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4日 星期五

岡山白色恐怖受難者列傳- 藍明谷夫婦與李河民


                                                            劉天賦

前言
 流經岡山區中心的阿公店溪有一小段是南北走向此段溪流西邊信義里的大部份土地日治時期稱為「街尾崙」[1]意謂阿公店街街尾的高地」1943年遷庄到大遼里大遼路地區可參見〈協和、街尾崙、拕子的遷移〉居民大多姓「藍」及「蔡」在岡山你遇到姓藍的朋友幾乎百分之百是大遼人
 在白色恐怖時期因「基隆市工作委員會案」被槍殺的藍明谷,就是岡山街尾崙人,他的二弟,他的二弟蔡川燕因國共惡鬥無法回臺灣,在中國定居並且改名換姓,他的妻子藍張阿冬因他而被牽連在綠島「感訓」一年。本文是筆者在多年研究相關資料之後,於今年九月到十月間,拜訪藍明谷仍住在大遼里的五弟藍義彥,以及到臺北市拜訪其女兒藍芸若後寫成。

藍土生藍明谷之父
 藍明谷的父親藍土生自小是孤兒但做事勤勉忠厚老實與同庄的氏妹結婚入贅蔡家經營醬油工廠經營得很成功,買了數甲土地並蓋了洋樓在地方頗有聲望的藍土生在國民黨政府來臺後成為第一屆的大遼里里長並曾擔任第三屆岡山鎮民代表[2]不過藍土生的土地後來由於三七五減租以及公家機關的徵收而減少很多,像現在岡山農工的校地就大部份原本都是藍土生的
 藍土生夫婦共育有五男二女男的分別是藍益遠藍明谷本名),蔡川燕(李河民本名),藍微貯藍川滔藍義彥藍土生雖未上過學校但透過自學而有相當的漢學知識會講述《三國演義》等中國章回小說的故事給小孩聽讓小孩有相當的漢民族意識而由於岡山地區在日治初期曾發生阿公店大虐殺屠村事件[3]藍土生也會講當時日本軍警的殘暴手段給兒女聽

終戰前的藍明谷-藍益遠
 本名藍益遠藍明谷出生於1919是家中老大他在岡山公學校讀完六年的課業後成績優秀的他繼續在岡山公學校讀兩年的高等科期間都擔任級長。公學校高等科畢業後藍益遠就讀臺南師範學院畢業後到枋寮公學校教書三年1940年調到老埤公學校現屏東縣崇文國小),[4]教不到一年藍益遠在1941到東京與已考上「東京醫學專門學校」的蔡川燕會合。有抗日及漢民族意識的藍益遠,準備到中國繼續升學
 在東京準備繼續升學的藍益遠與蔡川燕,以及同一時期到東京的岡山青年,包括王荊樹、張順安[5]等,曾成立發揚漢民族意識的「興漢會」。[6]據與藍益遠同時期到日本留學的張順安表示,他是「深怕被抓去當軍伕」而到日本繼續讀書,筆者在訪問藍氏家人時,也有聽到這種說法。[7]
 後來藍益遠以考取日本在北京設立的「東亞經濟學院」的方法,到了中國。依照目前大部份的研究像藍益遠等不滿日本統治作為的臺灣知識份子主張要透過強大中國祖國),來強化同為漢民族的臺灣人非武裝抗日行動的能量由於臺灣總督府在1930年代以後嚴厲緊縮臺灣人民主運動的空間苦悶的年輕知識份子只好出走臺灣到日本或中國本土進行各種積極或消極的「抗日」行動。到中國進行抗日的這些臺灣青年,比大部份臺灣人提早接觸到國民黨以及共產黨的鬥爭,理解到「中國」不是只有一個,也理解到「祖國」的複雜、落後,與必須要被「改造」。
 1942考上北京亞經濟學院」的藍益遠來到當時由日本控制的北[8]他就在這個時期與後來成為戰後臺灣鄉土文學先驅的名作家,高雄美濃人鍾理和相識[9]成為鍾理和一生最要好的朋友[10]
 由於經濟學科的內容不符合他喜好文學的個性加上不願再由家中支援經費藍益遠讀了一年,透過朋友介紹到河北省南部的新鄉擔任當地劉姓商的記帳工作直到日本戰敗這段期間19449月提早畢業的蔡川燕到達北平,在天壇附近的「華北防疫處」找到工作負責培養疫苗和血清這工作對於他後來在中國的發展有相當大的影響[11]

