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7日 星期六

國中散文弟三名 保母奶奶的紙飛機



第三名 前峰國中 劉昱彤


指導老師 梁闞元


 


保母奶奶的紙飛機


 


現今社會,保母看護等或許不稀奇,但在我兒時的眷村巷裡卻是少有的。小時候,第一次離開媽媽到保母家,要分離的剎那,我的淚珠紛紛滾落,哭聲更不必說,連屋頂的麻雀都站不住了,逃之夭夭。在一片混亂中,卻有雙粗糙但暖烘烘的手握住我,給了我一架紙飛機。「寶寶乖,媽媽要走了,跟媽咪說掰掰。」而那架飛機,正衝向天際,展開新的青天。


自幼起因為雙薪家庭,父母都要上班打拼,爺爺奶奶年紀大了,膝蓋也不方便,所以就將我寄放在保母奶奶家。那裡是眷村的巷中,外頭有茂綠的草叢,上頭有佇立的鳥兒,在裊裊炊煙中,有著揮之不去的濃濃人情味。「老闆,一斤多少?」早上,我踩著小小的步伐,努力跟上永遠在前健步如飛的保母奶奶,趕到市場,聽著宏亮的叫賣聲、潺潺的流水聲,在這河流後的小市集,就是我早晨的序幕。下午,坐在爺爺(保母奶奶的老伴)的老頭版機車,乘著疾風遨遊天際,從巷頭的人行道到街尾的大馬路,一步一腳印,留下我們到此一遊的最佳證據。縱使那是時速 五公里 的慢龜車,對我來說,卻是雲霄飛車還遠遠比不上的。


    「對不起,這都是我的錯。」


在兩歲的時候,我發生了一場意外。受到電視機的誘惑,我從桌上狠狠摔落,頭破血流,血流不止,當爸媽趕到醫院時,只見我頭上多了四針,眼睛腫得比傷口還大。說來矛盾,明明是我自己惹的禍,卻是保母一家人在低著頭道歉;明明是自己衝動又不聽話,明明爸媽都笑著說沒事,卻只見保母奶奶的淚,正響亮地打在地上,說來誇張,但那淚珠,是確確實實的落下,落下在我的心上。對不起……事後如此多年,頭上的印記早已消失無蹤,但奶奶的愛心和那整天在醫院握住我的那雙佈滿厚繭的手,卻教了我一課。發生錯事,不是以抱歉來衡量的,當我們真正說對不起時,那是我們對自己的負責,無論是不是自身的錯,但是責任心,是我們真正須面對,也是最難捨去和釋懷的,所以我一直告訴自己「對不起」和「謝謝」是要永不離嘴的。


「紙飛機飛好高喔。」


「好玩嗎?


「恩……


「怎麼不笑一個?


「因為……


 「寶寶,來做一個吧!


記得又大了些,保母奶奶開始帶我看看不一樣的世界,公園裡的花花綠綠小花小草的芬芳,打太極拳的空前盛況,廟會的繁華絢麗,當然平時也會教我折些簡單的小模型,而在琳瑯滿目的玩意之中,永遠愛不離手的就是紙飛機了吧!我特別喜歡它那奔騰自由不受拘束的快感,那抓住快樂的豁達,那樂於享受自由的翱翔,那帶來快樂的偉大和壯舉。我們捉不住它,而最棒的玩法,就是靜靜的看著,看著一只的孤傲,看著成對的幸福,看著整群的飛揚……!那是鴿子!一群飛翔在快樂及自由的鴿子!一群帶來成長、帶來離別的鴿子!而我們能做的就是掌控風、抓住風,怎麼抓?就靜靜的等吧,等到回來的那一天。


「紙飛機飛好高喔!」


「小心等等撞到了,你看那裡也有人在玩。」


「她們是誰?」


「是學生喔,長大了你也會去上學的。」


「我不要上學。」


「為什麼?


「我要永遠跟奶奶你在一起。」


在三歲時,我去上了幼稚園,也就此離開那雙溫暖的雙手。後來眷村拆了,鄰居的爺爺奶奶都搬了,巨大的鐵球狠狠的炸碎我兒時的夢,炸飛了鳥兒,也炸飛了我的紙飛機。


「傻孩子,保母奶奶是不可能永遠陪你的,人總要向前走下去,自己一個人,就算少了依靠,也要奮鬥努力,做個堅強的女孩子。沒有人能一直待著,生老病死是常有的,我們無法左右他人的陪伴,卻能掌握自己的舵向,所以絕對不能輸,也絕對不能忘記歡笑,因為那都是人生中的快樂旅途。」在夕陽斜照,奶奶慈祥的笑,我手中最後一架紙飛機飛了,懵懂無知的我不明白這些意味深長的話語,但時間滴答滴答走,這些,不過是陳年往事了。


奶奶,辛苦也謝謝了。那天在市場,您的笑依舊如此美麗。


紙飛機,紙飛機,下一片青天,在哪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