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4日 星期五

岡山福德祠考據與花蓮來的狛犬


                                                                                               劉天賦

 壽天宮後方有間福德祠,她和壽天宮一樣,這兩間岡山街的廟宇,他們的現址,都不是「原址」。而福德祠前的一對「聖獸」,長期以來,許多人都以為,由於福德祠是在1987年才重建,所以應是漢人寺廟常用的「石獅」,可是這對聖獸又不太像是石獅,因為兩隻嘴巴一開一合是符合狛犬的條件的,即使肯定是狛犬的朋友,也一直不清楚是從那裡跑來的。



 

阿公店街福德祠

 《鳳山縣采訪冊》記載,在清領時期,阿公店街有一間福德祠,在「縣北四十里,屋二間,光緒二十年黃應年董修。[1]在日治以前,阿公店街就有這間福德祠,而在1895年日本接手統治台灣時,由黃應年負責整修。

 依據日治時期的地圖[2]以及福德祠後方的石碑記載,她當時的位置,約當在現在的維仁路與壽天路壽華路交叉口北側,當時這個區就是府城透過水路運載貨品到阿公店街的渡口周邊,是貨物上下船的熱鬧地方。福德祠應是運貨的人員共同集資興建,用來祈求輸送貨品過程平安的守護神。

 在阿公店溪還未截彎取直之前,阿公店溪河道是從現在壽天國小南行,經過原本中山堂東側,在現在壽天路維仁路交叉口轉向東,大致沿著現在的壽天路東行,到現在的仁壽橋再南行,經過燦焜梅園,佳來五金行東側,經過樂群村與勵志村的交界,穿過河堤公園中間,再進入阿公店溪。

 依據1898年台灣總督府民政局的記載,當時的福德祠,曾一度被政府利用作為「警察署巡查宿舍」。[3]同一年的另一份調查,則記載了更清楚的福德祠資料。依照〈民政局縣治課調查寺廟等相關事項及布教狀況〉,阿公店街的福德祠建築土地有246坪,建立於明治28年(1895)。[4]

 岡山有名的「籃子籗會」廟會市集每年舉辦三次,第二次是在農曆814日,就是因為這間福德祠當時的土地公生日祭典,是舉行在815日。在1935913日的《臺灣日日新報》就為當時人山人海的盛況作了報導:

 〈岡山土地祭前一日 臨時市場之盛況 此種老例得全島未有〉

 岡山郡岡山,依例于去十一日即古曆八月十四日,為土地公祭前一日,各種農具,竹編類,黃麻魚網工家具類等,均集散於岡山,為臨時市場。是日沿海方面,近自頂茄苳定,蚵寮,赤崁;山腳方面遠自旗山郡下;嶺口方面,又由臺南州關廟歸仁方面而來者,亦不可勝計。

 隣近鄉村,需用之人,皆出而爭購。商品最多者,為竹編類家具,次農具黃麻等。十一日自午前八時起各商雲集,至十時頃,各種商品重疊于街路兩邊,堆積如山。人山人海,幾至無立錐餘地。午後三時人漸減去。而各種商品沿途運搬,亦極雜沓。翌十二日,所有諸殘品,賣者賣,或運回,正午遂不見形跡矣。

 1931年開始到日治結束,政府一直在整治阿公店溪中下游河道,以截彎取直的方法加速排洪。大概在1937年前後,福德祠和壽天宮一樣,因為河川整治的原因而被政府拆除。但是筆者曾看過一筆資料,在日治1937年後的「皇民化政策」時期,曾實施過一陣子的「寺廟整理運動」,背後動機是拆除漢人信仰的廟宇,讓台灣人改信日本的神社。資料顯示,那時全台灣第一名,是岡山郡!筆者相信,當時這兩間廟宇會被拆,絕對是有「一兼二顧,摸蜊仔兼洗褲」的功能的!

 

來自花蓮的狛犬

 去年四月,筆者在「壽天宮」的網站(現已停止),看到一段談論這對聖獸的文字:

 壽天宮旁的福德祠重建時,也需要守護神獅,當時的管委會就派人到花蓮,本欲在花蓮打造,卻見有花蓮神社留下的「狛犬」一對,十分合用,就購買並運回岡山。

 筆者看到這個說法,馬上轉貼到台灣重要的文史討論網站《鞠園》去詢問,是否真的有「花蓮神社」,而且,是否花蓮神社的狛犬有影像保留下來。

 結果,長期研究花蓮文史相當有成就的黃家榮先生,提供了他所珍藏的花蓮港神社狛犬還未移除時的相片,經過對比發現,福德祠前的神獸真的就是原本花蓮港神社的狛犬!

 筆者也詢問了正在編寫壽天宮廟誌的省岡中退休老師郭秋美,熱心的郭老師問長期擔任壽天宮委員的石平心先生,石先生表示,1987年壽天宮辦理自強活動去花蓮,他們在鄰近今日慈濟醫院(即花蓮火車站附近)一間類似超市的賣場,其中一家專賣古石物或石桌椅的店,看中這對狛犬。回岡山後,經過討論贊成購買此對現成的狛犬來守護即將完成復建的福德祠,由石平心和當時的總務郭土城去花蓮購買。

 別號「花蓮阿榮」的黃家榮推測,這對狛犬有可能在花蓮神社廢棄後,要改造成花蓮縣忠烈祠的時候,被上級單位─花蓮縣政府當廢棄物賣給了古董商。

 這對狛犬原本放在花蓮港神社,花蓮港神社是比岡山神社高一級的「縣社」,比岡山神社要早了近20年,創建於大正5年(1916年),。花蓮神社建位於花蓮市美崙山,供奉天照大神、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及開拓三神(大國魂命、少彥名命、大己貴命),神社階梯前有石燈籠和白石鋪成的參拜大道,參道經尚志橋(原為吊橋)延伸至中山路口。戰後神社改祀鄭成功、劉永福、邱逢甲等漢民族英雄。神社在1981年改建成中國北方建築之忠烈祠,即今美崙山忠烈祠。

 

 所以,現在岡山街區的兩座廟前的守護聖獸,都不是中國式廟宇的傳統石獅,而是日治留下來的狛犬,這應該可以成為人文的賣點,市政府不妨考慮一下,來作個行銷。

相關網站:《黃家榮》http://www.huangjiarong.com/2014/04/

《鞠園》<花蓮神社>的狛犬流浪到岡山? http://www.5819375.idv.tw/phpbb3/viewtopic.php?f=5&t=27965

 



[1] 盧德嘉,《鳳山縣采訪冊》(南投市: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93),頁188
[2] 吳進喜,施添福,《高雄縣聚落發展史》(高雄縣鳳山市:高雄縣政府,1997),頁191
[3] 溫國良編譯,《臺灣總督府公文類纂宗教史料彙編(明治二十八年十月至明治三十五年四月)》(南投市: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99),236-237頁。
[4] 溫國良,〈台灣總督府第一次(一八九八年)調查鳳山縣之寺廟略述〉,《高市文獻》第11卷第2期(199810月),頁18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