兄弟分工,一臺一中
 1945815被投擲二顆原子彈的日本宣佈戰敗投降過了幾天藍益遠就回到北,與蔡川燕及鍾理和重逢。藍益遠於此時改名為藍明谷。
 日本戰敗臺灣重新成為中國領土因為不滿日本統治而到中國發展的藍明谷等人並沒有高興太久藍氏兄弟得知被派去接管臺灣的陳儀政府相當腐敗,以古代社會方式統治現代化的臺灣造成社會倒退的亂象讓藍氏兄弟開始思考要選擇支持共產黨還是國民黨有反抗政府思維的藍氏兄弟當然是認為共產黨比保守封建的蔣介石國民黨好但是藍氏兄弟也是要面對家庭的問題
 於是基於分工的原則兼顧理想與現實老二蔡川燕留在中國,19466與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坐火車到張家口投奔中國共產黨「打倒蔣介石建設新中國而努力作為大哥的藍明谷,則必須回到國民黨控制的臺灣負起作為家中老大的責任在藍明谷前,會講中文又會日語的他,在北平曾擔任教導臺籍日軍中國歷史及國家觀念的講師在蔡川燕投奔共產黨後明谷即與王荊樹搭上救濟總署的船到上海,他在上海待到同年10才再搭船回到在這四個月期間明谷到李偉光的上海臺灣同鄉會並與有共產黨身份的同鄉林昆往來,對於共產黨的理論與思想有更深入的了解成為共產黨的地下黨員。[12]
 藍明谷於194610月中旬回到岡山的家,此時家中經濟不再像之前優裕,街尾崙庄於1943年因成為軍事用地(也就是戰後成為信義里眷村及空軍醫院的區域),被遷庄到岡山大寮(戰後改名大遼)以東的現址。藍明谷找到臺灣省教育會編輯組的工作,隻身北上。[13]

回到臺灣的藍明谷
 藍益遠北上後,與先回臺灣的王荊樹與陳本江合租日式房舍居住。藍益遠到臺北不久,共產黨在臺組織就與他聯繫,並要藍寫自傳入黨。在同一時期,他透過陳本江的關係認識張阿冬,很快的,兩人在1946年底結婚。[14]
 藍明谷於1947 年元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在臺地下黨員,同年2月,藍益遠到基隆中學擔任國文教師,校長是鍾理和的二哥鍾浩東,也是地下黨員。
 鍾浩東(1915-1950)是鍾理和的異母弟。他是兄弟中最會讀書的,自小即聰明過人,讀完高雄中學後就讀臺北高等學校畢業,明治大學政治經濟系還沒畢業,具有「素樸祖國情懷」的鍾浩東,就到中國投入抗日運動的行列。一開始被誤以為是間諜而被軟禁半年,後來國民黨了解其動機後,鍾就在廣東地區負責地區宣傳及組織動員的政治工作。鍾浩東在抗日後期理解國民黨的階級屬性後,逐漸左傾。鍾於19464月返回臺灣,8月受聘擔任基隆中學校長,擔任校長期間積極於延攬各方人才來擔任老師,藍明谷即是其中一位。[15]

基隆市工作委員會案
 1947年二二八事件後,對國民黨失望的鍾浩東校長開始組織團隊,並加入共產黨。19479月,成立中國共產黨「臺灣省工作委員會基隆中學支部」,學校不少老師都是幹部,後來擴大改組為「臺灣省基隆市工作委員會」。1948年秋天開學後,鍾浩東籌辦批判國民黨政府的地下報紙《光明報》,內容主要在啟蒙臺灣人及報導國共內戰實況,由藍明谷合擔任主筆。《光明報》由支持共產黨的志工以半夜張貼及發送的方式散布,放在基隆中學學校教室,或是由臺大的相關團體學生幹部負責散布。[16]
 據筆者曾經拜訪的另一位因案被關15年的橋頭筆秀人,五林國小李榮源主任表示,他們在橋頭也會收到《光明報》,並負責發放,可見此份刊物在臺灣散布之廣。[17]
 基隆中學的行動在《光明報》發行一年後被破獲,此案是國民黨戰後白色恐怖的第一案,史稱基隆市工作委員會案」或「基隆中學案。在1948年之後,國民黨雖然在中國大陸步步敗退,但是先遷到臺灣的特務組織越來越多。19498月,有幾位在臺大法學院的學生被捕,特務組織保密局依他們的口供掌握線索,92日凌晨,調查佈線已久的特務衝入基隆中學校園,抓了數十人。後來在99日又有另一波到校的逮捕。此案包含鍾浩東在內,有十幾名被判死刑,多人被判刑十年以上,許多相關學生被「交付感訓」一至二年。[18]

