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9日 星期一

國中組佳作 懷念的巷口茶蛋香



懷念的巷口茶蛋香


  右昌國中 蔡佳祐


 


    自從升上了國中,每回K完書大都已是夜深人靜,一時之間如釋重負,雖然已逾子時,但精神還算飽滿,只是肚子稍有飢餓的感覺。此時,思想已不由自主地任由感官神經牽引著,理所當然地朝巷子口的便利商店尋覓食物。



   
深夜的街上人煙稀少,我帶著空洞的思緒快步地走進店門,商店內除了店員外,只有 一兩 個夜貓族散漫地晃動著,相較於白天,這會兒似乎顯得冷清許多。從自動門的框架往外瞧,店門前深色轎車內那對情侶正迫不及待地啜飲方才購得的冰品,偶爾還不時地嬉鬧和耳語,藉由親密的肢體語言向靜默的蒼天宣告著他們的誓約;深沉的夜似乎正用心在解讀他們之間纏綿火熱的愛戀,相較於車窗外的冷清與荒涼,這幕景象真讓人覺得有些突兀。



   
我回過頭順著架上的貨品尋覓食物,然而就在店內的一隅,讓那熟悉的香氣給吸引過去,感覺上是記憶深處的磁場在意識中導航著;透過蒸騰的熱氣,瞧著那鍋晶瑩滾燙的茶葉蛋,不自覺地趨向前去,仔細挑選兩顆色澤深褐且帶有裂縫的熱蛋,準備做為宵夜的填充;也許是潛意識的驅使吧,記憶底層的顯影在這寂寥的夜晚再度浮現,為何偏愛這種類型的茶蛋?當然有著它特殊的意涵存在。



   
小時候巷口這裡有許多各類攤販,當然也為這窮鄉僻壤帶來些許生機,在童稚的心靈裡,最令我記憶深刻的是推著茶葉蛋叫賣的中年壯漢,他頭上纏著一條毛巾,宛如電影中的烈士,黝黑的臉龐上總是掛著燦爛的笑容,操著濃厚的北方口音,拉著高吭的嗓門在巷口叫賣,偶爾,在深夜時段,還會獨自地清唱一段京劇,在當時,這景象可算是獨樹一格。



   
放學後,我總是喜歡湊近他的攤位,聞一聞那濃烈的茶蛋香,另一方面聆賞他那獨特的唱腔,儘管完全聽不懂那些詞意和內容,只是覺得如此便能滿足自己的感官需求,全然是鄉下小孩天真純稚的自然反映。


 


    有一年冬季,由於天冷,我索性窩到他的攤位旁,綣曲著身子縮在火爐邊,在凜冽的寒風中忍受饑餓,在當時對我而言,是司空見慣且習以為常的事;正胡思亂想的當兒,他從鍋內撈起一顆熱呼呼的茶葉蛋遞到我跟前,說道:「小朋友,快吃了它禦禦寒吧!」,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著實讓自己不知所措,這是生平第一次享用如此可口香醇的茶葉蛋;當時內心的感動與震撼,確實久久難以平息,時至今日,只要啟開記憶的扉頁,那份悸動依然迴盪在胸懷,雖然在今天,一顆平凡的蛋只是果腹的點心;然而,在往後的日子裡,我和大叔竟成了忘年之交,經常在放學後,我會守在一旁靜靜地聆聽他的滄桑史。直到上了國中,才結束這段童年時代的巧緣,隨著歲月的流轉漸漸地隱入記憶底層不再翻閱,畢竟,那只是生命旅程中短暫的過客。


 


    步出巷口便利商店外,蒼茫的夜色有些迷離,拎著兩顆茶葉蛋,想起那曾經在童年歲月裡擦身而過的老朋友,心底有著頗深的感受。如今,他也該兩鬢霜白,除了含飴弄孫之外;還經由記憶的洪流追索著人生的軌跡!他可曾偶然想起當年那黝黑乾瘦的小個子?或許吧!或許早已忘懷;低頭望著手中的茶葉蛋,心底勾起了無限思念,當下,除了感恩,還摻雜了些許感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