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25日 星期五

大岡山白色恐怖之路竹燕巢事件

 




                                                                                                                                                       劉天賦

前言

大岡山地區位於台南與高雄兩大都會之間,在人際互動上,也受這南北都會的影響。大岡山區1950年代的白色恐怖組織,來自「台南工作委員會」的李媽兜在此發展出岡山、彌陀、橋頭糖廠、左營煉油廠等組織;來自高雄的「高雄工作委員會」的成員則在路竹與燕巢發展出二個地方組織。以下文章主要以官方資料統整事件脈絡,加入相關口述資料書寫而成。

路竹支部案

二二八事件後,大量不滿國民黨統治的台灣人加入反國民黨的組織,絕大多數參加最有行動力的中共地下黨。19477月,「中國共產黨台灣省工作委員會」之「高雄地區工作委員會」,由陳澤民、李份與獅甲國民學校教員朱子慧主導成立。[1]朱子慧在1948年經朋友介紹認識糕餅店員工盧燦圭,[2]盧於1949年初介紹路竹後鄉人黃溫恭加入,黃溫恭介紹兒時朋友陳廷祥與馬玉堂、黃金清等人加入,成立「路竹支部」。[3]

19499月,基隆中學校長鍾浩東的「光明報地下刊物事件」被破獲,全臺的工委會組織逐步被破獲。高雄工委會的成員於10月初開始陸續被捉,10月底陳澤民與朱子慧被抓,擔任路竹支部書記的盧燦圭於11月上旬被捕。但盧燦圭並未供出黃溫恭等人的資料。盧燦圭後來被判有期徒刑10年。

黃溫恭後來到屏東春日鄉的衛生所擔任主任,由於白色恐怖越來越風聲鶴唳,黃溫恭與馬玉堂、黃金清等人在195111月,向屏東國民黨黨部自首路竹支部的事,獲得免刑,但黃溫恭未說出兒時朋友陳廷祥加入的事。黃溫恭直到燕巢支部案爆發後,才被發現。

建國中學校長燕巢人陳文彬

在談燕巢支部案之前,我們必須先認識燕巢戰後初期的傑出人士,就是曾任台北建國中學校長的陳文彬。他戰後主要是在台北從事反國民黨的活動,但在二二八事件後,也曾回到燕巢一陣子,後來逃至中國,國民黨因而對他的家族相關成員,如親弟弟陳清祈實施更嚴厲的刑罰。

陳文彬本名陳清金。出生於燕巢,父親是燕巢大地主「陳傳」,1915年台南玉井的「噍吧哖抗日事件」爆發時,他因為同情及經援余清芳而被日警通緝,並且四處躲避達3年之久。[4]

1921年畢業於燕巢公學校高等科,進入台中一中就讀,1924年某次軍訓課以腳撥步槍而被教官毒打,陳文彬還號召罷課抗議軍國主義教育。畢業後至上海復旦大學留學,1925年,陳文彬到日本東京法政大學就讀社會系,在此時期成為共產社會主義的信仰者。1931年大學畢業,回台途中,因在船上發表支持中國孫文聯俄容共言論,被船上日本特高注意,人還未回到燕巢家,已有日警上門「了解」。陳不久後到中國上海找工作。

1932年在「中國公學」與「復旦大學」任教,居住於中共地下黨員李劍華家中,二人共同創辦《流火》月刊,介紹馬克思主義。1935年底,一家四口東渡日本。1936年二月應東京法政大學校長之聘獲得教職。19458月日本投降後,陳文彬於東京組織「臺灣同鄉會」與「東京華僑總會」。

陳文彬於1946年二月24日回到臺灣,即擔任臺灣大學與臺北師範學院教授。三月開始擔任《人民導報》總主筆(1946.3-1947.3)8月,受家長極力邀請,擔任台北建國中學校長(1946.8-1947.7)。接任後積極拓展校務,新學期增收外地來台工作人員子弟,打破男女分校傳統,男女兼收,因而報考踴躍。

1947年二二八事件時,陳文彬因擔任《人民導報》總主筆被通緝,但為保釋建國中學被囚禁學生而出面,被警備總司令部囚至五月中旬。獲釋後回故鄉燕巢,為陳萬琳、陳廷銓、蕭明發、陳萬壽等人「上思想教育」,介紹中共的「新民主主義理論」。

1949年五月陳文彬逃至中國,妻女於七月逃至香港,全家於9月團圓,陳文彬到人民大學擔任副教授。在大陸期間先後任職人民大學、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研究員、中國語言學會理事,當選第三、四、五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委員。1982 1111日凌晨逝世於北京。[5]

燕巢支部案及「陳文彬讀書會案」

路竹工作委員會的成員陳廷祥,後來吸收許土龍與陳清祈(陳文彬弟),於19499月成立「燕巢支部」,1951年至19527月間,陳土龍與陳清祈介紹吳清興、沈戊信、陳命宜、吳萬、許紹然、蕭辛溪等人加入燕巢支部。