藍明谷的逃亡、投案、槍決
 藍明谷在發現校長及同事被捕後,92日帶著懷孕的妻子及兩歲的兒子,連夜回到岡山老家。藍明谷在家中深入簡出,但後來仍覺得不安全,於是開始離家逃亡的日子。
 藍明谷為了避免被捕,以四處移動的方式,躲藏在不少地方,包含高雄火車站附近的妹夫家,美濃尖山鍾理和弟弟鍾里志的住處,鍾理和家的後山,屏東內埔。藍明谷10月初與另一位基隆中學的同事,美濃人李旺輝,躲到今天那瑪夏區。[19]
 鍾鐵民親口告訴筆者,他還記得那時藍明谷躲在他們美濃親戚家,為了打發時間,聊到無話可講的時候,他和藍明谷拿著紅色屋瓦碎片,丟射牆壁比看誰準。
 1950年初,藍明谷到屏東內埔找原本在基隆中學擔任總務主任的鍾國輝,鍾國輝帶他躲到大武山。鍾國輝與李旺輝在9月被捕。1014日,鍾浩東、李蒼降(李友邦的侄兒)、唐志堂等三名基隆工委會的成員被槍決。由於長時間抓不到藍明谷,他的父親、妻子、襁褓中的女兒、妹夫等人,都被情治單位以窩藏罪犯的罪名逮捕,要逼他出面,藍明谷於是在1228日到高雄市第一分局自首。[20]
 藍明谷被捕後,於1951326日宣判「死刑,禠奪公權終身,全部財產除酌留其家屬必須生活費用外,沒收之。」藍明谷在同年429日,被帶到水源路林口里刑場槍斃。[21]

蔡川燕 1922-1946
 接下來補述戒嚴時期因為國共不相往來而無法回到臺灣的藍明谷二弟,後來成為中國著名病毒學家的李河民。他和藍明谷一樣到日本留學,然後到中國工作,戰爭結束後與中國共產黨接觸,進而加入中國共產黨,留在中國,他直到20世紀末才再度踏上臺灣的土地。
 李河民,原名蔡川燕,1922 年出生於岡山街尾崙,因為父親藍土生是入贅蔡家,故第二個兒子從母姓。16歲時,父親將他送到屏東讀屏東農校,畢業後他在1940年到了東京,後來以自學的方式,在1941年考上東京醫學專科學校(現在的東京醫科大學)。[22]
 19449月,因為戰爭而提前半年畢業的蔡川燕到了北平,到日本駐北京醫療機構「華北防疫處」工作。[23]1945815日,日軍投降,二次大戰結束,蔡川燕也因而失業。19466月初,蔡川燕為取得醫生資格,進入北平的協和醫院第一衛生事務所學習。一位他東京醫專的學弟也在事務所,經過觀察互動,身為共產黨地下黨員的學弟向他表明身份,蔡川燕在與藍明谷討論後,於6月底與志同道合的臺灣同學,變裝成平民,由北京搭火車到中共控制的「解放區」工作。[24]

