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3日 星期一

岡山白色恐怖受害者列傳:吳水燈


 

                                                                                                                     劉天賦

 

 在今年520日早上到台北參加完蔡英文總統就職典禮後的下午,我搭著公車到了台灣人權文史工作者曹欽榮先生在民生東路的台灣游藝辦公室,然後辦公室的小姐帶我到兒時住在岡山的吳水燈先生的家。因為白色恐怖時期無辜被關了12年的吳水燈先生,對於不認識的人仍有戒心,要由認識的人帶來才肯見面。原以為吳先生會很嚴肅,沒想到其實是位很健談的長者,竟也認識我祖母。

 

吳水燈在高雄與岡山的童年

 吳水燈的家族出身於台南北門,與曾擔任台北市長的吳三連是宗親。日治時期,吳水燈的父親吳扶與兩位兄弟出外打拼,以買賣房子及建材為業。吳扶在高雄及岡山等地賣建材也順便買了些房子,他在岡山中街開設「吳扶商行」,房子就在現在岡山平和路中街大同巷的對面那排屋子,筆者曾經進去過裡面,裡面的隔間複雜而有趣,有點像迷宮。

 吳水燈1931出生於高雄鹽埕,1937年就讀「旭公學校」(現在建國三路的三民國小),1943年就讀「高雄州立高雄中學校」,戰後進入高雄中學高中部,1951年,為了獎學金以及到美國留學的機會,有語言天份的他進入淡江英語專科學校(現淡江大學)就讀。

 吳水燈表示,他大概在1942年讀五年級的時候到岡山和他祖母一起住,每天通車到高雄上課。二次大戰末期,岡山受到美軍轟炸,他們家和鄰居為了躲空襲,就疏開到阿蓮及燕巢金山等地避難。

 戰後國民黨接收台灣,陳儀政府施政天怒人怨,1947年二月底,終於爆發228事件,吳水燈則在三月一日回到岡山後,依祖母的命令躲在房子的隔間角落,但仍不時有抓爬子想要檢舉這位在高雄中學的學生,吳水燈躲了十幾天才回到學校讀書。

 1949年起,中華民國國防部的中國電影製片廠,因為中國內戰而開始分批遷到台灣,先到基隆然後到岡山,整個廠的人員及部份機器遷在現在岡山路的原日本憲兵隊的房舍,此房舍後來成為光復新村,現在已夷平成為停車場。有家眷的員工有宿舍可住,無眷屬的則在街上租屋住,吳水燈家的空房舍就租給二十幾位中製廠的單身漢,有語言天分的因此學會新統治者的國語,還一度成為中製廠的台語教師。(此段歷史可參見《戀戀岡山》的〈1950墜機事件與光復新村〉)

 與吳先生談那時岡山的人事物時,還發現吳先生認識我祖父母。他對於「天源蔘藥行」的阿桑以及我祖母有印象,善於交友的他也曾與一開始來台在岡山作警察,後來步步高昇成為警政署長的莊亨岱是很好的朋友,他還留有兩人合影的相片,筆者回到家後,找出我家收藏的天源老相片及當時警察的相片列印寄給他,他非常高興。

 

19523月被逮捕 

 吳水燈在19523月回岡山放寒假時,在25日被拘捕,原本順利的人生自此永遠改變。依目前出土的白色恐怖時期資料,「國防部軍務局」的資料顯示,吳水燈的名字出現在「林章欽等叛亂案」,「宋立卿等叛亂案」,及「曾明達等叛亂案」。1951年初,曾參加「共產黨組織」的柯五龍,向警方自首後「痛悔其過去罪行自願協助政府從事肅奸工作」,結果他在招供過程提及的人都被審訊,審訊資料出現吳水燈的名字,吳水燈就這樣被捕。加上吳水燈曾經與彌陀的李武昌曾是互動頻繁的朋友,吳水燈於是被認定是共產黨的預備幹部。

