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6日 星期三

林恩魁與「學生工作委員會案」

林恩魁醫師晚年 

                                                       劉天賦

 

  岡山名醫林恩魁在1950年到1957年,因為涉及白色恐怖事件而成為政治犯,被關在綠島7年。在2006年後所出版的兩本回憶錄中,並無法得知他涉及的是那個政治案件。他表示,並不清楚自己是犯了那一個天條,至今還是個謎[1]他也曾語意模糊的表示,由於他在台大醫學院就讀時期,擔任學生自治會常務理事,也有參加學生讀書會,被政府視為眼中釘,因而受白色恐怖的連累。[2]

  不過林恩魁在1997年的受訪時,曾經表示他涉及的是「學生工作委員會案」,[3]我們再加上近幾年的新出土資料的整理,可以對林醫師所遭遇的白色恐怖政治事件有更進一步的了解。

 

戰後混亂倒退的台灣社會

  蔣介石派陳儀帶領國民黨文武官員接收台灣。但已經現代化的台灣,遇到「古代人統治現代人」的現象,受不了社會秩序急速退步的台灣人,馬上在國民黨統治的一年半後,發生了官逼民反的二二八事件,並導致蔣介石派兵到台灣進行所謂的「三月大屠殺」。

 
  在1947年的二二八事變與三月大屠殺後,存活下來的台灣知識份子,延續日治時期關懷社會環境的風氣,開始思考如何打倒國民黨,讓台灣不再繼續沈淪。他們看到中國共產黨在中國大陸的內戰,將國民黨打得節節敗退,所以,加入共產黨,成為當時重要的選擇之一。二二八事件後,打探如何加入地下組織,或加入共產黨外圍組織的知識青年持續增加。[4]

 

「學生工作委員會」的臺大醫學院支部

  日本在19458月投降後,中國又進入另一個戰爭,也就是國民黨與共產黨之間的中國內戰。中國共產黨為了解放台灣,成立「臺灣省工作委員會」,籌組到台灣發展組織,招募黨員,於是指派曾參加「兩萬五千里長征」的台灣人蔡孝乾來台「建黨」。[5]

 「臺灣省工作委員會」在臺灣各地成立地區工作委員會和支部,其中,「學生工作委員會」負責在全臺灣大專院校發展組織,並推展學生運動。在被破獲之前,該委員會主要在兩所大學活動,分別是臺灣大學與師範學院。

  臺灣大學的「學生工作委員會」設有本部、法學院、醫學院等三個支部。臺大醫學院支部於19478月成立,劉沼光擔任書記,初期成員有葉盛吉、劉漢湖、林恩魁等人。1949年六月以後的領導人有楊廷椅、陳水木、葉盛吉等人,是所有支部中人數最少的。學生工作委員會臺大醫學院支部,在19505月,由於當時的負責人楊廷椅等人被逮捕而組織瓦解。[6]

 

林恩魁於醫學院時期參加

  在那個隨便就會被判死刑,或者一關就是十幾年的時代,林恩魁只被判刑七年,表示他涉案的程度不嚴重。根據資料顯示,林恩魁一開始就加台大醫學院支部。[7]

  「學生工作委員會」台大醫學院支部的第一位書記劉沼光,是林恩魁的「摯友」,應該是林恩魁加入共產黨的重要因素,林恩魁在自傳中提及,他與劉沼光自1943年在日本就相熟識。[8]

  劉沼光出生於1921年,是新竹新埔鎮的地方望族,畢業於新竹中學,東京第一高等學校,考入東京帝大醫學部,戰後回台插班進入台大醫學院,成為第一屆畢業生。[9]

  林恩魁在1940年到東京求學,先考上國立浦和高等學校,19437月考入東京帝大醫學部。當年的醫學部只錄取40個名額,其中有4位台灣人,分別是劉沼光、林恩魁、李德義、樂錦銓。[10]劉沼光與林恩魁成為東京帝大醫學部的同學。

  林恩魁就讀東京帝大時,原本住在學校旁邊的民宅,但在1944310日的東京大轟炸中,他的所有財產全被燒毀,於是就和林沼光一同住到台南柳營人劉明電在東京大久保的豪宅。[11]

  被稱為「馬克斯博士」的劉明電(19011978),是台南柳營的望族,他在20歲時到德國柏林大學留學,取得哲學博士學位,是台灣第一位鑽研馬克思主義的學者。他回到台灣後,還為了替農民爭取權益,兩度入獄。因為被政府視為眼中釘,他在1935年攜妻小到日本居住。1947年二二八事件後,劉明電譴責國民黨,開始與中國共產黨的郭沫若、廖承志等人來往,於是成為黑名單,他在台灣的財產被國民黨沒收,但他也不去中國居住,後來和林獻堂一樣,客死異鄉日本。[12]

  雖然劉明電的豪宅在1944525日就被炸燬,但是對於曾暫住劉明電住宅的林恩魁與劉沼光,一定相當程度的受到當時才43歲的劉明電影響。

  二次大戰結束後,劉沼光就回到台灣,進入台大醫學系復學;林恩魁在1945年初先到滿洲國的衛生研究所擔任醫生,二次大戰結束後直到1946年底才回到台灣。林恩魁雖然證件不齊,但因為在日本有東京帝大醫學部的學籍,所以直接進入醫學院三年級就讀,變成劉沼光的學弟,成為台大醫學院醫學系第二屆的畢業生(1948級)。[13]