1946年後的「李河民」
 19466月,蔡川燕與朋友在共產黨地下黨的安排下,進入共產黨控制的張家口。為了掩飾身分及保護在臺灣的家人,蔡川燕為保護臺灣家人並隱藏身分,自此改名「李河民」。他被分到衞生部,到「白求恩醫大附屬醫院」擔任軍醫;19484月,在一家農場的舊房舍成立了「華北防疫處」,生產牛痘疫苗、破傷風類毒素和抗毒素。1949年二月,中共攻陷北平,李河民第一批進城,接管中央防疫處,到各地調查及控制疫情。1950 年,他擔任中央衛生部防疫總隊大隊長。[25]
 1951年,李河民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批到蘇聯深造的留學生,他在蘇聯留學4年,獲得醫學副博士的學位。1955年回國,李河民在中國藥品生物製品檢定所(中檢所)工作,歷任中檢所病毒室副主任、主任、副所長、所長、名譽所長。李河民還擔任過北京市政協常委、全國臺灣聯誼會副會長兼北京市臺灣聯合會會長和名譽會長。
 李河民在中國文化大革命時期,由於臺灣人的身份,被下放勞改,大女兒在李河民被勞改時期也被下放到內蒙因病造成終生殘廢。在文革結束後,李河民仍無怨無悔的投入中國醫療的研究,1983年世界衛生組織西太辦事處主任到中國考察時,肯定李河民在肝炎研究上的成就,中國政府亦確認他所領導的檢定所肝炎研究室為「國家肝炎研究中心」。李河民在19452002年間,共發表論文和研究報告130多篇(1994年以後發表共100篇),內容涵蓋衛生防疫、疾病預防控制、病毒病原學和免疫學研究、生物製品研製和品質控制、生物製品標準化等領域。[26]
 此文書寫近完成前得知,李河民先生於2016929日凌晨病逝,享壽94歲。

李河民與臺灣的聯繫
 藍明谷被槍決後,藍家的人本以為在中國大陸的二弟也是凶多吉少,故也替蔡川燕申報死亡。直到中國開始對臺灣進行溫情方式的統戰廣播,請李河民到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對在臺灣的親人喊話,藍家人才從一位在大遼里佛光寺的出家人口中得知,知蔡川燕還好好的活著。後來藍家老四藍川滔,在美國的航太專家,透過到北京講學的同事的協助,終於聯絡到己改名的李河民。
 在中國衛生部的安排下,李河民趁赴美交流期間見到弟弟和大妹。在臺灣解嚴後,李河民終於回到岡山,與睽違數十年的親人見面,但已見不到雙親的最後一面,成為他一生最大的遺憾。後來也曾數度回臺,拜訪藍張阿冬及為藍明谷書寫訪查的藍博洲等統派朋友。李河民日語及華語都很流利,但己忘記如何說臺語。[27]

出獄前的藍張阿冬
 前面提到藍明谷是基隆中學案最後落網的人,不過,要不是警方拘捕藍明谷父親與妻女作為手段,藍明谷也許可以躲得更久。藍明谷的父親在藍明谷投案後就被釋放,不過妻子藍張阿冬被控知匪不報,被判「感訓一年多」,被送到綠島,也是白色恐怖的受害者。
 藍明谷的妻子藍張阿冬雖是北人但是在1949年與藍明谷到岡山後住在岡山近30她把與藍明谷的兩個小孩養育長大一生未再結婚
 
   1913 年次的張阿冬 出生不久就被送給謝姓人家當養女,  1946 年因為朋友的關係認識藍明谷 藍明谷向她求婚 當年年底他們結婚。婚後不久藍明谷就到基隆中學上班 並協助鍾浩東推動基隆的共產黨組織工作 在家顧老大的藍張阿冬並不清楚藍明谷的工作 到了 1949 9 為避免被 捕, 藍明谷帶著張阿冬回到岡山大遼住 不久藍明谷就開始逃亡的生活 張阿冬則 在岡山大遼家中養育兩位子女。 [28]

   1950年末,政府以「藏匿罪犯」的理由,把藍明谷的父親與妻子、出生不久的女兒與姐姐和姐夫抓起來,藍明谷只好投案,夫婦兩人再也沒有見過面。藍明谷於19514月底槍決,藍張阿冬則在同年517日,成為第一批送到火燒島的政治犯,她在此受「感訓」一年,1952年春天從綠島釋放回到岡山,看到神主牌上的名字才知道藍明谷已經被槍決。[29]

