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日 星期日

在漯底山高處的《斷章》雲門年輕的編舞家 伍國柱




在漯底山高處的《斷章》


雲門年輕的編舞家  伍國柱


 


作者:彌羅港文史協會創會理事長 張哲男



一、            一顆種子的萌芽


    通常音樂與舞蹈多數人認為是都市人在玩的把戲,庒腳人玩不起,也很少玩;但很多藝術人才卻是孕育自生活在鄉下的小孩。1970年出生於台灣南部高雄縣靠海的一個漁村──彌陀鄉的伍國柱從小學、國中到高中都生長在這裡。


    彌陀鄉東邊被岡山空軍機場阻隔,西面是浩瀚的台灣海峽,還好南邊有一座漯底山,長久蘊藏著一股神祕的靈氣。或許是生長環境的使然,讓伍國柱從小就有一股跳脫的「嚮往」,也種下往後留學德國的夢想實現。


    伍國柱的父母親都是全職的上班族(父親是職業軍人),平時雖然忙碌,但對小孩的教育都非常重視,因此從小就讓伍國柱學習小提琴,假日帶他看看海、聆聽音樂,啟發他對音樂藝術的興趣,藝文細胞就存在國柱的體內,因此高中畢業之後考入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主修導演。伍國柱還有一位相差五歲的弟弟伍國璽,由於年齡差距五年,這期間童年玩伴較少,也造就了獨立的個性與思考空間,因此閒時喜歡看看課外刊物,寫些文章,高中時期就曾經得到教育部舉辦的作文比賽全國第五名獎章,可見文筆也不差。


 


二、    重大的轉念


1994年台北藝術大學10周年校慶活動中,該校新建的戲劇廳正式啟用,並提供給戲劇系師生實驗各種劇場表演。此時最受矚目的一場戲劇系學期製作劇『亨利四世』伍國柱也參與製作與演出,該劇主題是:莎翁筆下的甘草人物──大胖子福斯塔夫被新王亨利五世宣判放逐,老人踽踽獨行,消失在夜色中……。這一幕在觀眾的注視下,扮演福斯塔夫的伍國柱,那種九十幾公斤的體型非常神似,緩緩的走出劇場,讓觀眾留下深刻的印象。演出結束後,伍國柱曾經對家人說:他參與那一場演出非常滿意,也很有成就感。


伍國柱在國立藝術學院時,因他的老師金士傑曾經在上課時說他 九十六公斤 的體重:『身體太懶』,於是下定決心在畢業之前跑去學習芭蕾舞,同時參加舞劇『吉賽兒』的演出,他自認身材不佳、體型不符合舞者的條件,卻去學習需要大跳躍、更需要旋轉的芭蕾,那種辛苦與超人的毅力可想而知。


1996年,有一次伍國柱前往觀賞,德國舞蹈劇場大師碧納.艷許及烏帕塔舞蹈劇場的《康乃馨》,他感動得淚流滿面告訴自己:「你心裡想的早有人做到,所以你不孤單。」這次對他的衝擊很大,使他下定重大轉念,決心前往德國福克旺藝術學院進修。(福克旺藝術學院與烏帕塔舞蹈劇場關係密切)


 


三、    福克旺的第一堂課:『跳自己』


伍國柱是在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戲戲劇系畢業後兩年(1997101)才申請前往德國福克旺藝術學院舞蹈系進修,是一種全新的嘗試與學習,因此上課時特別用功,練舞時也都會全神貫注,導致每位老師的評語都是『太用功』,聽起來是肯定他,卻又是否定他學習的方向。有一次在上芭蕾課時,他的老師瑪露.阿羅多告訴伍國柱說:「你有一個身體,你不能改變你的骨頭,唯一的出路就是和它一起工作」,同時鼓勵他說「你永遠不會成為巴瑞辛.尼可夫,所以不要再嘗試著努力學習別人的舞姿,做你自己就好」,這一席話,讓伍國柱猛然醒過來,練了一年多時間吃了很多苦頭,現在才知道原來『跳自己』才是無可取代的。最後伍國柱發現,「我以前一直認為要成為一個舞者,就要有舞者的樣子,但這一剎那,瑪露讓我瞭解:我就是我,我不應該一直在技巧上追求,而是如何讓技巧成就人的本身。」同時伍國柱也認為『舞蹈裡的極限,是在每個不同的個體裡,好的編舞者是如何讓舞者走到自己的極限。』所以學習西方的舞蹈和學習東方的書法也有共同的哲理,在學習書法的過程中,你臨摹古代名家如王羲之、柳公權、顏真卿的字帖,往後寫得再怎麼的神似,後人還是認為那是王體、柳體、顏體的字,而不是自己的風格與真跡,永遠是別人的,因此藝術必須要有『自己』的存在。



四、    南台灣的情懷


    伍國柱少年及青少年時期都在南台灣度過。彌陀雖然不是甚麼知名的風景區,可是這裡的居民善良、純樸、熱心、離海洋很近,尤其濱海遊樂區就有整排的木麻黃黑森林,是白鷺鷥及夜鶯棲息的所在,清晨或黃昏坐在海岸防波堤上迎著「西風」,觀著海浪『前進又後退』,黃昏也可以散步到漯底山『在高處』俯覽漁塭的風光或望著山上獨有的惡地形斷崖,其實這些都是伍國柱啟發靈感的來源。也許那些印象早已深植在伍國柱的心中,即使離鄉遠渡到德國。因此伍國柱在編舞時完全浸潤在自己的世界裡,不會刻意去遷就。


