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0日 星期一

高中組散文佳作 河堤Focus





河堤Focus




 


岡山高中 陳佑安


 




  深秋薄暮,下過一場大雨之後,我站在壽峰橋上。遠眺阿公店溪,幽幽流水,鱗浪層層,潺潺作響。河堤邊,寒顫於西風中的光臘樹,經雨所洗,娟然如拭,清新明媚。梢枝已枯隨風盪漾,一葉,辭枝。它悄然飄墜,沿著溪流,上下浮沉。群飛的歸鳥,幾聲呢喃,掠過頭頂,從水面斜翅而去。一旁蔓生的青草,含著雨點,晶瑩剔透,點綴幾朵白色小花,隨風翻揚,湧起層次井然的綠浪,輝映著雨後的天空,夕陽作襯,彩雲滿天,大塊文章,真堪入畫。我被這美麗多彩的景色吸引,而流連忘返,從此就愛上這份繽紛和詩意。




  初冬的周末下午,我用尋找秘密花園的心情,邀好友到此溪邊公園隨意遊賞,在舖著原木地板的觀景平台上,一面觀溪賞魚,一面討論著功課上的難題,訴說著彼此的志願,嘻笑怒罵聲中,怡然快意。沿著石板步道而行,草木扶疏,綠意盎然,除了樹上麻雀吱喳聲此起彼落外,這裡安詳溫馨,沒有喧鬧,我喜歡這種身居市區,卻有一份與大自然融為一體的「反璞歸真」。路的盡頭,有棵枝繁葉密的大樹,樹上鳥群棲息,樹下大石頭上,坐著一座挑著扁擔,慈眉善目的「阿公」塑像,歷經風霜的眉目一臉諄諄,仍對著路人訴說「阿公店」的由來。




  聽說這件巧奪天工的雕塑是藝術家得意的作品,希望以不忘蒼生的襟懷來表現「阿公」護念提攜的用心,提醒後世不要忘記當初胼手胝足,篳路藍縷,的屯墾精神。因此有人受到感召,虔誠的把塑像當成菩薩膜拜,靈臺方寸,擺上揩淨的桌案,早晚三炷香。天冷時,為他戴上毛帽,繫上圍巾,擬人化的關懷,神明般的敬仰,充滿念舊、感恩、惜福之心,表現出「阿公店」的鄉土情懷和純樸善良的高雅人性。我也不禁肅然起敬,雙手合十。




  幾天前的傍晚,大地稍有春意,剛考完期末考,為鬆弛繃得太緊的神經,重遊舊地。沿著河堤漫步,樹木依舊酣綠,芳草仍然碧翠如茵,蜘蛛在樹上織網,網住飛絮和蚊蟲,映著暮靄黃昏,一動一閃。青青草地,有人在蹓狗,狗兒四處奔跑,因放任而隨意排泄,主人也未清理,讓行人多有顧慮,彷彿誤闖了五行八卦陣,步履維艱,邊挪邊跳。路口的茂密大樹,不知何時被整頓修剪,剩下零散的枝葉,飛鳥無舊林可依,四處飛散,樹下「阿公」塑像,失去掩蔭,佈滿斑斑點點的鳥糞,混濁髒亂,藝術蒙塵,誠敬的祭拜者,收了桌案,不再景仰,此情此景,蒼涼的感覺,油然而生。最甚者是塑像旁被人堆放垃圾,一包包零亂散落,發出腐臭酸味,蚊蠅齊飛,不忍目睹,只好掩鼻而過。誰知道往日謳歌的迷離美感,怎麼不見了?誰知道婉約秀美的心緒波動怎麼蕩然無存?荒蕪的春色,淒涼的景象,讓我感慨惆悵久久。




  東坡云:「凡萬物皆有可觀;苟有可觀,皆有可樂;非必怪奇瑋麗者也。」任何景物,只要細心觀賞,就可以隨物而化,而感受到樂趣,不一定要奇特華麗的湖光山色才是美景,有時一朵花、一株草、一條溪流、一聲鳥鳴,都可以開啟靈智,扣動心弦,在平淡庸碌的日子裡,我分外感激這片鬧中取靜的恩寵,時常記念它的好天好日。而今,這片綠樹芳草,淪落成不堪入目的悲涼景象,心中的震盪、落寞,無以言喻。




  年節期間,有鞭炮的壯烈美學,有煙火的華麗示範,以及不絕於耳的歡樂喜慶之聲,處處散發著引人狂縱的氣息。初三早晨,我看到一位穿著運動服的阿姨,獨自在寒氣凜冽的河堤清掃。中午時分,我站在橋上,默默看著她費力的把一包包的垃圾放進銀白色的休旅車,面露喜悅之情,目送她離去,我幾乎要流下感動的眼淚。想想自己真該慚愧,每天經過這裡都有芒刺在背的感慨,卻只會怨天尤人,怪別人粉碎了這塊桃源;只會用筆墨在雜記本上醞釀著自以為是的正義感。除此,我還為它做過些什麼?




  人啊人!認真、奉獻的善心人;不爭功、不誇善,悄然來去。留下汗水,沒有留下姓名,熱眼旁觀的「阿公」想必會記得她優雅的身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