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9日 星期一

在山與海與風之間


在山與海與風之間

                                  --2014與岡大會友人的日本四國之旅
                                                                    
                 
                                                                            邱靖婷                                 

      201410間,與岡大會一群朋友、幸福牙醫診所工作夥伴等,揪團前往日本的中國、四國地區旅行。一直以來已成定律,凡是岡大會相關的活動,我都以「排除萬難,優先參加」為原則,這次由於是輕鬆的「懶人跟團模式」,一切食住交通瑣碎細節都不勞自己奔波費心,一路吃香喝辣只需下車尿尿上車睡覺,所以,還特別帶了近年受腳疾所苦甚少出國的媽媽一起來。

    日本列島由本州、四國、九州、北海道組成。其中,四國的面積最小,都會化釜鑿的痕跡最淺,地理位置北臨瀨戶內海與本州對望,西面九州,南接太平洋,由德島、高知、愛媛、香川四個縣份組成。中國地區則是指本州最西端一帶,也稱作山陰、山陽地區,涵蓋廣島、岡山、鳥取、島根、山口五個縣份。這些地區,並不在一般觀光團的熱門路線範圍內,坊間旅行社出團極少,遊客以自助旅行居多,這一次,多虧主辦人幸福牙醫鍾院長費心規劃,我們一行29人自組一團,從3歲到75歲的大跨距年齡層,從台灣的岡山玩到日本的岡山,從大城玩到小鎮,一路上山下海,乘浪追風,訪田野,閱人文…..老少青春結伴暢遊,各個盡情盡興,可稱是一趟名符其實的豐盛之旅。

 

十分美觀的倉敷美觀地區,楊柳岸遙想江戶時代的庶民繁華。

     從遙遠的江戶時代保存下來,完整的石板街道、倉庫、商店、居宅建築群落,沿著石垣砌成的倉敷川河道,款款開展。這裡曾是江戶幕府指定的直轄地,當年是農產物資集散重鎮,可以想像,注入瀨戶內海的倉敷川上,舟楫往來,絡繹不息的商貿盛況。由於是轉運站,所以就近蓋了許多儲貨的倉庫,賺了錢的富商陸續蓋起一棟棟豪宅,逐漸形成頗具規模的聚落,由於多是白色牆壁,所以又稱「白壁之町」。這個景點,是我們下飛機後旅遊行程的第一站,也是除了大阪心齋橋以外,遇到最多觀光客的地方,不意外,其中又以台灣團為大宗,用摩肩接踵來形容,是一點也不為過。

    我們沿著河岸漫步,偶爾鑽進一旁的小店逛逛看看。媽媽腳力不好,不耐久行,幸好岸邊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休憩座椅,我們買了以本地特產葡萄製成的冰淇淋,坐下來,邊吃邊看風景。澹黃秋光中,楊柳風撲面微寒,青石橋伴著白色牆垣,安靜地守候著水面上油畫筆觸般的倒影,歲月若長河,雜沓人聲都隨川流漂洗成了背景,在旅行中吃的葡萄口味冰淇淋,酸甜滋味格外鮮明。

 

日本三大名園之一,艷陽下岡山後樂園熱不適暑。

     說到岡山後樂園,就不能免俗地提到它與金澤兼六園、水戶偕樂園並稱為「日本三大名園」的這個響噹噹頭銜,說實在,每次看到這種XX第一,或XX前幾大的排名,我都很想知道是怎麼評選出來的。若說倉敷屬於庶民共享的喧嘩,那麼這些日式庭園無疑是貴族獨擁的寧靜。後樂園以前是籓主的私人庭園,園名來自中國宋代文人范仲淹的名句:「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取其先憂「後樂」之意。園內除了藩主居所,還造築了水池、假山、能樂台、梅林、茶田…..等。沒錯,園裡有田,這是受中國影響實施井田制的遺跡,當然現在所見的田僅剩小小一隅,其餘絕大面積均早已改植綠草坪,這在日本傳統庭園裡是一個特例。

      日式庭園的精髓在布局,且受中國禪學影響甚深。後樂園屬於「迴游式庭園」,迴就是環繞,以園中水域為中心,設計環繞遊賞路線,一草一木,一土一石,均經精密計算才安置定位,務求每一個視點看到的景,都具圓融和諧之美。本人猜想,這設計有好處,就是可確保入園者不迷路,且在迴遊路線上所見皆美;但壞處也有(這僅是本人當日現場的感受),因為我們在日正當中之際遊園,路徑起初在林間穿梭,賞丹頂仙鶴雍榮華貴,探竹之茶棚發思古幽情,涼風習習,令人感覺優雅,感覺氣質,但繞過大半個水池後,走進偌大草坪,先是讚嘆這如茵織錦需要多少人力來維護!接著,很快,我就汗流浹背了,一時也無樹蔭可遮蔽,因為這路設計就是要人這樣走啊……,非得走過這段,前面才有遮蔭…….。於是,「後樂園」,就這樣變成「吼熱園」留在我的旅行回憶簿上。

