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4日 星期日

國小散文組第一名 放風吹



放風吹



加昌國小 吳柏瑞


 


    記得小時候,爸媽常常帶著我們到阿公店水庫旁的空地上「放風吹」……;印象中,水庫裡常見有人划著竹筏,有人耐心垂釣;那時候的我最愛雙手交疊,枕在腦後,躺在蓊鬱的草地上,嗅著青草和著泥土的氣味,聽知了引吭高歌,偶爾仰望蔚藍的天空,細數著幾隻飛燕劃過;偶爾凝視微笑的雲朵,等待著幾片浮雲逐漸淡去。


 


    此刻又再度來到阿公店水庫,這回則是和爸爸一起騎著鐵馬環湖。迎著微風,讓時光倒流,我似乎回到了小時候,躺在空地的草皮上,望著天空,哼著不成調的兒歌,凝視著大夥「放風吹」,天際則是紅的、藍的、紫的、方的、圓的、五彩繽紛,各形各狀,忽上忽下,此起彼落,有時像芭蕾舞者穿著舞裙翩翩起舞,有時如蝴蝶在碧草如茵的綠地嬉戲、追逐,有時則變成一隻大鳶鳥,從藍天俯衝而下。他們不只比高比遠,還個個爭奇鬥艷,儼然是一場精采的空中嘉年華。


 


    停下鐵馬後,我光著腳ㄚ子,一臉期待的對爸爸說:「爸爸,我們和以前一樣去放風吹好不好?」,「我們一起做個很大很漂亮的,要把他放得很遠很高,比樹還要高,比雲還要高,讓所有的人都看到大『風吹』」。爸爸沉默了一會兒,然後笑著對我說「嗯!等媽媽身體好了,我們再一起去『放風吹』好不好?」,「那什麼時候媽媽身體才會好?」,「如果你聽話,媽媽很快就會好起來,然後我們就可以去「放風吹」了。」,「我一定會聽話的,到時候我要和媽媽一起做一個巨無霸的「風吹」,就像這樣。」,我用雙手畫出一個大大的圓圈給爸爸看。


 


    前陣子媽媽生病住進了空軍醫院,我和爸爸常常一起到醫院探病,護士總是戴著口罩,我想她們跟我都不喜歡醫院的味道,濃濃的消毒水味,像極了雙氧水的氣味。媽媽的午餐是一碗稀飯,加上一盤不加調味料的燙青菜,其他的配菜也是一些清淡少鹽的菜,有一次我偷吃盤子裡的菜,感覺就像嚼到無味的口香糖,咬了幾下就馬上吐了出來。


  


   「要快點吃,而且要吃光光不可以挑食唷!這樣您會快快好起來,就可以和我們去『放風吹』了。」,我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不斷的催促,「哉影!哉影!」媽媽蒼白的臉上漾著淺淺的笑。


 


    夕陽的餘暉又再度灑在我的臉龐,暖呼呼的,就好像小時候一直陪伴我的那雙溫暖的手,緩緩的睜開眼,消毒水的味道終於消失了,只有清香的泥土味,而我終於可以安心躺在草地上望著天空,天空不知不覺被釀成橘黃色,我看到許多「風吹」隨風扶搖直上,突然間彷彿看到了全家人一起歡笑的畫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