著,《世紀之足跡:臺灣人日本海軍志願兵》190
[39] 王家祥,〈眩奇人生〉,《山與海》(台北:玉山社,1996),140-68
[40] 趙珠蘭,〈回憶與母親相聚的日子〉,《趙黃抱治女士別世十週年紀念特刊》(高雄岡山:自印,2004),39-41
[41] 蕭伊伶,《尋找蕭水妹》高雄市:高市史博館;臺中市:晨星,2017
[42] 蕭伊伶,《尋找蕭水妹》170-176《空襲福爾摩沙》一書記載,1945年2月2日,「第90轟炸大隊於上午再度出動,第319、320、321、400轟炸中隊各6架B-24以集束破片殺傷彈轟炸岡山飛行場。」
[43] 蔡文章,〈撿拾炸彈碎片〉,《鄉土情懷》(台北:水芙蓉,1984),120-22
[44] 王家祥,〈眩奇人生〉,《山與海》,頁140-68
[45] 趙珠蘭,〈回憶與母親相聚的日子〉,《趙黃抱治女士別世十週年紀念特刊》,頁39-41
[46] 五甲尾」是岡山嘉興里舊名。
[47] 廖清秀,〈日本「海兵團」八月苦難記(摘錄)〉,《岡山文選》(高雄縣岡山鎮:岡山鎮公所,2010),59-70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