 

在小豆島被「黃蜂」追逼之計畫永遠趕不上天氣變化

       這一趟旅行,我非常期待小豆島。瀨戶內海是個多島海,五百多個大小島嶼星羅棋布,近年來這一片海域上吹起了文創藝術風,在地文化,傳統產業,結合了新建築、新創意….,發展出極具特色的島嶼新文化,直島、豐島、犬島、小豆島…..聲名大噪,吸引絡繹不絕的遊人前往朝聖。

     當然,來往這些島嶼,搭船是一定要的,有非常方便的連絡船在島嶼間穿梭行駛,因為是內海,所以絕大部分時間風平浪靜。我們在午飯之後,從高松港搭船前往小豆島,蠻大的船,汽車、遊覽車都可一併載運。初航時,海面無波,太陽下閃亮著金色光點密密如同波紋的織錦,船在水路穿巡,與一座一座冒出水面的小島、石岩接近、遠去,無言且淡定,日復一日的相遇、別離。

      但是這時刻,我們其實淡定不得。打從出國前幾天就有氣象預測名為「黃蜂」的颱風逼近,且在小豆島這天前後,路徑將與我們交會,而今晚將是「終極對決」。預定行程是登島後遊覽一下午,晚上留宿小豆島,明天上午繼續遊賞,午餐後搭船離開。但已經十分確定,明天小豆島將被颱風籠罩,屆時船班取消,整團人馬若被困在這島,接下來幾天的行程都將大亂,所以島上行程必須壓縮在今天完成,明天趁早搭船閃人。為此我們的領隊焦慮不已,不斷打電話詢問船公司明天最後一班船幾時離開,無奈始終得不到肯定的答案,正所謂:天留我?不留?畢竟這種事還是要看老天爺臉色啊,這就是考驗領隊應變能力的時候了。

 

素顏的寒霞溪、二十四瞳映畫村、橄欖樹公園與7-11大搜刮。

      就在我們登陸小豆島時,天空已轉灰陰,安靜的海島,潮騷的空氣,遊客稀少,想必因為颱風將至,日本人早已避開出遊,只有我們這些外國觀光客,因為行程早已預定,只要在安全範圍內,還是必須按表操課。

       就在我們前往寒霞溪,搭乘纜車上山,俯瞰縱谷山林千百年溪流割蝕的怪石奇岩之際,山谷間開始飄起了微細的雨絲,抵達展望台約海拔600公尺,從高處遠眺瀨戶內海,感覺風漸強而寒漸沁,只見雲層低厚,遠方海天一派灰晦濛濛,山林靜寂,飛鳥無蹤,只有我們一團人員,和一些零星散客,趕在風雨變得更大之前,至少多拍幾張照片以茲證明到此一遊。

     寒霞溪的旅遊旺季是十一月的紅葉期,人們蜂擁而至一睹滿山滿谷盛妝的火紅;而我們今日來,原本就沒有期待楓紅,卻與颱風意外撞日,遂有緣一識寒霞溪在風雨來臨前的冷靜深沉、素顏之美。我們搭纜車下山,揮別寒霞溪時,天色又更暗些,在下一個訪客黃蜂颱風過境之前,應該沒再有人上山來了。

      在小豆島我們還到了「二十四瞳映畫村」和「橄欖樹公園」。「二十四瞳」是描述一位年輕女老師與12位小朋友之間相處的小說,1987年時為了電影拍攝而搭設的村落場景:學校教室、商店、教堂、民宅…..,非常真實的木造建築,保留至今供遊客參觀,也賣紀念品。離開「二十四瞳」時,其實天色已十分昏暗而我們已決定放棄橄欖樹公園直接進飯店了,但遊覽車開到附近時,司機先生不死心地刻意繞進去,想讓我們加減瞄一下。

      緩緩沒入瀨戶內海的山坡上,種滿了橄欖樹,理論上應該可以看見複刻希臘地中海小島浪漫Fu的藍白建築與風車造景,但因為沒有光線,天空、海洋、遠方小島、岸邊的房子與山坡上的植物,全都和解成了一種漾著青色基調的深淺灰,隨著天光暗淡,在那些多層次的青灰裡,逐漸調入了越來越多的黑色顏料,儘管如此,同團的年輕人們還是很High,吱吱喳喳到處拍照:自拍、互拍、團體拍……,因為空曠,風持續在耳邊呼嘯,提醒我們,颱風更加逼近了。就在我們終於要回飯店的途中,好心的司機應眾人央求,將遊覽車停在路旁的7-11前,讓大家下車去,shopping。整車二、三十人同時湧入,大肆採購,原本在超商裡的兩三客人顯然嚇到了,以為遇上搶匪或發生甚麼事那樣瞪大了眼睛,畢竟,小豆島並不常有台灣團到來啊,這樣狂風掃落葉的搜刮,到底……

