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5日 星期六

高中組散文第二名 走過



 




走過




瑞祥高中 王培紋




 




「雄壯、威武、嚴肅、剛直……」渾厚有力的呼喊聲隱約從窗外傳來,我走出陽台。是晨跑的阿兵哥們吧,我想。




從家中陽台憑欄而望,的確,是一班整齊的隊伍有朝氣地前進著。視線的左邊,柴山仍屹立不搖地鎮在那兒。從山腳下承接至眼前這座兩層樓高的海軍紀念碑,是一整片的樹海,被規劃整齊的道路劃分得井然有序,其中也包夾著幾幢海軍宿舍和訓練中心,上頭插著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隨風搖曳著。我的視野便順理成章地被切割成三等分。青翠蓊鬱的樹海,連著一座軍港。港外是霧藍的海面,糅著清晨氤氳的薄霧使遠方出港的軍艦有些矇矓,但響徹雲霄的船笛聲卻是格外的清新。隔著一道海平面,是蔚藍天際飄著幾片淘氣的雲絲,和若隱若現的天光玩躲藏遊戲。每天清晨聽見號角響起,就知道該是起床的時間了。這是這裡特有的鬧鐘,提醒軍人們該是起床晨跑的時間了,同時也催促我離開溫暖的被窩。




  這裡,是左營,輕輕飄散著歷史的幽香;是我家,一個我成長的地方;而你,是我的摯友,用你雄壯的臂牓給我依靠,用你軍人般的忠誠伴我坐看烏飛兔走的流光。一路走來,我們始終形影不離。從前你的英挺容顏,是幢幢整齊劃一的平房,宣誓你軍令至上的忠心。每當我被沉重的課業壓的喘不過氣,我喜歡踩上我的腳踏車,穿梭在縱橫交錯的巷弄間。一面欣賞風景,一面享受徐風拂面的快意。沿路會先經過一間器宇軒昂的大宅院,據說是某位將軍的私宅。門口總會站著兩位不動如山的衛兵。小時候不懂事,還以為他們只是像胡桃鉗娃娃那樣的假人。曾經站在他們面前仔細的觀察他們筆挺的海軍服還有神韻。正當我驚嘆著工匠精湛的手藝同時思考著如何能把假人做的如此栩栩如生時,「假人」說話了!他問我:「請問你有什麼事嗎?」我嚇得魂飛魄散,當場哭了起來。此後在經過這間宅院,都不免有餘悸猶存的畏懼,也會對自己的天真會心一笑。騎累了,我會固定停在一間饅頭店前,買一顆看似簡單的饅頭。蒸籠一開,一顆顆圓潤而飽滿的小球騰雲駕霧登場。它的口感緊實,一絲一絲送入口中,十分彈牙。嚼著嚼著,便會散發出濃厚的麵粉香,彷彿自己是田裡的小麥,吸收著陽光的和煦,徜徉在金色的光芒裡。淡甜的滋味散溢在齒間,像舞者隨著一首圓舞曲在味蕾上繞圈。冒煙的饅頭握在手中,是厚實的滿足,在寒冬中更是最棒的暖爐。縱使吃過許多高檔的餐廳裡包著頂級餡料的港式燒賣或是法國名廚特製的西點麵包,其實都還不如一顆普通的饅頭來得美味。不需華麗的妝點,不需奢華的食材,心中卻能滿溢著平凡而簡單的幸福。




