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8日 星期四

高中組第三名 食味

食味


岡山高中 陳品帆


 


 太陽很大,陽光很亮,空氣的濕度剛剛好。今天,是遠在台北的朋友阿木要來拜訪的日子。近來寒流發威,受不了台北濕濕冷冷的天氣,在電話中用如怨如泣的哀戚語調,向遠在南部的我乞討陽光。仗著與生俱來天性,南部人的熱情,一股腦兒的爆發出來,毫不猶豫的答應這件事情。


 


 我們踏著腳踏車,沿著阿公店溪出發,頭頂上的枯枝正以一種謙遜的微微佝僂的姿態,向後退去,過了這條小路,湛藍色的天空雄偉壯麗的擁抱著我們的身軀,朋友阿木愣愣地望著廣闊的天空,說道「南部的天空都那麼漂亮嗎?」我閉上眼睛,享受迎面來得微風,她的話此刻也飄進我的腦海裡。「當然!」我輕快的回答,卻覺得這句話,似乎少了點東西。對於活在繁榮都市的阿木而言,這片廣大的天空是奢侈的,沒有高樓大廈,少了高速公路,缺乏大型刊版,就是如此潔淨的天空,那對我而言呢?我不禁納悶得想了起來。


 


 我們的影子隨著陽光的剪裁,變的又短又矮,宣告了正中午的來臨。一向對吃很講究的阿木,早就查出一間鼎鼎有名的羊肉店,拿著地圖要請我為她開路。還需地圖?我不禁惱怒,我可是在這塊土地上生活了數十載年了,哪個地方我不曉得?真是太小看我了。我瞧了瞧地圖,馬上用不屑的眼神看著阿木,示意她跟上來。


 


  跨上了鐵馬,過了紅綠燈,左轉右拐得鑽進一旁的小路,東西南北的走上走下,一會兒我們停留在一家不起眼的羊肉店門前,阿木比對一下店名,不禁用狐疑的眼光望向我,我抬起頭,直挺挺地往裡面走去。當熱呼呼的羊雜湯一上桌,油花在湯面上,散發出不可思議的光亮與香氣,我們各盛了一碗,入口的中藥味,沒有一絲令人感到苦味,反而有回甘的滋味,羊肉嚼勁恰到好處,配上微辣的豆瓣醬,讓熱騰騰的白飯一下子就見底了。我從阿木滿足的臉上,找到屬於岡山人的驕傲,從她上揚的雙唇,得到身為岡山人的勝利。為了展現故鄉的魅力,並非只有岡山三寶「羊肉、蜂蜜、豆瓣醬」,我帶著阿木品嘗位於派出所對面,父親最愛吃的-小洞天燒餅,有甜與鹹兩種口味,甜的是圓形的,鹹得是扁形的,餅皮在咬下的瞬間,會有「喀嗤!」的聲響,一口鹹一口甜的,如此的絕配,難怪父親會成為忠實的顧客。


 


位於花店附近的一家麵店會開到凌晨,裡面的米糕令人食指大動,剛出爐的米糕,配上肉鬆,多片發亮的醃黃瓜,淋上豬油肉燥,在加上一碗冒煙的魚丸湯,常成為在夜深人靜讀書時,最思念的味道。而在外省村的小籠包,鮮豬肉配上扎實多層的麵皮,沾上外省老兵特製的辣椒醬油,頓時嘴吧發燙,欲罷不能。外省老闆的大嗓門,親切的對每個客人打招呼,讓怎個市場充滿喧囂的美好,而因為料好實在,只要吃上一籠就可以腆著肚子回家,所以常常不到中午店門口就形成一條長龍,晚來的不免向隅。黃昏市場的黑豆漿,濃醇香,所以母親時常拎著四五瓶回家,讓它成為早餐時不可少的營養糧食。岡山高中校門口直騎,轉彎後,遇到的一家小攤販「燒馬蛋」,聽歷 史 老師說,似乎只有在岡山有見過,油炸的金黃色的丸子,外面灑上白芝麻,金黃酥脆,甜而不膩,讓人齒縫留香,常成為我放學後的零嘴。


 


 我們挺著肚子回家,身上穿著一天的疲憊與說不出的滿足,阿木閃著發亮的眼睛說,想不到岡山是如此得臥虎藏龍,有如此多令人驚豔的美食。我默而不語,天空整個掉進了橘紅色的染缸中,我想起早晨阿木問的那句話「南部的天空都那麼漂亮嗎?」我的答案依然是肯定的,但我想加上多一些字句。「當然!但岡山的天空是最美麗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