出獄後的藍張阿冬
 出獄後的藍張阿冬沒人敢請她工作,幸好當時的岡山鎮長鍾藏欽認識公公藍土生,在他的擔保下,日治時期即已考到助產士證照的藍張阿冬,到1952年新成立的縣立岡山醫院擔任助產士。[30]
 縣立岡山醫院就是現在位於壽天路岡山消防隊對面的岡山秀傳醫院。縣立岡山醫院由當時岡山出身的省議員吳瑞泰爭取成立,原本位址是在現在的岡山分局,後來在19806月,高雄縣警察局岡山分局原址與縣立岡山醫院互換辦公地址。199910月經高雄縣議會正式通過,推動改為公辦民營,2000223日,由秀傳醫院接辦至今。現址在日治時期是岡山郡役所,戰後改為岡山區署,區署取消後成為岡山分局所在地,直到1980年改由岡山醫院使用。
 藍張阿冬在家人的協助下,在岡山醫院工作到65歲退休,辛苦的扶養兩位小孩長大,退休後與兒子、女兒住,直到2013年過世。老大藍健東畢業於岡山國校、岡山初中、臺南一中、中原理工物理系,他在第一次申請出國時,因父親的身分受到阻撓。後來在1984年有機會到美國工作時,他就馬上移民美國。[31]
 老二藍芸若畢業於岡山國校、高雄市立女子中學(現新興國中)、高一就讀左營中學,高二插班至臺南女中、臺灣大學中文系,擔任新北市金山高中國文老師。藍芸若在國民黨控制的教育下,原本覺得父親是匪諜對她來說是段不光采的過去。但是她在1993年從左營中學學長陳芳明口中得知,父親藍明谷是位了不起的人,而且應以他為榮之後,她才不再以父親所做的事為恥。[32]

四弟藍川滔(1935-
 藍川滔是藍明谷的四弟,李河民是他的二哥,他與兩位兄長一樣,也是很會讀書考試的學生。他在岡山高中畢業後,[33]考上臺灣大學土木系,是岡山大遼里第一位考上臺大的子弟。[34]
 藍川滔在讀臺大時就有傑出的表現,當兵後參加高考,是那年的前三名,也是專業科的狀元。他被分發到公路總局上班,頗得長官器重。後來看許多同事都在參加留學考試,臨時起意也去考看看,結果就申請上明尼蘇達大學土木系,後來到紐約大學改念航太系。據說因為他是透過公路總局的管道出國,所以才沒有因為兄長是政治犯的問題被警總刁難,而順利出國。
 藍川滔到紐約大學得到博士學位後,就到坎薩斯大學航太系擔任教授,退休後成為該校的名譽教授,[35]藍川滔曾數度回臺探親兼講學

結語 
 在筆者研讀資料及訪問時發現,藍張阿冬在世時,曾經協助民進黨1993年的老人年金選舉文宣廣告,旅美的藍明谷兒子藍健東長期支持僑社的民進黨活動,女兒藍芸若和他父親一樣擔任國文老師,已退休。20164月,她去北京探望生病的二叔後與中國官員對談,當官員要求這位以往同志的女兒支持「九二共識」時,她說:「一國兩治下的九二共識,我無法接受。」
 令人不禁要問,如果藍明谷等人看到今天臺灣的國際處境處處受中國打壓,他還會支持現在的中國共產黨嗎?
 






參考書目
江明樹(2008)《李旺輝傳》。高雄市:宏文館。
李敖審定(1991)《安全局機密文件:歷年辦理匪案彙編下冊》。臺北市:李敖出版社。
張常美等主述,曹欽榮採訪整理(2012)《流麻溝十五號:綠島女生分隊及其他》。臺北市:書林。
許雪姬主編(2015)《獄外之囚──白色恐怖受難者女性家屬訪問紀錄(下)》。新北市: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
蔡文章主編2014)《戀戀岡山走讀阿公店。高雄市:高市文化局。
謝培屏編輯(2014)《戰後臺灣政治案件:藍明谷案史料彙編》。臺北市:國史館。
藍博洲(1991)《幌馬車之歌》。臺北市:時報文化。
藍博洲(1997)《高雄縣二二八暨五〇年代白色恐怖民眾史》。高雄縣鳳山市:高縣府。
藍博洲(2001)《消失在歷史迷霧中的作家身影》。北市:聯合文學。




