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日 星期一

高中散文第三名 故鄉



第三名 岡山高中 陳品帆


指導老師 劉慧 君


 


故鄉


 


    經過疲勞的旅行,車子從交流道,緩緩繞圈而下,路燈低著頭謙卑地行禮,歡迎每一位旅人的歸來,揉揉雙眼往窗外一探,「啊!我回來了我的故鄉!」


    岡山,明媚春光的小鎮,坐落在肥沃的嘉南平原上,向南是繁華高雄,往北行是鄭氏時期的古城台南。氣候四季如春,偶爾心情低落時抬頭一望,太陽燦爛的笑容會讓憂慮落荒而逃。


    矗立在這塊土地的守護者-大崗山。從上而下,爬著緩坡而上,濃密的樹木,聽著樹木的呼吸聲,鳥語的呢喃,在下一個轉口撲面而來的將會是不一樣的風景,山嵐徐徐地拂過臉頰,帶走了汗與疲累,讓人頓時輕鬆了起來。由上而下,俯瞰大地的生機,棋盤狀的稻田,井然有序,站在高嶺上如統帥般,品嚐著這壯麗之美。居住在岡山的一條白龍-阿公店溪,蜿蜒的巡視每一塊稻田,為一畝畝的稻田,帶來灌溉和生命的契機。


    小的時候,經常跟在阿公的屁股後面,央求他帶我出去走走。他巡視田,我緊緊隨身在後,他去買包香菸,我也如影隨形。阿公也不嫌我煩,常常走到那就把我也帶到那。我們祖孫倆,最常出沒的地方,就屬媽祖廟前的廣場。涼亭下,大夥兒圍成一圈,神情專注的直盯棋局。清代才子袁牧的<觀棋>「攏袖觀棋有所思,分明楚漢兩軍崼,非常喜歡非常惱,不著棋人總不如。」現在想想,真是形容得貼切阿。那時阿公也會坐在涼亭中,和朋友廝殺個幾局,他們賭得不是錢,而是一根香的長為四溢的烤香腸或一碗香噴噴的羊肉米粉。贏來的獎品,阿公捨不得吃,祖孫倆總是一人一口的分享,冷呼呼的北風吹來時,吃碗羊肉米粉。那充滿中藥材的香醇加上醬油提味,放入一塊塊大骨和薑絲熬煮多個鐘頭,再放入鮮紅的羊肉,丟入米粉,一碗羊肉米粉就上桌了。我夾起了羊肉,那香氣不由分說的,直虎虎得追過來。沾了黃澄澄的豆瓣醬,送入口中,軟軟的羊肉在口中翻滾,沒有一絲羊臊味,大口喝著藥膳的湯,手腳頓時暖和了起來。


    吃飽後,阿公騎著腳踏車,乘著夕陽載我繞著岡山,橋下的河水被夕陽調皮的潑了橘紅色的顏料,旁邊的樹葉,依藉著清風緩緩飄盪起。阿公說,這條溪叫阿公店溪,以前的岡山最早被稱為「竿蓁林」,之後因為有一位老翁在溪邊築屋,並開始為來往的商旅提供住宿或茶水,故後人又稱為「阿公店」,所以這條溪就稱為阿公店溪。


    我和阿公在堤防邊散步,他緊緊地牽著我的手。阿公在這豐饒的土地上住了大半個世紀,對所有的巷弄街道瞭若指掌,對家鄉的每一塊泥土都充滿感情,對每一處的角落都有回憶。對他來說,這裡是他的根,是他的基,是他的歸宿。那時我還小,並不是很懂得這個心情,只知道阿公在講關於岡山的事情時,眼光閃爍,滔滔不絕,流露出如頑童般的笑容。


    以前,並不是很了解阿公所說的話。現在,每當我踏出岡山,去放眼全世界,去探索人文地理,去體會民俗風情時,夜深人靜時,總會想起那遙遠的家鄉,那些老祖先的民俗技藝,那群樸實有人情味的鄉民。我想,阿公是以這塊土地為榮的。


    這是我心中的淨土,在我心中的角落,永恆而不凋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