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9日 星期六

MILLAR為台灣「發聲」,高雄在地的手工製琴師 ~ 洪文與洪慶楓

 














做樂器可用的木材很多,但開發的人很少,多數墨守成規。我在台灣做就不一樣,推出10幾個型號,別人不敢用的,我來用,把聲音做出來。~ 洪慶楓

 

                       蔡明富 黃燈銅 曾煥祐 余佳穎 何怡諄 志工們 採訪

 

  2016年創立的台灣品牌Millar,工廠座落在高雄市梓官區是台灣目前唯一手工量產的高階全單烏克麗麗工廠,從吉他到現在的烏克麗麗,洪氏父子擁有超過40年的手工製琴技術。

 

主角老故事

   1970年代高雄成立楠梓加工出口區,吸引了大批外商公司進駐設廠。剛退伍的洪文第一份工作就是進入山葉公司(YAMAHA)生產樂器的工廠從基層生產線工人開始做起,幾年後榮升組長,負責模具、生產工具管理,直到2000年山葉公司外移才退休

   慶楓師傅就讀雄工夜間部時,在老爸建議下,白天到YAMAHA外圍的衛星工廠學習刀具的製作退伍後決心創業繼續投入刀具的研發,當時環境並不利於創業正猶豫時,YAMAHA內部製琴的協理,找上剛從技術部門主管退休的洪文幫忙洪文師傅引介了慶楓師傅進入YAMAHA工作,也順利解決了山葉內部的製程危機。洪文及洪慶楓父子多年在YAMAHA工廠中的磨練,奠基後來Millar手作烏克麗麗的標準化製程。

 

西進的風潮

   2005YAMAHA宣布從台灣遷廠前進杭州,配合西進的風潮,台灣開始輸出技術到中國,眾多工廠也跟著遷移洪文及慶楓一家人也前去一探對岸商情,洪慶楓說 :「我在大陸就是賣模組、教技術,教他們如何裁切琴、挖口等等,就是告訴他們如何做支琴。」,他又表示「在大陸五到六年,過同樣的日子,看著他們成品做出來,台灣卻什麼都沒有。自己又是技術人員,不如回來台灣自己做成品。」

 

不再做代工

  回台創業並不順利,剛開始製作21吋的烏克麗麗,面臨市場整體需求下滑的窘境工廠開著卻沒有訂單可以做,讓洪慶楓再度遇到創業的瓶頸,甚至一度要把工廠收起來這段時間,洪慶楓經手來自世界各地名貴的琴種諸多朋友、音樂家勸他說「不要再做代工,要自己做品牌」;他也向過去在YAMAHA服務過的老師傅請益,逐漸理出一個方向清楚的品牌路

 

台灣的黃檜

   慶楓想起夏威夷人喜歡用代表他們的木頭—Koa(夏威夷相思木)來製作烏克麗麗什麼樣木材能代表台灣又可以製作烏克麗麗呢?他想起台灣原生種的「黃檜」,他搜集材料,嘗試用黃檜製作烏克麗麗,四處去請教他拿起旁邊一支烏克麗麗,輕輕撥弦:「這支琴是玫瑰木加雲杉先拼起來再斜切,運用夏威夷木繩索工藝來修邊。」、「這支琴是黃檜配印度玫瑰木當側板,聲音不一樣;這一整支琴是波理維亞玫瑰木,鑲上木繩工藝修邊,聲音非常特別。」

 

創立品牌Millar

  Millar 是我美國乾媽的英國女婿的姓氏,她建議我要打國際品牌,進入國際市場。」,洪慶楓再表示「豆花仔』朋友建議,及多家烏克麗麗專賣老闆的幫忙下,2016年以募資平打出Millar創立品牌的第一槍,公告一週的時間內,就達成了50支,三十萬的募資成就」。Millar這個名字,在烏克麗麗玩家口耳間傳播開來。

 

木頭會呼吸

   為了和大量生產的合板烏克麗麗做區隔,洪慶楓一開始就決定只生產全單等級的手工烏克麗麗,為了讓品質夠好,製程中更有特殊的堅持。他解釋木頭不加熱彎曲的方法,「木頭是活的,有細胞毛細孔、脂肪,如果直接加熱毛細孔就變硬,多次局部加熱會讓木頭整體硬度不一,聲音的共鳴就會變質。」因此,他堅持使用耗時的冷壓技術,讓木頭的毛細孔持續呼吸每一個步驟都花上更長的時間,等它完全定型,才能再開始下一個製程。

 

噴漆加拋光

   洪慶楓師傅帶記者參觀工廠時,吐苦水地表示噴漆是過去我跟父親沒有接觸過的技術雖然只為烏克麗麗上亮妝,但是琴是靠著震動才發出聲音的,如果漆得太厚,像是蒙著口罩說話般,會影響烏克麗麗的音色,沒有了生命若上完漆在拋光的過程不注意拋得太多整支琴又得要重新來過,這個過程來來回回有時要噴十幾次,很是折騰人

 

臺灣的聲音

   在孫女應觀眾要求下,演出烏克麗麗獨奏時,洪文師傅表示,「現在Millar每個月有固定的手工琴量出廠,除供應台灣本地需求,也行銷到新加坡、中國,甚至遠至英國。」清昂的樂聲結束時,掌聲響起,洪慶楓接著說 「我在做琴,使用在地材料、本土的設計,打造屬於臺灣的烏克麗麗文化,讓世界聽見臺灣的聲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