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8日 星期一

十八分之一的記憶






 一棟一棟的倒塌在我的眼前生長在這裡的回憶,


 反而一幕幕在腦海裡浮現 ……..          楊俊傑 記錄


 



    二高新村是岡山十八個眷村改建之一, 也是筆者從小長大的地方二高新村還沒拆遷的時候, 腦海裡常常會臨摹拆除那一天的到來,會是什麼景況?是什麼機具拆? 哪裡先拆? 如何拆? 可是當怪手開進二高新村的那天下午, 轟聲巨響的第一面磚牆倒下,證明這一切都沒有太複雜, 少說80年以上的建築物,一棟一棟的倒塌在我的眼前生長在這裡的回憶, 反而一幕幕在腦海裡浮現, 二高新村延續了日據時代巨大的倉庫式建築,在童年的記憶裡, 整個村子就好比一個超大型的遊樂園, 在防空洞碉堡矮牆大水溝稻田果園間捉迷藏, 灌蟋蟀抓蜥蜴玩泥巴, 隨便一個角落都有著酸甜苦辣的記憶,不捨的感覺可以想見



 


如今的拆除行動,


更像是又一個時期的結束, 一個地方歷史的告一段落


    在記錄的過程中,不知不覺中吸收了好多好多人的回憶經驗知識, 往往每過一段時間就會對眼前的景物有感觸從彌陀來村子裡種菜種了幾十年的"阿輩"告訴我, 以前這裡的房子是日本人建造的, 哪個時候都會徵用, 附近梓官


陀的男丁來幫忙搭建, 提供三餐但沒有薪水, 就當時的日本人來說這裡是他們的基地, 就我爺爺那一輩來說, 這裡卻是安身立命之地。相較於於當時的建造,如今的拆除行動更像是又一個時期的結束, 一個地方歷史的告一段落



 


隨著村子越來越空曠, 即使這樣的想法也漸感力不從心


    拆除的過程動動停停, 所以我不時會站在瓦礫堆中探究腳下的痕跡, 或著貼近拆到一半的建築物, 不自覺得對這些原本藏在黑暗中數十年的木樑磚構產生好奇, 其中不乏有建築界的教授跟我分享他在這些廢頹建築中發現的少見結構或零件, 這不禁讓我聯想到 -- 一場大火燒個精光的岡山舊火車站, 一場意外損失的僅僅是一座火車站嗎? 眼前張牙五爪的怪手正在進行的又是什麼? 是否損失得將更多更多? 隨著村子越來越空曠, 即使這樣的想法也漸感力不從心


  


 


讓外地來的朋友 感受岡山特有的歷史文化


    台南安平古堡淡水紅毛城高雄旗津的英國領事館,無一不是歷史遺留下來的痕跡,在歷史與觀光上都有很具體的價值岡山在大興土木美化市容的同時,也可以對舊有的歷史遺跡多做保留, 讓岡山除了螺絲羊肉豆瓣醬盛名遠播


之外, 外地來的朋友更可以在岡山感受到不同於他處的歷史文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