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7日 星期二

台灣傳統戲劇、口白言詞欣賞(續)




作者:彌羅港文史協會創會理事長張哲男

前言

早期台灣傳統戲劇(皮影戲、布袋戲、歌仔戲),劇本內容多數取自中國明代的《 水滸傳》、《三國演義》、《西遊記》、《封神榜》……等小說。惟劇中故事內容雖然編自明代的經典小說,但為了在地觀眾能一目了然,看得懂、聽得懂,演師則需編撰一些通俗、流暢、文雅甚至調皮活潑的口白,引發觀眾興趣。因此才有台語七字仔、四句聯、對論……等台語詩、詞的出現,這些應該是台語文學的一種。

在這些劇本的每一齣戲裡,總是脫離不了生、旦、淨、末、丑五大角色,再配上佛、道、醫、素人等等。每一角色都具有獨特的口白,觀眾只要聽到出場時的口白,幾乎就知道何等人物即將現身,這就是台灣傳統戲劇口白的特色。茲將各種角色扮演的口白分別敘述如下列:


傳統戲劇的“生”早期有所謂文人書生、英雄武生­(武老生),出場的口白各有不同,有風花雪月、氣度悠閒文雅之詞,有俠義忠勇的壯烈之言,以當代戲劇來說,就是“男主角”、“男配角”。斯文帥氣,或稱是師奶殺手。

 

口白

離開家鄉日日深,可比孤雁宿山林;

雖然此地風景好,思念故鄉一片親。

 

十年寒窗萬卷書,得中一甲天下知,

萬歲階前賜御酒,後宮娘娘簪花枝。

 

白衣身染御爐香,人似神仙馬似龍,

且問榮華歸何處,聖朝天子重文章。

文人書生

 

狀元本是人間子,宰相原非天上兒,

好把六經勤黽勉,朱衣自有點頭期。

 

三更燈火五更雞,正是男兒立志明,

少年不把書勤讀,老來方悔讀書遲。

 

勤修實學孝為先,功名兩字且由天,

甘心屈守寒窗下,淡泊明志似神仙。

 

苦讀經書效聖賢,志望來日伴君邊,

誰憐十年寒窗下,都在金雞報曉天。

 

孔孟文章明古今,豈知書內有黃金,

少年不讀難成氣,御筆欽點天下吟。

 

讀書宜勸讀,今古事多知,

富貴皆由命,榮華自有時。

 

少小須勤讀,文章可立身,

滿朝朱紫貴,盡是讀書人。

 

英雄武生

 

達摩西來傳正教,修心養性練拳頭,

起手南山虎驚走,劍揮北海斬龍蛟。

 

英雄仗義好疏財,非是好漢做不來,

一生慣打不平事,扶危救苦逞壯懷。

 

君子處事不逞強,四海之內皆英雄,

集成忠勇孝義團,誅奸鋤惡保善良。

 

五湖四海皆兄弟,守心交友正定當,

患難之時相照顧,見義勇為稱英雄。

 

少年應有英雄氣,男兒要為天下奇,

委曲求全顧大局,事不三思終有悔。

 

千錘百鍊出鄉關,行俠仗義不等閒,

粉身碎骨吾無怨,留得英名在人間。

 

一拳打落天邊月,兩足點破陸地霜,

嫩草怕霜霜怕日,惡人定有惡人當。

 

天生好義性剛強,出生入死視平常,

一言九鼎命可拋,留得英名千古揚。

 

慣走江湖幾春秋,五湖四海任吾遊,

唯憑烈膽行正道,邪惡稱吾死對頭。

 

大丈夫久居義業,奇男子四海為家。

威名大振南北行,武藝高強眾所欽。

 

好交忠義友,專打不平事,

身為四海客,義勇急先鋒。

 

 


傳統戲劇的“旦”有正旦、小旦、老旦、苦旦之分,出場口白中有溫柔、端莊、賢淑、敦古禮教的傳統婦道言詞,以當代的戲劇來說,就是“女主角”、“女配角”。不是楚楚動人氣質美女,就是才藝雙全、歷練能幹之女流。

 

口白

春日麗秀萬物起,爭開鬧熱此聲時;

鶯聲鳥語窗前啼,正是太平樂豐年。

正老旦通用

望子成龍立大志,望女成鳳適相宜,

自古英雄豪傑士,全依母教建鴻基。

 

賢妻良母家道齊,賢相良將惠群黎,

須知聖賢同是人,端賴教養慎栽培。

 

望子成龍立大志,望女成鳳適相宜,

自古英雄豪傑士,全依母教建鴻基。

 

賢妻良母家道齊,賢相良將惠群黎,

須知聖賢同是人,端賴教養慎栽培。

 

正旦

青春年華似春花,轉眼秋霜花漸謝,

相夫教子傳家教,謹守婦德好名聲。

 

小旦

淑女舉止適端莊,性情溫柔心善良,

首先務知廉恥重,謹守清白敦古風。

 

日落西山紅,烏雲漸過東,

關門繡房坐,針黹是女供。

 

二八深閨女,紅顏苦相思,

婚姻未曾配,才子對佳人。

 

悶作西窗內,臨風半戶開,

月移花影動,疑是玉人來。

 

老旦

窈窕淑女許多春,暮景殘年孫成群,

媳賢子孝寬心慰,闔家和睦享天倫。

 

苦旦

海棠開透左單春,十里欄杆素白雲,

十月寒風陣陣冷,思念郎君心也酸。

 

坐在房內心悶悶,身倚欄杆訴白雲,

十月寒風微微冷,思念此事掛在心。

 

日落西沉暮色休,秋枕難眠我心愁,

十月寒風微微吹,金雞更叫奴心憂。

 

別後不知君遠近,觸目心涼多少悶,

漸行漸遠無書信,水闊魚沉何處問。

 

昔日情愛一片心,環境造成你反面,

自古多情空餘恨,獨留傷心斷腸人。

 

冷風對面吹,霜雪滿天飛,

滿腹酸苦恨,悽慘如碧梅。

 

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

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

 


傳統戲劇的“淨”就是心術不正、勾心鬥角、唯我獨尊、爭權奪利、專做壞事的小人。以當代戲劇來說就是“反派角色”。只追求個人名利、升官發財,置親朋好友或同胞的痛苦、哀號於度外。當今社會還真有這種人。

 

口白

我願逆旨逆朝堂,逆我軍令全家亡,

暝日思想金鑾殿,霸佔江山做帝王。

 

孤王生來性剛強,不願驅身居下王,

雄心覇圖千秋業,天無二日帝無雙。

 

孤似滄海一條龍,未知何日上九重,

一心思想帝王座,不知天地從不從。

 

 

中原禮儀笑四夷,傲笑吾邦無教理,

干戈一動理無用,登就金鑾改朝儀。

 

老夫在朝為宰相,一人之下萬人上,

萬里山河吾無厭,不管百姓死與亡。

 

老夫在朝為首相,兩班文武吾為強,

哪個禮儀失欽敬,恐他性命不久長。

 

官居極品入朝堂,逆吾之令全家亡,

不入吾黨先除盡,要奪九五為帝王。

 

日出漸漸紅,文武排兩班,

聲聲呼萬歲,保駕坐金鑾。

 

下期待續連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人生美味 吃蕃薯配芋仔湯

         高雄市客家青年藝文協會今年改選第三屆理事長,來自新竹寶山的曾淑琪不負眾望,將接手帶領理監事們,持續推動 「 客 語文學營」、「客色青 ( 青 ) 客語歌謠」、「客語正音班」等 藝文相關活動。     去年十二月十八日晚上 , 一場眷村戶外電影放映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