19518月至9月,因為在陳文彬回燕巢時,曾「被教育」的陳萬琳、陳廷銓、蕭明發、陳萬壽等人被檢舉,燕巢支部的事件也同時東窗事發,陳廷祥(燕巢鄉公所民政股長)、許土龍(燕巢鄉公所幹事)、陳清祈(農會信用部主任、陳文彬六弟)、呂碧全(呂從周弟、岡中學生)、陳萬琳(農會總幹事)、陳廷詮(橫山國小教務主任)、蕭明發(農會理事長)、陳萬壽(高雄縣參議員),被内政部調查局台灣省調查處抓拿,解由保安司令部偵查起訴。黃溫恭被捕時擔任屏東縣春日鄉生所主任。[6]

經歷兩次審判,黃溫恭、陳廷祥、許土龍、陳清祈被判死刑,呂碧全、陳萬琳、陳廷銓、蕭明發、陳萬壽等人交付感化三年。

此案影響了整個燕巢的政壇,把日治時期在地栽培出來的菁英陳萬壽等人,包含鄉長、鄉公所民政科、燕巢農會總幹事等主要政治勢力連根拔除,燕巢鄉的政治勢力從此長期被國民黨控制,直到縣市合併。

黃溫恭

 燕巢支部案中最為人所知的是黃溫恭醫師,由於他在1953519日被槍決前一天寫給妻子兒女的遺書,竟被政府扣留未發,直到2008年才被外孫女發現,卻由於政府的規定只能拿到影印本,直到2011715日,才由當時總統馬英九手中拿到親筆遺書,但黃溫恭的妻子晚年失智,無法知道黃溫恭的遺書內容,早已在20097月過世。

父親黃順安19181926年間,為路竹大社公學校(後改名路竹公學校,今路竹大社國小)教師,1932年起經常名列路竹庄協議會會員,1935年至日本戰敗的1945年,皆為路竹庄第五保後鄉大字的保正,戰後為後鄉村第一至三屆(1946-1953)的村長。[7]今日後鄉的「順安路」即為了紀念他而命名。

黃溫恭於1920年出生於路竹,台南二中畢業後,至日本就讀齒科專門學校,二戰時期至滿洲國哈爾濱擔任醫官,戰後回到路竹開設當時唯一的一間齒科診所,後至屏東春日鄉衛生所擔任主任。

如前文所述,黃溫恭在盧燦圭的介紹下加入,介紹兒時同學陳廷祥加入,陳廷祥又到燕巢發展了燕巢支部,雖然黃溫恭在1951年自新,但在燕巢支部被破獲後,因為自新時未交代陳廷祥的部份被發現,因而被捕。

原本在19532月,由梅綬蓀擔任審判官的判決,黃溫恭被判刑最高的刑罰15年,但在上呈當時「復行視事」的蔣介石後,被老蔣於54日批示,「黃溫恭死刑餘如擬」,於是在516日被改判死刑,520日被槍決,享年33歲。

黃溫恭死後,妻子擔任教師將將三位子女撫養長大,但三位優秀子女的發展,都遭遇到黨國體制的各種干擾。

其他案:路竹吳東烈、吳錦江

 吳東烈為戰後少數就讀台大工學院的路竹優秀子弟,194911月,經由石玉峰的介紹,與施至誠加入中共省工委會學生工作委員會的「台灣大學工學院支部委員會」。

19505月,學生工作委員會與台大工學院支部同時瓦解,石玉峰與吳東烈則在6月畢業典禮結束後,一起南下逃亡,躲在吳東烈路竹家附近的山寮中。吳東烈找了台南一中的同學,師大史地系的陳榮添幫忙,在七月初將陳榮添的身分證照片改成石玉峰後,借給石玉峰用。陳榮添則在次日到戶政事務所申請補發,不料相關單位早在吳東烈等人失聯後,釘上了吳東烈等人的中小學同學,陳榮添不久即被捕,而吳東烈與石玉峰也很快被抓。

19521222日,吳東烈等三人被判死刑,195333日槍決於台北馬場町。

後來吳東烈的姪子吳錦江,在就讀逢甲建築系四年級時,參加「成大共產黨案」,於1973年被判有期徒刑15年,叔姪二人先後投入反國民黨的行列。[8]

 



[1] 王漢威,〈戰後中國共產黨台灣省工作委員會的組織與運作(1946-1950)(彰化:國立彰化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所碩士論文,2010) ,頁44

[2] 王歡,《烈火的青春:五〇年代白色恐怖證言》(台北市:人間,1999),頁178-179

[4] 程大學等,《余清芳抗日革命案全檔第2輯第1冊》(南投市:台灣文獻館,1975),頁5

[5] 以上資料出處,如未加註,主要整理自,藍博洲,〈遺恨未見九洲同—建中校長陳文彬的道路〉《沉屍流亡二二八》(台北市:時報文化,1991),頁281-312

[6] 蘇偉晉,〈分割的區域發展—以高雄縣燕巢鄉為例〉,國立台南台灣文化研究所碩士論文,20086月,頁184-185

[7] 鄭瑞明總編纂,《重修路竹鄉志》(高雄市:高縣路竹鄉公所,2000),頁435-436505531-533563-565

[8] 蘇福男主編,《阿蓮鄉地方耆老口述歷史專輯》(高雄縣阿蓮鄉:大崗山人文協會,2002),頁164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