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9日 星期日

大專組散文佳作 港都,我的家



港都,我的家



實踐大學 楊詠翔





湖水、河水、海水,港都高雄,名叫打狗,喚作家鄉。




     古人湖心亭賞雪,我們隔著金獅湖,望向對岸的廟宇,卻有種不同於湖心亭賞雪的心境。面對如此春意盎然的景色,是最鮮明的視覺、聽覺、味覺感受,滿湖的荷葉這樣輕托著水中的倒影,湖畔釣客們的心情也隨之愉悅了起來。金獅湖對岸是保安宮,而保安宮前有座白橋,這座橋白如天馬,寬如大鵬展翅,長則龍躍於淵,令人難以置信於它的存在竟然只是為了成為一座廟宇的附屬品。過了橋整個保安宮就徜徉在眼前,它雖然不大,卻擁有足以壓過整個金獅湖的氣勢,這就是它稱霸三民區多年,地位卻屹立不搖的原因。




    如果不想要那麼嚴肅的氣氛,那就到澄清湖吧!高雄的四季分明,春天的鳥語花香可以很輕易地在澄清湖感受到,澄清湖水是帶點碧綠帶了點天青色,和滿地綠草皮,還有那綠樹造出來的景色就是這般綠意盎然。金獅湖和澄清湖剛好夾著高雄縣市分界,往西邊延伸出去,到愛河,再至高雄港,貫穿整個高雄的竟是湖、河、海水,高雄也因此不失水都之名。




    我家就在高雄市與高雄縣的分界上,正好鄰近金獅湖與澄清湖,從家中甚至能清楚看見金獅湖焚化爐近在眼前,它的作為並非真如那恐龍般地外型可愛,吐著煙圈,圈著我們整個三民區的生活。近來高雄的天氣受地球暖化影響,冷、熱、乾、濕無常,糟糕的天氣,卻還能在佈滿髒空氣的高雄,創造出一個跳脫美的定義的早晨,高雄的空氣污染配上來自北京的沙塵暴,卻在早晨可以變成一幅令我心動的美景,高雄早晨的車輛並不多,看著平常人來人往、車來車往的大道路上,突然少了車,然後空氣中是一種淺灰色,有點像傍晚的灰暗,卻又帶著一點蓄勢待發的爆發力,原來負面的元素可以組成這樣一個和諧的場景,暢然地深吸一口看似美麗的髒空氣,仍然能夠開心的默念一聲,這就是高雄。





孩童時,巷弄裡的幸福。




    閃爍不定的兩座頂天路燈,再華麗的語彙也無法粧點它的神采,苛刻的形容也無損於它的堅強。比酷愛種植水泥樓房的我們更了解土地與天空的戀情,它或許曾在某個寒冷的冬日,因著雀鳥的猝亡流下燈光眼淚,當然,也曾經歡呼一窩乳燕的誕生,加演數場風與夜的奏鳴,這些都是春日偶發,又或是出現在秋葉冷寂季節裡的故事。




    從巷子口的兩座路燈,蔓延至小小的巷弄裡,有著高雄市區裡難得的純樸,在大人們都去工作上班時,這條小巷子也成了孩童們的專屬基地。每天從學校回來,遠遠的,老人們的高談闊論聲便在巷子口歡迎我的歸來;我也不會刻意去偷聽老人們的話題,即使他們的音量大到可以傳播到隔壁巷子……




    一整天在學校玩耍的疲憊,就算是體力再好也動不了,所以,我趴在一台貨車上休息。「叭噗~叭噗噗~~」,這聲音一來,剛放學走進巷子的孩童們,精神也隨之而來,不知道從裡來的力氣,各自急忙衝入自己家中,敵軍來襲?噢不,這聲音代表的是賣黑輪的老伯來了,只要有小巷弄,叫賣聲音像秋天的落葉,從窗口搧進來。「買黑輪喔!」簡短的三聲男中音,在蛛網似的巷弄裏由遠而近,夾雜在已經發動的上班機車聲浪裡兀自前行。老伯騎著一台攤車而來,我從不會因為他騎的是人力車,而以為他比賣豆花的機車型攤車還差,戴著白帽,穿著白色襯衫,配上一件破爛牛仔褲,這是他以往給我的印象,因為他到現在也都是這個打扮,到了巷子中段,從車上躍了下來,多麼帥氣的動作!白色的手套,黝黑的皮膚,是巷子裡孩童們眼中的黑輪王子,看著他熟練的動作,串起香腸、黑輪毫不手軟,士兵刺刀槍,王子卻在這邊刺黑輪,給予小孩們的殺傷力真是大到不行,看著手下一個個敗在他的黑輪下,我也不甘示弱的點了份貢丸、米血,外加一杯紅茶,隨便找了戶人家的樓梯坐了下來享用。




    到了夜晚,我仍然爬上了台貨車,躺了下來,看著天空,這是我從以前到現在最喜歡的一項靜態活動,有時畏懼於天空的廣闊,有時卻又沉溺於天空的美,不論動態或靜態的天空,都是這樣的美。望著天空,幻想長大以後,能夠實現從前做過的美夢。這條小巷子,孕育出了各種不同的人,不知道這種孕育是好是壞,隨著進步,換來的卻是環境,以及人文間的相處退步,這不是抬頭看看天空就可以改變的。努力逃脫再逃脫,看著時間溜走,我只能換一種心境,至少行進之間的心情,總可以自己換季吧!體貼大都會的浮世後,漸漸地,也能在瞬息萬變間,撿回一點點生活的餘韻。或許,好壞不是我能決定,「好壞」也只是人們定出來的詞,這種平衡,也許才是我們的生存之道。





