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3日 星期六

高中組佳作 我與老爸的田園生活


我與老爸的田園生活


國立旗美高中 陳奕璇


我的家鄉位於楠梓仙溪的下游處的一個小村里──旗山區溪洲村,在這裡幾乎每戶人家的長輩,一定都是下田耕種的農人,我的阿公在三合院前面的田裡種了茄子、龍眼、荔枝、麻竹筍、破布子,更少不了旗山的名產──香蕉。另外,在離家七百公尺處小溪旁的沙洲上,種了許多地瓜,也有人種高麗菜、花生……等,在這裡取水非常方便,因為小溪就流經旁邊,水桶一提就能輕易打撈到水來灌溉,且這水質非常清澈,所以作物也生長得好。


小時後,常和老爸一起到河堤散步、運動,到河堤之前,會先經過竹林,老爸都會先在這裡檢根長竹枝,然後再經過一片香蕉園,而竹枝就會派上用場了,因為香蕉樹繁多,蕉葉扶疏,或往下垂或往上翹,其中難免會結著蜘蛛網,竹枝就是為了要把蜘蛛網打掉的。在這蕉園裡,光線被許多蕉葉所遮蔽而顯得昏暗,而且小徑迂迴、狹窄,所以走到出口時,總覺得又進入另一番天地。


出了蕉園後,面對的是高大的水泥河堤,而河堤下端雜草叢生,我和老爸爬上河堤最高處,放眼望去,左右兩旁盡是一大片蓊蓊鬱鬱的香蕉園,農人們正在蕉林裡穿梭著。在河堤我們除了運動外,另一個目的是撿石頭,每當跑累時,就會一邊走一邊休息,一邊觀察路邊的石頭。這石頭有大有小、奇形怪狀、顏色深淺不一,紋路斑點交織於表面,記得我們曾撿過形狀像御飯團的、像台灣寶島的……等,更厲害的是由表面凹凸紋路所勾勒出的「側身少女」,真的是非常的神奇,讓我不禁讚嘆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奇妙,這些都是自然界所孕育出的瑰寶呀!因此每次去河堤都會滿載而歸,老爸還笑說這些石頭以後要當我的嫁妝呢!


有幾次老爸帶我們全家去阿公的地瓜園採收,到了沙洲時,老爸就會脫下鞋子,我也有樣學樣,赤足踩在柔軟的細沙上,是多麼的享受啊!尤其是冬天像在溫暖的沙地裡做腳底按摩。接著,老爸帶我們到阿公的那塊田地,開始教我們如何採收地瓜:「首先,要把雙手伸近地瓜丘裡。」老爸邊說邊伸手下探,姐姐們也跟進,我則是蹲坐在沙上,戰戰兢兢的觸探著地瓜丘,因為我怕會摸到蟲子,不過還好我很快就摸到一條一條或一顆一顆的地瓜,「要抓大的出來,小的就留在裡面繼續讓它長。」老爸提醒著我們,於是,我和姐姐很快就上手了,我們挖了好多地瓜出來,而地瓜們也終於可以出來透透氣了。不過即使我和姐姐努力的挖,速度仍敵不過老爸,他像隻小狗發現骨頭似的,「沙─沙─沙─」的,身旁的地瓜早已堆積如山,我們東挖西挖,很快的就把一大片的地瓜園收成。此時夕陽的餘暉告訴我們該回家了!居住在溪洲這塊土地上的人們,對於大地的賜予,從過去到現在,從自給自足到處處皆食材的富足生活,都是抱持著感激的心情來耕作。


鄉村的生活,真是樂趣無窮,這可是很多人嚮往的生活,也是很多人沒有體驗過的經驗,我覺得自己能生長在這個村落很幸福!但隨著時代的變遷、科技日新月異,以及大自然災害,使得景物不再依舊,香蕉園變成房子,地瓜園因幾次的溪水暴漲被沖刷走了,很多與老爸一同走過的地方,也都面目全非了。不過這些因八八水災而沖刷下來的廢土,雖然讓那小溪旁的田看似荒蕪,但其實這些廢土都是極營養的沃土,或許能讓這裡再次生長出一片欣欣向榮的地瓜園,我期待著收成的那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