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31日 星期二

強烈爭取台語文學、客語文學、原住民語文學的母語文學地位與教育資源

台灣南社  台灣北社  台灣中社  台灣東社(台東)  台灣客社  公投護台灣聯盟  教育台灣化聯盟


                                                                聯合聲明


一、  強烈爭取台語文學、客語文學、原住民語文學的母語文學地位與教育資源。


二、  點名黃春明、陳芳明願意站上辯論擂台。


台灣南社副秘書長、 成大副 教授蔣為文,向黃春明嗆聲「用殖民地語言寫作是可恥的」。發生衝突後遭黃春明飊五字經並比中指。隨後蔣為文並遭受一連串的圍剿。南社、北社、東社等本土社團對此一衝突表達以下兩大立場:第一、強烈爭取台語文學、客語文學、原住民語文學的母語文學地位與教育資源。二、點名黃春明、陳芳明在台北或高雄參加辯論擂台。


南社、中社、客社、公投護台灣聯盟等本土社團以為:以台語、台文書寫的文學作品應當逐漸成為台灣文學的主流之一。以華語文寫作的台灣文學作品必須逐漸轉型回歸台灣的語、文原鄉,否則只有像當年「雲州大儒俠史艷文」被迫用華語發音,最後會像「我是哈嘜二齒!」一樣,因為母語啞口而自我了斷。


有中國媒體指稱「台文唯我獨尊 難道不算文化霸凌!」三歲囝仔何能對中國語文成人做任何霸凌?多年前真理大學首創的「台灣語文學系」已經關門收攤;另一所大學的台語系醞釀結束,可能不久之後即會辦理喪事。其中關鍵在台語、台文系畢業生迄今無法以正規教師資格考小學台語、客語、原住民語教師,中國文學系壟斷全部資源。台語、台文系學生在中國文學系的全面封殺之下,無死嘛半條命!


不止如此,目前「台灣學」研究所多數只有「四員一工」的員額。有些中文系所,擺開的場面就是三十幾位教授、助理教授,公部門資源佔盡,還敢說出「台文唯我獨尊 難道不算文化霸凌!」「白白布染甲烏」,莫過於此!


六十年來,台灣文學作品「用中國殖民地語言書寫」,乃是中國意識形態欺凌台灣意識形態成型的結果,蔣為 文副 教授挺身發言乃是以一抗百、以一抗千的勇敢行為,台灣的文化人如果有思想上的自覺,應該循此線路,展開文學、文化的反抗運動,才能逐漸浮雕台灣文化的原型。


國民黨長期中國文學的洗腦,使包括民進黨黨中央在內的許多政治人物,至今未能賦予台灣本體教育應有的關心。但是對於本土的學術覺醒仍陷於懵懂狀態的陳芳明和黃春明,南社點名他們不要站在中國媒體的幕後,勇敢踏上擂台,就台語文學的定位,展開具有文學人性與台灣田園風情的辯論。


                                                                                              2011.5.26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