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27日 星期五

在文學台灣基金會, 與鄭炯明醫師詩人談詩



      726日下午,跟蔡慈雲、劉天賦及醫師公會總編輯林景星醫師
來到文學台灣基金會,採訪鄭炯明醫師詩人。


   兩周前,鄭醫師才發表 新書《死亡的思考》詩集。

      
      我跟蔡慈雲事先就看完詩集,也蒐過鄭醫師的個人資料,尤其蔡慈雲發揮執教精神,就連鄭醫師詩人的諸多作品都一一讀過,讓採訪,進行得有深度。

       鄭醫師從自己的文學閱讀談起,從初中、高中,參與笠詩社的投稿等文學啟發,認識台中陳千武詩人,改變及增廣他對詩的視野。

       大學就出刊詩集,之後出刊《歸途》、《蕃薯之歌》、《最後的戀歌》。從事臨床醫療的繁務工作,曾讓鄭醫師的創作銳減,但卻不曾抹滅他對文學的熱愛。

       民國68年,他結合南部文學同好發刊《文學界》,讓在戒嚴時期,許多無法刊登的作品,有發刊的去處。民國85年,與南部諸多文藝同好設立文學台灣基金會,發刊《文學台灣》接續《文學界》的任務。

      


        民國97年,出刊《三重奏》,104年整理出《笠之風華》,106年出刊《文學的光影》。
   鄭醫師的詩,受「新即物主義」影響,對社會現象,作出客觀的批判及反思,對人生的百態也流露出細膩的觀察與嘲諷,最近出刊的《死亡的思考》,也將死亡的各種面相一一剖析。
 

詩興湧上心頭的才華女慈雲 , 當晚就把鄭醫師的諸多作品
以詩之戲作 的模式 寫出她的短詩來 :

太平洋的風
吹來故鄉的蕃薯之歌
騰躍的音符宛如母親的叮嚀
殷殷繫住遊子的心

凝視 回眸 思念是離別三重奏
歸途再遙遠
臍帶的血脈相連
您終是我此生最後的戀歌...

醉吟鄉愁的旋律
悲劇的想像依舊
我要當一名英勇的戰士
凱旋之後
豪飲千杯
祝禱永遠的愛 不息
再輕身縱入死亡的思考淵池 ~

笠之原野
響徹我今生最高亢的笙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