[1]臺語發音為ke-bóe- lûn」的街尾崙在移到現址後,是個以務農為主的農村某些聽不清楚聚落名稱的人會誤以為地名是發音為ke-bó-nn̄g「雞母卵」
[2]丁崑健總撰,《續修岡山鎮志(岡山鎮:岡山鎮公所,2010),頁156215
[3]可參見劉天賦,〈阿公店大虐殺事件之研究〉,《高縣文獻第二十四期(高雄縣鳳山市:高縣府,2005,頁131-154
[4]內埔公學校於1924年設立分校「老埤分教場」,於1928年獨立為老埤公學校」,1941年改名「老埤國民學校
[5]張順安,岡山街尾崙人,醫生,曾任第一任岡山衛生所主任,第一任高雄市衛生局長,臺北市性病防治所所長。退休後開設岡山峰田醫院。
[6]藍博洲,《消失在歷史迷霧中的作家身影(臺北:聯合文學,2001),頁245-247
[7]蔣榮福,〈公衛醫學的先驅者-張順安醫師〉,《戀戀岡山 走讀阿公店(高雄市:高市文化局,2014,頁152。筆者於20161024日拜訪仍居住於大遼里的藍義彥先生,他表示那一批岡山人士中,還有包含陳通和、陳本江、王荊樹,及後來在岡山國小服務的藍高山老師。
[8]藍明谷就讀的學校校名,在各種資料中名稱不一,筆者於20161023日拜訪藍明谷先生的女兒藍芸若老師,她表示該校正確名稱為亞經濟學院」
[9]許雪姬訪談,辛佩青紀錄,〈藍健東、藍芸若兄妹訪問紀錄〉《獄外之囚──白色恐怖受難者女性家屬訪問紀錄(下)》(新北市: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2015),頁117
[10]筆者於2010年三月因參加「阿公店溪文學獎」評審活動,與鍾理和之子鍾鐵民談論藍明谷與鍾理和的關係時,鍾鐵民親口告訴筆者他們的深厚友誼。
[11]藍博洲,《消失在歷史迷霧中的作家身影》(北市:聯合文學,2001),頁254-255
[12]藍博洲,《消失在歷史迷霧中的作家身影》,頁290-291
[13]藍博洲,《消失在歷史迷霧中的作家身影》,頁294
[14]許雪姬訪談,辛佩青紀錄,〈藍健東、藍芸若兄妹訪問紀錄〉《獄外之囚──白色恐怖受難者女性家屬訪問紀錄(下)》,頁118
[15]藍博洲,《幌馬車之歌》北:時報文化,1991)頁51-104
[16]藍博洲,《消失在歷史迷霧中的作家身影》,頁312-313
[17]李榮源與岡山劉厝人,五林國小校長劉森田涉及「李武昌地下組織案」,劉森田被槍決。請參見網路資料http://www.southnews.com.tw/Myword/07/myword_07_017.htm
[18]李敖(審定),《安全局機密文件:歷年辦理匪案彙編下冊》(臺北市:李敖出版社,1991,頁1-9
[19]江明樹,《李旺輝傳》(高雄市:宏文館,2008),頁114-125
[20]藍博洲,《高雄縣二二八暨五年代白色恐怖民眾史》,頁129-130
[21]謝培屏編輯,《戰後臺灣政治案件:藍明谷案史料彙編》(臺北市:國史館,2014),頁645
[22]藍博洲,《高雄縣二二八暨五年代白色恐怖民眾史》,頁133-134
[23]藍博洲,《消失在歷史迷霧中的作家身影》,頁254-255
[24]藍博洲,《幌馬車之歌續曲》(臺北市:印刻文學,2016),頁181-183。《幌馬車之歌續曲》將他2001年書寫出版的藍明谷傳記增補新資料,寫得更加仔細。
[25]朱真一,〈早期留俄的臺灣人(1):李河民(蔡川燕)醫師及其他〉《臺灣醫界》,Vol.51, No.1, 20081月。
[27]許雪姬訪談,辛佩青紀錄,〈藍健東、藍芸若兄妹訪問紀錄〉《獄外之囚──白色恐怖受難者女性家屬訪問紀錄(下)》,頁132-33
[28]許雪姬訪談,辛佩青紀錄,〈藍健東、藍芸若兄妹訪問紀錄〉《獄外之囚──白色恐怖受難者女性家屬訪問紀錄(下)》,頁113-118
[29]許雪姬訪談,辛佩青紀錄,〈藍健東、藍芸若兄妹訪問紀錄〉,頁119-120
[30]張常美等主述,曹欽榮採訪整理,《流麻溝十五號:綠島女生分隊及其他》(臺北市:書林,2012),頁427
[31]許雪姬訪談,辛佩青紀錄,〈藍健東、藍芸若兄妹訪問紀錄〉,頁112
[32]張常美等主述,曹欽榮採訪整理,《流麻溝十五號:綠島女生分隊及其他》,頁447-448
[33]張常美等主述,曹欽榮採訪整理。《流麻溝十五號:綠島女生分隊及其他》,頁403
[34]許雪姬訪談,辛佩青紀錄,〈藍健東、藍芸若兄妹訪問紀錄〉,頁116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