    伍國柱幾次在編創作的作品演出後,許多朋友、同學及觀眾紛紛給予讚賞、加油、打氣,但他卻冷靜的表示:「我不知道這支舞觀眾到底會不會喜歡?所以,親愛的朋友們,要是您喜歡請不要告訴我,只要把感覺帶回家,好好睡個覺,然後明天繼續上班、生活;要是您不喜歡,請千萬千萬來告訴我,我謝謝您。」


 


五、2000~2005心路的結晶


2000年:第一個作品《Tantalus》於德國福克旺藝術學院首演,獲選為「亞洲青年編舞營」編舞者之ㄧ。


發表《西風的話》(Das Lebenist Anderswo)由雲門舞集2在台中縣清水港區藝術中心正式首演。


2001年:編作《花月正春風》,由台北越界舞團首演。


編作ATE《前進又後退》於德國福克旺藝術學院首演。


2002年:為福克旺藝術學院舞蹈系年度公演編作《一個洞》(Ein Loch)


為福克旺藝術學院歌劇系編作《蝙輻》。


春鬥2002年度公演。


2003年:為德國鳥帕塔歌劇院編舞《奧菲斯》。


             取得德國福克旺藝術學院編舞碩士學位。


    2003年:編作《斷章》Oculus於福克旺藝術學院青春編舞家之夜首演。


    2004年:出任卡薩爾歌劇院舞蹈劇場藝術總監。


參加2004青春編舞工作營。


             為福克旺藝術學院舞蹈系編作Fuge《賦格》。


             為雲門舞集編作《在高處》9/18於台北國家戲劇院首演。


 


六、            台新藝術獎的肯定


    伍國柱的作品《斷章》入選為2007年第六屆台新藝術獎表演藝術類誠屬不易。台新藝術獎是透過成就、肯定與實質獎勵,表彰台灣藝術中具有創新想法,專業水準的表現和最能彰顯時代精神的藝術展演活動。它的審查非常的嚴謹。《斷章》入圍的理由以簡約的日常動作、反覆的肢體語言如搔爪、傻笑、佝僂、抖動、翻滾、奔跑,真實又冷酷地反映出存在的卑微及日常困境,並在瑣碎與重複中訴說著生命殘缺的本質、生存的掙扎與無奈。


作品讓我們清晰看見了自己既熟悉又陌生的孤獨、焦慮與無助,也讓我們不得不誠實面對被文明與教養層層束縛下的心靈,和隱藏在服飾與習俗制約下,早已扭曲變形的精神狀態,進而經由同情、寬容與理解得到心靈的洗滌與淨化,重新擁抱自己生命的侷限與希望:舞者訓練有素、作品結構簡潔富感染力,具有爆炸性張力的強烈效果。


主筆委員陳德海


 


七、            彌羅港的昨夜星沉


台灣319個鄉鎮幾乎都有許多在地的文化特色,更有許多優秀的文化藝術人才,只是從早期政府與社會都很少去關心,更不要說深耕、培養,其實這也是一種人力資源的浪費。


台灣有句俗諺:「近廟欺神」,自家村莊的廟宇明明建築宏偉,供奉的神明威靈顯赫,可是每天前往參拜的大多是外地人,不知道台灣人太謙卑還是不知惜福。就以本地彌羅港有這麼一位優秀的藝術人才,在地人竟然知道的不多,就連作者曾經是他的鄰居也是偶然從媒體看到之後,才默默的搜集資料,才漸漸的去暸解伍國柱的舞蹈世界。


伍國柱說:「每個人的身體都會述說自己的故事」,但當他坐在舞台前看著舞者的肢體律動時,他知道自己與舞蹈作品之間的對話已然完成。伍國柱在編舞時有時會陷入失眠的痛苦,但他也喜愛舞蹈,從無到有的創作過程儘管觀眾的掌聲對創作者是重要的,但年紀輕輕的他,卻能跳脫表象的虛榮。他強調最大的成就感在於作品能誠實的說出內心的話,與觀眾的溝通讓他們得到安慰。最後他說:『戲劇如小說和散文,舞蹈就像詩,意象給人很大的空間,這就是我最著迷的地方。』


伍國柱在人生的舞台上雖然僅有短短的卅六個年頭,但他的舞姿卻那麼的美妙,也讓許多人無法從記憶中抹滅,更令人惋惜的是:彌羅港這一顆閃亮的星已然西沉。


 


附記:


    德國福克望藝術學院舞蹈系系主任Lutz. Forster教授來函:


    伍國柱先生於1997101日 進入福克旺藝術學院就讀舞蹈系,主修舞台表演,於20017月以非常優異的成績得到繼續進修的機會。


    他的努力得到很大的成功與肯定,在最後學年他發展出卓越藝術家的特質,除此之外他獨特的創造力造就了他傑出的舞蹈作品。


    在他學期間的多數具有極高編舞質地的作品受到福克旺藝術學院高度的重視,例如:作品“Tantalus”與“Ein Loch”參加了魯爾區國際舞蹈交流,法國5ieme Journees Ravel舞蹈節,福克旺2001藝術節得到了很大的肯定。


2001年他以傑出優秀的編舞成績得到了福克旺藝術學院舞蹈系一年一度的舞展做編劇的機會。


同時也在他的國家台灣為國際之名的舞團“雲門舞集”二團編舞作,且得到了很大的讚賞, 伍國柱 先生也同時在為夏季學期末的畢業新作品進行準備工作。


鑑於他卓越的編舞天份, 伍國柱 先生在學期2003/2004間為即將畢業的舞蹈系學生編作畢業作品。


伍國柱先生發揮了他極高的編舞天賦,因此在他最後學期間:從福克旺藝術學院舞蹈系誕生了一位青年編舞家。


致上  誠心的問候


                 


舞蹈系  系主任


                  Lutz Forster教授


 


( 本文入圍「第三屆故事館徵文」複賽名單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