  在台大醫學院,身為「學生工作委員會」發起人的劉沼光,透過當時台大醫學院的學生自治組織,吸收有相同改革想法的朋友。台大醫學院的學生當時有成立「台大醫學院學生自治會」的組織,負責處理醫學院學生的自治事項及辦理學生活動,第一屆常務理事是劉沼光,第二屆是林恩魁,第三屆是葉盛吉。葉盛吉是劉、林二人東京帝大醫學部的學弟,回台灣後,成為林恩魁的同學。[14]林恩魁與葉盛吉先後被劉沼光邀請,加入地下組織。

  林恩魁表示,他與劉沼光都認為,國民黨不倒,台灣沒有希望,所以經由劉沼光的介紹,他加入了「一個團體」;「與其它意氣相投的人,一同讀書、研究;相互勉勵、鼓舞;一起為台灣的前途來『打拼』。」[15]

 

林恩魁的被捕

  林恩魁在19487月自台大醫學院畢業後,就回到高雄地區努力成為正式醫師,與原有組織停止互動。他先到省立高雄醫院(現市立民生醫院)實習,194810月,與日治時期的岡山名醫,高昌醫師女兒高雪貞結婚。1949年長女林美里出生,1950年林恩魁轉到旗山醫院成為正式醫師。

  林恩魁的學弟葉盛吉於19489月加入「學生工作委員會」,並曾一度擔任「書記」,在他被保密局訊問時所作的筆錄描述他剛參加時的狀況,

 我參加後,和劉漢湖(台灣大學醫學院五年級學生),林恩魁(卅七年七月畢業於台大醫學院),同受劉沼光之領導,組成醫學院支部,劉沼光兼任書記,後來林恩魁離開台北,卅七年十月劉沼光行蹤不明,支部無形停止活動,……[16]

  在葉盛吉加入不久後,劉沼光的共產黨員身份敗露,劉在兩個月後(194810月)就「逃到內地去」。[17]不過劉在逃到大陸前,還有到高雄去找林恩魁,邀他一起去大陸,林恩魁因為身為長子的責任而未答應,但也開始有了被逮捕的心理準備。[18]

  中國共產黨的「臺灣省工作委員會」,由於領導人蔡孝乾在19504月被捕,蔡孝乾為了自保而將整個組織系統供出,所有中共在台組織全被破獲,學生委員會各支會及成員,在同年五、六月間被大規模逮捕而全部解體。[19]

  林恩魁在19501月到旗山醫院任職後,葉盛吉曾來找他,林恩魁的不安增加。到了1030日下午,林恩魁就被兩位便衣抓走。[20]

 



林恩魁等人的判刑

  由於林恩魁是「單獨案」,是以「參加叛亂組織」被起訴的,他最後被國防部軍法處判處七年有期徒刑。之所以會輕判,林恩魁認為,是由於了解他涉入程度的劉沼光已逃到中國大陸,軍法處無法問到他的情報,也沒有別人能提供訊息。

  早一步逃到中國的劉沼光,一直在中國生活,在台灣1987年解嚴後,還與妻子一起和林恩魁見了面。[21]

  其他曾擔任書記的陳水木、楊廷椅、葉盛吉等三人,被判死刑,在19501129日,同時被槍決於台北馬場町。

 



[1] 曹永祥,荊棘、冠冕、動盪歲月-林恩魁醫師自傳》(臺北市:草根,2008),頁140
[2] 林恩魁,我按呢行過變動的時代》(臺北市:一橋,2006),頁45
[3] 藍博洲,高雄縣二二八暨五年代白色恐怖民眾史》(高雄縣鳳山市:高縣府,1997),頁306-312
[4] 許進發,〈編序/人間交叉線上的理想社會主義者〉,學生工作委員會案史料彙編》(臺北縣:國史館,2008),頁16-22
[5] 許進發,〈編序/人間交叉線上的理想社會主義者〉,學生工作委員會案史料彙編》,頁2-3
[6] 許進發,〈編序/人間交叉線上的理想社會主義者〉,學生工作委員會案史料彙編》,頁5-7
[7] 許進發,〈編序/人間交叉線上的理想社會主義者〉,學生工作委員會案史料彙編》,頁7
[8] 藍博洲,高雄縣二二八暨五年代白色恐怖民眾史》,頁308
[9] 藍博洲,《共產青年李登輝》(苗栗縣:紅岩出版社,2000),253-254
[10] 荊棘、冠冕、動盪歲月-林恩魁醫師自傳》,頁65-70
[11] 荊棘、冠冕、動盪歲月-林恩魁醫師自傳》,頁71-73
[12] 柳營區公所網站,http://www.liouying.gov.tw/?mode=village&act=village62016/2/14
[13] 荊棘、冠冕、動盪歲月-林恩魁醫師自傳》,83-87
[14] 楊威理著,陳映真譯,《雙鄉記》(臺北市:人間,1995),237
[15] 藍博洲,高雄縣二二八暨五年代白色恐怖民眾史》,頁308
[16] 許進發編輯,《戰後臺灣政治案件:學生工作委員會案史料彙編》(臺北縣:國史館,2008),63-64
[17] 許進發編輯,《戰後臺灣政治案件:學生工作委員會案史料彙編》,439
[18] 藍博洲,高雄縣二二八暨五年代白色恐怖民眾史》,頁310
[19] 許進發編輯,《戰後臺灣政治案件:學生工作委員會案史料彙編》,14
[20] 藍博洲,高雄縣二二八暨五年代白色恐怖民眾史》,頁310
[21] 藍博洲,高雄縣二二八暨五年代白色恐怖民眾史》,頁310

1 則留言:

  1. 家鄉的故事自己講、家鄉的照片自己傳!感謝分享!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