蕭瑟,不是就秋天的景物而言,而是一種心境上的感受。




    在秋末的高雄街頭上,總是感受不到真正屬於秋天的蕭瑟,直到離別那刻,才會深深地體會到,蕭瑟,不是就秋天的景物而言,而是一種心境上的感受。




    汙濁的髒空氣環繞著整個高雄市的天空,它們來自於汽、機車,來自於工廠,來自於金獅湖旁的焚化爐。事實上,金獅湖的焚化爐就在我家附近,看著焚化爐的煙囪像個毒蟲般逍遙自在地吐了口煙圈,一口又一口,無視於幾棟大樓,直吐打在我的臉上,不削的嘴臉彷若嘲弄著這個城市已經淪陷。




   高雄的白天熱鬧,但一到了深夜,仍有著不同於日落前的熱鬧。相對地,大部分的住宅區都是一片空寂,除了偶爾會出現三、五群野狗徹夜未眠外,基本上是沒有任何生物會在道路上移動。路燈欲熄,照出來的光顯得是那麼地不盡責,是一種嘆息吧!嘆息著高雄市的病是很難痊癒的了。




    蛾伴隨著燈光搖曳,就像是狂歡後醉酒找不到回家的路的醉漢吧!在狂歡後總是得回家的,走在高雄市,走在回家的路上,有時會誤以為自己是穿梭在漆黑洞穴裡的老鼠,躲避著障礙物,還得躲避汽、機車的來襲。沿著雖然筆直卻難以行走的人行道,人擠人都快要擠出病來了,也難怪現代人是容易生病的,肺病、腸胃病、心病……大大小小的病。病魔和滿天髒空氣狼狽為奸,一起在高雄市無惡不作。照理說全市民應該共同抵禦,豈料高雄市民慢慢地成了共犯,每日製造了無數的廢氣,供給了髒空氣無數的能量來源。





八八水災後,我們所能見的星星變少了,代表著未來要替自然環境補償更多。




 上了大學後,場景從我住的高雄市區來到佇立於旗山鄉間的學校,在來這所學校就讀之前,認為鄉下就是空氣清新,至少不會有工廠、汽機車、焚化爐排放廢氣出來,但事實上又並非如此,到了這裡之後幻想破滅了,鄉下的空氣並沒有想像中的好。八八水災後,大量的水把山間或農田裡的沙土帶到了道路上,或是空氣中,道路走個一趟後回到宿舍,便會發現滿嘴的沙塵、滿臉的髒東西,或許這是市區的病即將傳染至鄉間的徵兆。




  騎車奔馳在鄉下的道路上,揚起的塵埃乍看之下猶如千軍萬馬奔驣,所幸這裡的人已經習以為常,不會誤以為軍隊攻來,又或是農場的動物大暴走。只要一拿掉擋風鏡,沙子便有無數個理由侵占你的視線,古有浮雲蔽白日,我在鄉間被砂塵遮蔽了我的視線,但結果似乎都相同,那就是最後可能都沒辦法找到回家的路。




  我曾在夜晚的校園中聽到一對情侶的對話。




    「妳看!天上終於出現星星了!」男方抬起頭來,指著天上那難得出現的兩三顆星子驚呼。




  「哇!真的耶!這是我來到這裡那麼久還是第一次看到星星。」女生露出燦爛的笑容,抬頭望向天空。「如果可以每天都有星星該有多好。」




  「在這裡,星星卻也沒有比都市裡看見的多,都市光害太嚴重,可是這裡的空氣卻也沒好到哪裡去。」男生感慨的說。




  「可以看到星星已經很幸福了,希望之後可以看到整片的星星。」女生眼中透露著期待,正當情侶倆落寞的時候,我抬頭看見了天上的星星似乎又多了些許,情侶倆也發現了,他們之後的對話我也聽不見了。




  在這裡,抬頭目視整片星辰,整個夜晚所持有的星星寥寥無幾,遠遠地也能聞到市區裡傳來的廢氣,加上那麼一點鄉間的塵土,使得名為快樂的星星也似乎要被吞噬去,但似乎又不是那麼一回事,星星會有再出現的一天,就像空氣也能有在清新的一天,當然,只要人類們共同努力,這個願望並不難實現。




    長大後,發現世界真的不同,不知道該往哪走,還是該停在原地一動也不動?都會生活緊緊擒住了原該閒適安逸的生命,不免渾身迷惘。時代的變遷,本來行到水窮處,應該坐看雲起時,空下的時間卻不夠閒坐,只夠孤魂野鬼似地晃悠。




在現代的都市裡,放起多采多姿的風箏,對已經失去藍色操守的天空,人們的放箏行為,在我看來只會分外難堪。都市仍有都市的時尚,鄉間仍有鄉間的美,縣市合併後,我不覺得改變在哪,我只知道,一樣都是高雄,但每個小角落都有不同的特色,交通的便利讓我們不用在為了移動而耗費時間,但同樣地,也將不在美好的事物上耗上時間。環境上的破壞,仍然無法阻擋我們欣賞高雄這塊土地的美,但想要保存這樣的河水、湖水、海水、巷弄、老街,我們身為高雄人都必須有所努力,同樣為人,我們有同樣的一片星空,同樣是高雄人,我們有同樣一塊土地,一塊從小到大培育著我們的寶地,陪著我們長大,也將能陪著我們後世子孫長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