填飽肚子,我繼續上路。騎在濃密的林蔭大道間,彷彿自己置身在世外桃源。這是你歡迎我的盛大排場。道路兩側修剪整齊的的草木,像兩列挺拔的衛兵,在一聲令下後,昂起平頭正氣凜然地立正站好。這樣的迎接隊伍,總讓我受寵若驚,「花徑不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我永遠是你的嘉賓,用你至上的儀禮,致上最高的敬意。平房的前庭、後院也是草木林立,鳥語花香。許多屋子沒有窒人的高牆,只是用簡單的籬笆圍成,栽種濃密的樹藤,如一條青綠色的巨蟒規規矩矩地盤踞其間。家家戶戶用不同的花草妝點自己的門戶,就像為自己的家穿上獨一無二的衣裳,每一戶人家有自己的特色。有結實累累的芭樂樹、芒果樹、落英繽紛的七里香、玲瓏可愛的燈籠花……不時還會有大自然的樂儀隊隆重登場。吱喳的麻雀是定音鼓手,你一言我一語跳躍在樹梢;啁啾鳥群是豎笛手,悠揚的樂音如輕煙般繾綣繚繞;唧唧蟬鳴振翅如伸縮喇叭的張弛;不知名的海鳥震天價響地唳叫,如敲鑼般的氣勢磅礡;一陣風吹來,枝葉婆娑起舞,像個專業的指揮家擺動他的雙手。愜意地默數著車輪喀喀的轉動聲,耳中迴盪著這樣撼動人心的演奏,像在為他們輕敲著節拍,我沉重的心情也隨之拋在腦後。你用簡單的大自然音符,伴我走過成長的這些日子。




最後我的目的地,是名為「中山堂」的電影院。這裡播放二輪的影片,或許趕不上流行,但價格卻相當實惠。只要幾十塊,便能享受大螢幕的震撼。在這裡看電影前不但要先起立唱國歌,電影播放前的廣告,還是舊式用幻燈片投影的,不生動,但是和現代聲光炫爛的電影院相較起來卻是另一番復古的趣味。看完電影,感覺疲憊的身心又重獲精力,好像自己又有了讀書的動力。




你總是這樣,默默的守護這裡的居民,悄悄的爲我加油打氣。你的寧靜,總教外人肅然起敬;你的沉著,卻是眷民們最親密的歸宿。每到傍晚,總會在榕樹下見著乘涼的老榮民們。他們用字正腔圓的口音閒聊著,說是外省腔實在不妥,因為他們早融進這眷村風景的一部分,也早已是台灣這塊土地上的一部分了。如今他們從前軍人的意氣風發已不在,但任誰也奪不去的,是他們深植心中的那份正直的剛毅,和你默默守護我們的溫柔相呼應。當年戰場上衝鋒陷陣的英勇國軍弟兄們,暗藏在沉重的鋼盔下,用汗水和淚水混雜而成的,思鄉的情愫,有誰能了解呢?「醉臥 沙場 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的那種酸楚,也許,只有你能懂吧!




難道落後在先進科技以外的事物,注定會被現代人們遺忘在九宵雲外嗎?他們說你老了,便把你無私的付出棄如敝屣;他們嫌你舊了,紛紛帶眷攜家離你而去;他們說矮房佔空間,無法容下都市擁塞的人口,便在你風塵僕僕的臉上敲上一支又一支的鋼釘,將你滿面的春風漆上水泥的蒼灰,又將你蓊鬱的枝葉雙眉掩上了柏油的乾澀,更無情地將平房毀得面目全非,自以為是地蓋起了他們嚮往的「高樓大廈」,在自己構築的城堡裡與人世的溫情隔絕。




「吳宮花草埋幽徑,晉代衣冠成古丘」,今天的你,茍延殘喘。為何你不抗拒?任憑人們自私的割刮,寧為刀俎底下的魚肉!是你那份視死如歸的忠誠吧?「鞠躬盡瘁,死而後矣」奉著你報效國家的景命,甘之如飴。牆垣上依稀可見的標語「保家衛民‧解救同胞……」仍靜靜宣告著你的堅貞,但又有誰來默哀你的傷痛?




暮色漸深,我將單車掉頭,回家。也許不久以後,你也將像夕陽被星幕掩去那樣被林立的高樓吞噬;也許不久後,再也沒有人對你曾經的風光聞問,一切都成了「過去」。但你放心,我會伴著你。一路走過,我成長了許多,明白了物是人非的傷感,卻初嘗「人是物非」的悲慟。你爲我擋風遮雨的溫柔我不會忘記。我是你的摯友,你是我永遠的眷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