 彌陀人李武昌19196月出生,日治時期日本大阪專門學校採礦科畢業,戰後返臺再入臺南工學院(今成功大學)就讀,可謂地方高級知識份子。李武昌於1947年在李媽兜的帶領下加入共黨地下組織,1948年吸收蘇文安、張崑泰、李昆烈、李東鍊等人,1949年到香港參加「台灣工作幹部會議」,19517月被捕,被判死刑,同年底被槍決。

 情治人員為了要吳水燈承認他沒有做過的事,吳水燈被施以各種刑求酷刑,被棍棒毒打、灌辣椒水、灌汽油,將針插入手指,其中用原子筆夾手指導致他右手中指斷骨,至今仍變形。他曾被槍托重擊胸部,自此長期胸痛,數十年後才醫治這個陳年瘀傷,竟從胸部擠出大量膿液。

 被刑求了一個星期後,情治人員請人扮白臉,騙他寫下白自書就可以無罪釋回家,結果寫好自白書後,吳水燈最後被判決,由於「吳水燈於37年(1948)夏,由另案被告李武昌先後交閱反動書籍,再吸收其參加叛亂組織,吳并將反動書刊《假若到了社會主義的時候》、《毛澤東戰略》交與林天保閱讀。」被判有期徒刑12年,褫奪公權10年。吳水燈一開始被關在新店軍人監獄,就是現在的國家人權紀念館,1959年後被移至綠島,19643月服完刑期。

 

出獄後的奮鬥

 回到台灣後,起先在岡山找到工作,但是被老闆發現是政治犯後就失業,如此數度後,到曾經是政治犯的葉子燦所開的,專門做西藥進口的「光泰行」上班,發揮其英語日語的專長。

 吳水燈先生表示,有很多特有的台語翻譯是由他創造的。像挖土的重型機型,英語是shovelexcavator,很難翻譯成中文,有次他的大兒子看到跟他說,「爸爸,那個是怪手」,於是「怪手」就成了挖土機的台語翻譯。另外像水泥cement譯成「西門土」,起重機crane譯成「吊猴」是從台語「吊鉤」而來,鏟土機台語譯成「山貓」是由於當時的鏟土機都是Bobcat公司製造的,bobcat就是山貓的意思。

 後來吳水燈娶葉子燦的六妹葉節子為妻,兩人同心協力打拼,做成衣工廠,批發進口外國藝品雜貨。吳水燈的家庭在他入獄前原本不錯,在他入獄後,父親為了營救他花了不少冤枉錢,加上生意失敗,自此家道中落,吳水燈的弟妹皆未能繼續求學而出社會工作。吳水燈在出獄後與妻子努力賺錢,彌補因他的政治事件而受到影響的家。

後記
 
 

 吳前輩是很健談的長者,訪談完畢介紹他書架的日文書及翻譯給我這個晚輩看,吳前輩也很喜歡拍照,拉著我合影還要在日曆前面,以慶祝這個台灣人總統就職的重要日子。回家後我找出老照片寄給他,他也寄了國家人權博物館的光碟給我,此影帶有放在youtube,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看,還可以看到當時壽天宮前的狛犬基座,還留著岡山神社的社徽(吳水燈口述歷史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xfZ0lLqx8M)!

 

參考資料

許雪姬主編(2015)《獄外之囚:白色恐怖受難者女性家屬訪問紀錄()》。新北市: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

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2015)《走過長夜輯三:喚不回的青春》。台北市,玉山社。

1 則留言:

人生美味 吃蕃薯配芋仔湯

         高雄市客家青年藝文協會今年改選第三屆理事長,來自新竹寶山的曾淑琪不負眾望,將接手帶領理監事們,持續推動 「 客 語文學營」、「客色青 ( 青 ) 客語歌謠」、「客語正音班」等 藝文相關活動。     去年十二月十八日晚上 , 一場眷村戶外電影放映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