     在小豆島,我們入住溫泉飯店,吃好、喝足、泡湯、睡飽,隔天起了個大早,趕搭六點半當天最後一班渡輪到四國的高松,恰好平安躲過黃蜂颱風的正面追擊。

 

在浴火重生的淡路島領受了來自大師的愛、希望與勇氣。

     淡路島位於兵庫縣南部、瀬戶內海的東部,介於本州的神戶和四國之間,是日本第三大島,也是瀬戶內海第一大島,以全長四公里的明石大橋連接本州。這樣的地理位置,卻為淡路島帶來一場噩夢。洄溯1980年,日本政府填海造陸、建設關西空港,從淡路島等五個地區挖走了大量的土石,直白的說,也就是將淡路島作為土石採集場,結果,這一片海濱原本蓊鬱蒼翠的山林毀了容顏,成為裸露崎嶇、毫無生氣的岩石地。

     話說出身兵庫縣的安藤忠雄於1995年獲得建築界最高榮譽普立茲獎,同年一月十七日清晨,關西京阪神地區發生7.3級強烈地震,震央就在淡路島,瞬間灰飛煙滅,造成傷亡慘重,景物殘破,淡路島的命運進入最黑暗的一頁。當時,安藤立刻將普立茲獎金捐作賑災,並將手邊正在籌備的2000年日本花博(Japan Flora 2000)會場的淡路夢舞台建築群設計,加以修正變更,加入更多關懷大地的綠化元素,期許能為承受兩次重大創傷的淡路島注入新的生命力。
    瞭解淡路島悲情黑暗的過往之後,再來看這一區於2000年啟用的夢舞台建築群,倍覺意義深重。建築群包括會議場地、劇場、植物館、夢舞台本體以及威斯汀酒店(Westin Awaji Island)。因為團體行程時間有限的關係,我們只參觀了夢舞台本體,而這也是整個複合式建築群中最精華的一區:以100萬枚帆立貝拼貼成大水池底部的「貝之濱」,蓄著清澈的水,像是聚集了眾人的愛與祝福,為淡路島洗去哀傷。拾階而上,是著名的「百段苑」,由清水模砌成100個方型花台,栽植來自世界各國品種繁多的菊科植物,彷彿為曾受創傷的大地披上一件花之錦緞,整片斜坡朗朗面向大阪灣,重新擁抱繽紛彩色的世界,沉靜簡約的清水模不喧嘩不搶戲,默默守候海與山與生生不息的花草植栽。

     建築藝術如同文學、音樂….,可以撫慰人心。大師的建築療癒了大地,也療癒了心靈,安藤在淡路夢舞台寫真集「21世紀夢舞台」中有非常令人感動的一段話:「來到夢舞台的人們可以體驗到水、風、光、蔭、天空和大海等大自然的氣息,各種在日常生活中無意識體驗的樂趣,在這裡可以飽享無遺。21世紀大自然不會輕易為我們創造良好環境,人們需要憑自己意志積極地利用大自然,創造與自然環境共存的時代。…..我們必須對生存的環境有所意識並不斷地提昇。淡路夢舞台在2000年這個跨世紀的重要年代里程碑中誕生,從新世紀的開始,願被青山綠水所環抱的夢舞台能成為給予人們勇氣的地方。」雖然這一次沒有遊遍夢舞台每個角落,但是大師所要傳達的精神,則已深感於心。

 

因小缺憾而獨特,因小確幸而滿足。

    在不斷的旅行之中我早已學習到,沒有一趟旅行是完美無憾的,那些點點滴滴的小缺憾,都因為當時所遇到與發生的一切情境之無法預知也無法複製,所以更顯珍貴。即使沒有看到楓紅的寒霞溪、沒有見到夢舞台的海之教堂、沒有吃到大阪心齋橋大排長龍的一蘭拉麵、沒有登上金刀比羅山的365- 477-1368,旅行當時的心情與氛圍,都是量身訂作獨一無二的小確幸,就像小學生得到老師的貼紙獎勵般,貼滿記憶的旅人手帳。
 


   於是我將繼續旅行,珍惜與各種人事物千年一遇的相逢;也將不斷練習離別,練習慣看浮雲聚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白腰鵲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