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5日 星期六

高中組散文第一名 領事館看海的少年





《領事館看海的少年》




高雄中學 林子淵


 




  還記得那個落日把高雄港外海染紅的樣子,夕陽曬得身畔遊人的側臉紅通通的,那是喜氣的顏色。學子對於青春的好多夢想就該如此吧?在正午燦爛的金黃徹底奔放後,留下一片讓人無法忘懷的絳紅。




  英國領事館座落於西子灣附近的山上,也是高雄港內海與外海的交界處,除了迷人的夕陽外,白天能擁抱一望無際的湛藍大海,更能享受鄰近柴山與中山大學蓊鬱的山景,海天一色的景致令人著迷;隨著夜色漸濃,高雄市區的燈火逐漸點亮,一格格橘黃的溫暖逐漸渲染整座城市,那是屬於港都的浪漫。




  我喜歡於傍晚時到英國領事館看海,在一個空閒的午後,於捷運西子灣站下車,往中山大學的方向步行約十五分鐘的路程,行經中山大學隧道口左轉不久後,率先映入眼簾的是西子灣海水浴場及屬於海風的鹹味,靠山的方向有明顯的階梯,拾級而上後英國領事館就矗立在那幾百年來屬於它的位置,百年來都是如此,儘管曾經被損壞、被遺忘,它一路走來始終均保持面海者的那份堅毅,等待著下一個明白它的知音。




  在英國領事館看夕陽是種幸福,面海的一方已無更高的地形,天氣合適時,眼前澄黃的太陽伴著滿天晚霞慢慢褪成橘紅,再漸漸隱遁於海平面之後,那是一種時間的錯置,生命下的光陰不也是如此?當驀然回首時,闌珊處是否仍有初衷依舊?偶爾隱約會傳來船入港時的鳴笛聲,提醒著怔愣於眼前夕日佳景的遊人,錯過的現今。




  由於地理位置的得天獨厚,看完夕陽便可以轉向高雄市區的方向,陪著所生活的都市一起邁入夜幕——向晚的高雄也有它可愛的景致,八五大樓、長谷世貿與漢神百貨是明顯的地標,渡船頭與旗津來往的船班載著懷抱不同心境的人們往返,學校與住家也依稀可見。好像唯有在如此情境下,方能發現平常的自己,竟然是穿梭在眼下有些迷你的世界,我也在這裡學到,當把眼光放遠時,胸臆間的氣度會寬闊不少,這是我自身的詮釋。




  看海是一種找尋初衷的媒介,我們都經歷過天真爛漫的年紀與孜矻於課業的光陰,隨著時光的洪流,往往讓我們的價值變了、夢想熄了,當屬於童稚的那份任真也變質時,看海的那份悸動往往是始終如一,高雄港外海的波光粼粼始終不卑不亢地維持它那低調的恬淡。




  在領事館踱步時,彷彿也能看到一百餘年前,英人以糯米漿和石灰,建築出一整個世紀的風華,從另一種角度眺望底下西子灣來往的船隻,英國領事斯文豪威風凜凜的站在與我同樣的位置,背負著整個大英帝國在台灣的責任,對著遼闊無際的大海寄託對於生命的堅持與理想。我也可以想像當他凝望海峽時,必定也會思念海洋彼端的家庭,比較起來我幸運地多吧?身為一個在高雄出生成長的孩子,對於這份帶著我成長的土地始終懷抱著特殊情感,當從山上往下俯瞰時,那份對於故鄉的情懷像是有神奇魔力似的,每每能為心靈帶來慰藉,這是一種不言而喻的感動,也是對於家園的眷戀,明白腳下所踏的就是自己的家鄉,懂珍惜就是幸福。




  帶女孩一同踏上領事館又是另一番光景,我們會在山下開始叫陣,在一二三後一起往英國領事館攻頂,我會在半途停下等氣喘吁吁的女孩,但女孩不服輸的嘟起嘴巴,直嚷著:「我一定會贏你的,等著看吧!」但真正要踏上終點時,她也總硬是要比我更早一步踏上階梯,我喜歡女孩的俏皮。在爬完這段坡度之後,我們習慣走向熟悉的位置看海,有次她說:「海讓我想起許多回憶……。」在海風醉人的氣氛壟罩下,褪去在校園汲汲營營的角色,襯著夜色與遼闊的海洋,卸下心防用力暢談自身種種——我們在海風下談及好多讓我們都笑著,我卻全忘記的句子。彼此長大後擁有自己的甜蜜與負擔時,若能再登上英國領事館,當年那些笑鬧的身影也會歷歷在目,這些都是獨一無二的青春。




  隨著大陸遊客的來台,現今再登上英國領事館總會淹沒於導遊的麥克風聲與成群中國遊客的大嗓門,古蹟風華依舊,滋味卻不甚相同。百年來夕陽都同樣的美麗,夜景都同樣的燦爛,但湊合進本不該屬於此處的聲音後,變質的不是風景,而是那份對於古蹟與旁人尊重的心。




  相信來到英國領事館的人們都是帶著雀躍與興奮的情緒,但願如此的激情就留給遊樂園或演唱會等地,把寧靜還給每一位尋覓感動的旅人,英國領事館經歷英人構築,看著日人整建,走過哈瑪星的繁華與沒落,也會伴著我們繼續長大,我會很驕傲在我生長的土地有這樣一份兼具人文與風光的英國領事館,那已不僅僅是棟建築或景點,更是我童年與青春的見證。




  夕陽西下,浪濤聲依舊,迷人的絳紅已代換成點點的漁火,遊人帶著滿足的心準備下山,於是我換了個位子,繼續依賴海的溫柔。




  海浪繼續拍打著岸,堅持且不放棄的少年,也一直都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